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 谈意大利议会选举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 更新时间:2018-06-04 09:21:00

欧洲政坛又一次“阻击”了来自反建制民粹主义政党和极右政党的挑战。这一次,“战场”在意大利。

早在今年3月4日的意大利议会选举中,反建制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政党”和极右翼政党“联盟党”,分别获得37%和32%的选票,但由于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在议会中占据绝对多数席位,因此,各方需要协商联合组阁。

历经两个多月的谈判之后,5月21日,“五星运动政党”和“联盟党”提名名不见经传的法学教授朱塞佩·孔特出任总理。5月23日,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接受了对朱塞佩·孔特的总理提名。但是,事情在孔特提出组阁名单后发生了变化。问题出在一个人身上:孔特提名的经济和财政部长人选保罗·萨沃纳是著名的“疑欧派”经济学家,他曾呼吁意大利退出欧元区。

基于上述原因,当地时间5月27日,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否决了保罗·萨沃纳出任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长的组阁请求。随后,孔特向总统提出放弃组阁的请求。

虽然这并不是意大利总统历史上第一次行使否决内阁提名的权力,但也是非常罕见的。

紧接着,当地时间5月28日,马塔雷拉总统任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财政事务部主任卡洛·科塔雷利担任临时总理,组成看守政府,直到今年秋季或明年年初重新举行选举。

被任命的临时总理卡洛·科塔雷利,因主张大幅缩减公共开支而被称为“剪刀手”,并因此闻名。他的政策主张与“五星运动政党”和“联盟党”背道而驰。丧失了在 3月大选中领先成果的这两个党派,自然对这一结局十分愤怒,扬言要弹劾总统马塔雷拉。但外界认为,所谓弹劾并不太可能成真。

短短几天,意大利政局“剧情”急剧变化。这一回合,“建制派”算是“守住一城”;但是,重新举行大选后,“反建制”派和极右派政党会不会重获得主动权?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赵晨,5月28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到重新选举的时候,“反建制”派和极右派再次获胜的可能性依然比较大。之所以很可能产生这样结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意大利的移民问题与经济状况。

意大利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自2013年以来,有超过69万移民(大部分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经利比亚乘船抵达意大利海岸。意大利多种族研究促进基金会 (ISMU)估计,现在约有50万非法移民生活在意大利,占意大利人口总数的0.9%。赵晨表示,以他上个月在意大利实地走访的体验来看,对于移民和难民甚至比本国国民更有可能优先被分配到免费医疗和廉租房等福利,许多意大利民众深表不满。这也是提出以强硬手段解决移民问题的“联盟党”获得支持的主要原因之一。

意大利民众对于难民和移民“分一杯羹”感到不满,从侧面反映了意大利自身经济的不景气。一些声音将这种不景气怪罪于欧元,比如,前述提名被否的经济学家保罗·萨沃纳就曾把欧元说成是“德国的笼子”,指责德国从欧元中获利更多。

赵晨分析认为,从目前情况看,作为出口强国的德国,确实客观上压低了欧元的币值,从欧元中获利更大。但是,在1999年欧元启用之时,事实上是意大利等南欧国家获益更大,采用欧元更利于这些国家在当时稳定币值,当时反倒是德国并不愿意放弃德国马克和独立的货币政策。如今“风水轮流转”,由于实行欧元区统一的货币政策,背负着重债的意大利(负债总额占GDP的132%),如今不可能通过货币贬值来免除自身的债务。而这,也正是“五星运动党”曾扬言要让欧央行免除意大利2500亿欧元国债的原因。

赵晨认为,民粹主义政党和极右政党登堂入室,暴露了欧洲依然需要正视的一系列问题,包括移民、难民问题,南北欧的差距问题,一些国家福利制度过于普适且依赖借债度日、不进行结构性改革的问题,等等。但是,民粹主义政党和极右政党的问题在于,“它们可以提出很好的问题,但是却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

此前,在意大利“五星运动党”与“联盟党”公布的联合执政“共同施政协议”中,就包含了进一步增加财政开支、减少税收等多项与欧盟倡导的紧缩政策背道而驰的施政主张,被多个欧盟成员国指责为“一项没有理智的计划”。

作为欧元区的第三大经济体,还不愿意咽下紧缩“苦药”,意大利身上背负的巨额债务着实让人忧心。外界担心,债务问题若得不到合理解决,可能会让意大利面临大规模债务违约的风险,从而给整个欧盟带来打击。

对此,赵晨分析认为,意大利的国债占整个欧盟的约1/3,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也高企。如果在民粹主义政党领导下企图“赖账”从而造成债务违约,无疑对欧盟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但赵晨也指出,值得注意的是,如今的欧盟与希腊爆发债务危机时相比,情况要好得多。今年年初,欧盟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欧元区和欧盟经济增长 2.5%,增速超过美国,为10年来最好的时期。其中,德国经济表现尤为强劲。英国“脱欧”反而促进了欧盟内部尤其是德、法等国的团结。欧盟委员会官方机构“欧洲晴雨表”的调查结果也显示,欧盟民众对于欧盟的信心也在回升,甚至达到了近10年来的高点。赵晨认为,“这意味着欧盟有着更好的‘盾牌’、更多的储备和更丰富的经验,以应对意大利的情况。”

对于意大利经济而言,也不全是坏消息。2017年年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欧洲区域经济展望报告中,确认意大利经济正在复苏,2018年意大利经济建设将有望达到1.1%。赵晨表示,虽然经济的缓慢复苏或许短期内不足以改变民众的情绪,但这是个对“建制派”有利的因素,也可能会为建制派在下一次大选中加分,替欧盟在意大利国内守住阻击民粹主义的“第一道防线”。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01799949014225722&wfr=spider&for=pc

(联系 赵晨:zhaochen@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