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曹慧:“意大利风险”不可低估
作者:曹慧 | 文章来源:2018年6月13日出版的《环球》第12期 | 更新时间:2018-06-14 09:01:00

虽然两党在对欧问题上姿态多过行动,但意大利目前“脱欧”形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峻。与英国“脱欧”相比,意大利“脱欧”的后果或将更为严重。

曹慧

自3月议会选举结束以来,围绕组阁问题,意大利国内政局跌宕起伏。

6月1日,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与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达成妥协,双方各让一步:经济学家孔特出任总理,萨沃纳改任欧洲事务部长,不支持退出欧元区的经济学家特里亚出任财长,五星运动党领导人迪马约和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出任副总理并分别兼任经济发展与劳工部长和内政部长。

有分析人士指出,意大利新政府“自带”疑欧和民粹特色,增加了外界对欧洲一体化前景的担忧。面对以政治“素人”总理、疑欧副总理和部长为主的“技术+民粹”性质的新班子,意大利国内和国际社会反应“纠结”,国家未来扑朔迷离。

总统的忧虑

当下的意大利最需要的是政府稳定及经济增长。在过去70年里,意大利已“出产”66届政府,而第67届政府由民粹政党和极右翼政党联合执政,是二战后该国首次出现的情况。

无疑,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党和极右翼的联盟党已成为意大利主流政党,在议会两院与中间派政党势均力敌。据益普索民调机构数据,过去3个月里,联盟党的支持率已超过27%,比3月大选结束时高10个百分点;五星运动党的支持率则稳定在32%左右。在此形势下,总统马塔雷拉和其他政党都不难推断:即使今年秋季重新大选,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很可能仍会以第一、第二名胜出;若两党结盟,获得组阁权,将在议会两院赢得更多的席位,占据多数党派地位,与总统讨价还价的砝码更重。此外,比当下局势更糟的是,政府长期悬置,意大利国内政治危机不仅会引发国内经济震荡,其负面效应也将外溢至欧元区、欧盟。

对马塔雷拉而言,与民粹政党达成妥协,实属无奈之举。在否决萨沃纳财长提名之前,他曾多次发出“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联合政府无法施政”的警告。他担心,如两党兑现竞选承诺,“意大利将被拖入严重的财政风险中”。

此话并非空穴来风。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选前、选后的一系列政治宣言的确引发了意大利国内外深切忧虑。简言之,在两党已达成的执政协议中,新政府将优先考虑减税、增福利、提前退休、实施全民最低收入保障、遣返难民等计划。其中,五星运动党的政策主要包括引入一项每年由公共财政支持、规模150亿~200亿欧元的贫困家庭最低收入保障计划(按此计划,每个贫困家庭每月将得到780欧元补贴)、将退休金底线提高至每月780欧元、推出青年人就业振兴计划、调整养老金计算基数、扩大营业税征收范围、将家庭福利补贴在GDP中的占比从1.5%提升至2.5%等。联盟党的政策主要集中在减税、推行15%~20%单一税率等议题上。按计划,意大利每个家庭每年将平均减少3000欧元纳税额。在平税制下,意大利每年以125亿欧元幅度增长的企业销售税和营业税收入也将戛然而止。

据意大利经济学家估算,如执行上述政策,意政府每年在财政收入减少500亿欧元的同时,还将额外增加逾1700亿欧元公共财政支出。两者相加,意大利财政赤字率将从目前的2.3%飙升至7%,远超欧元区《稳定与增长公约》3%的红线规定。尽管意大利政府长期处于“寅吃卯粮”的状态,但这种冒进、不计后果、破坏欧元体系财政纪律、挑衅欧盟法律的“撒钱”行为显然容易激怒宪法律师出身的马塔雷拉总统。

在经历数年经济停滞、改革不力后,当前意大利政府的债务规模已达2.1万亿欧元,相当于该国GDP的130%,在整个欧元体系中占比23%,远超希腊的3%。以意大利较大的经济体量、僵化的产业结构、抗压性差的金融市场而言,不排除他日再次爆发债务危机的可能。如果这一可能成为现实,则必将重创欧元区乃至欧盟。

执政党的分歧

其实,在意识形态、执政理念上,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鲜有共同之处。

在意识形态上,前者具有较多极左翼政党特征,如提倡大幅增加政府公共开支,在必要情况下政府可直接介入市场、稳定经济;后者则是极右翼政党,主张市场自由经济、保护企业利益、降低税率、严格控制政府增加公共开支等。

在执政理念上,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亦分歧较大。前身为北方联盟的联盟党扎根于意大利北部。自1991年成立以来,该党长期致力于地方自治运动,希望大区政府拥有更独立的财权,对意大利现行的中央财政集中分配制度表示强烈不满。联盟党的这些“挑衅”性主张在南方地区看来具有明显的分裂倾向。

意大利南、北差异巨大。北方地区产业聚集,劳动生产率较高,产值在意大利经济中比重很大。而南部地区产业单一,经济落后、贫困人口比例大。近两年来,五星运动党通过“精准”定位,打出减贫、增福利、实施贫困家庭最低保障收入等口号,笼络大量南方民众,终于成为3月大选的最大赢家。然而,现实远比理想“骨感”:南部各区财政长期“入不敷出”,五星运动党兑现“慷慨”承诺的唯一途径只能是依靠中央政府拨款。长此以往,其与联盟党的“地方自治”“财政独立”等理念可能发生激烈冲突。

“脱欧”危害甚于英国

然而,某些共性决定了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抱团取暖”的一面。在难民和对欧关系问题上,两者立场基本一致。

不顾欧盟和国际社会其他声音的强烈反对,意大利新政府已将遣返难民列为本届政府的优先事项。按计划,在未来18个月内,意政府将陆续遣返50万“无证”难民回原籍。萨尔维尼甚至提出,政府正考虑将意境内的难民接待中心改为“收容所”,将难民安置资金转为遣返费。欧盟各界指责意新政府此举有违反《日内瓦公约》之嫌。

在对欧关系上,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均对欧元和欧洲一体化表示强烈质疑。大选前,萨尔维尼曾表示,“对意大利经济而言,欧元就是一个错误”。五星运动党也曾试图就意大利的欧元区成员国地位进行所谓的公投。目前,两党的疑欧“调门”已有所降低,转而希望“改造”欧元区。两党均认为,欧元区有必要重新修订《稳定与增长公约》,放宽3%红线要求。只有获得灵活的财政预算制度,意大利才能通过“激发市场内需”,摒弃财政紧缩政策,达到减债的目的。若非如此,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均表示不排除未来就欧元进行所谓的全民公投。

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两党在对欧问题上姿态多过行动,但意大利目前“脱欧”形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峻。

与英国“脱欧”相比,意大利“脱欧”的后果或将更为严重。英国一直与欧盟“若即若离”,既非欧元区成员国,也非申根协议国。相比之下,作为欧盟六个发起国之一,意大利长期是欧洲一体化的积极推动者。与多数成员国相比,意国内对欧盟的支持率原来一直较高。不过,据欧盟调查机构欧洲晴雨表统计,截至2018年5月中旬,意大利“挺欧”与“反欧”人群比例已旗鼓相当,分别为45%和40%。

高度异质化的社会威胁着意大利政治体系的稳定性。作为一体化的策动力之一、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如若“脱欧”,对欧洲项目造成的破坏程度将远远高于英国。

http://xhpfmapi.zhongguowangshi.com/vh500/?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share/3638837

(联系 曹慧:caohui@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