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刘作奎:2018年大选后匈牙利的内政和外交走向
作者:刘作奎 |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18年6期 | 更新时间:2018-06-14 09:04:00

内容提要 2018年4月的匈牙利大选中,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FIDESZ)进一步巩固了优势地位,反对党四分五裂,无法对青民盟的执政路线构成实质性挑战。预计匈牙利新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将会有一定的调整,但不会出现明显变化。匈牙利将继续推进“向东开放”政策,奉行对华友好。

匈牙利大选后政党政治格局的变化

2018年4月8日,匈牙利举行国会选举,现任总理维克多·欧尔班(Viktor Orbán)领导的带有右翼民族主义色彩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FIDESZ,以下简称青民盟)与基督教民主人民党(KDNP)组成的竞选联盟获得“压倒性”胜利,巩固了优势地位,他本人也成功获得连任,开始了第四个任期。

首先,青民盟获得了议会席位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这是青民盟连续第三次获得绝对多数,此前在2010年和2014年的选举中也获得了这样的结果。此次胜选意味着青民盟政府可以在不需要其他党派支持的情况下做出重大决策,巩固了其在国家决策体系中的优势地位。

其次,青民盟创造了“双高”的选举记录。一是议席数量较上一届有所增加。经投票统计,青民盟获得199个席位中的134席——比上一届多了3席;二是投票率再创新高。在中东欧各国普遍的低投票率情况下,青民盟却在67%高投票率(2014年投票率是61.7%)的背景下实现了高得票率。

再次,反对派继续四分五裂,无法对青民盟构成实质性威胁。极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尤比克(Jobbik)赢得了25个席位,比上一次只多了一个席位,成为第一大反对党。中左翼反对派支持率出现明显下降,从2014年的38席下降到30席,其中匈牙利社会党(MSZP)只赢得了20个席位,被尤比克取代了第二大党的地位;民主联盟(DK)赢得了9席,“在一起”党(Together)赢得了一个席位。绿党—自由党“政治可以不同”(LMP)则赢得8个席位。

最后,青民盟的胜选得到欧洲多个右翼或民粹政党的积极支持和响应。在大选前一天,波兰总统安杰伊·杜达公开表示支持欧尔班,认为欧尔班的胜利将为欧洲指明一个正确的未来。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也对大选的结果表示欢迎,认为选举结果回击了欧盟对匈牙利颠覆欧洲价值以及不支持欧盟难民政策的批评。德国的另类选择党领导人则把匈牙利选举结果称为“欧盟最坏的一天,欧洲最好的一天”。

匈牙利内政和外交政策走向——继承与发展

青民盟重视传统价值,自称是匈牙利传统价值的捍卫者,具有明显的保守主义特征。其内政和外交政策具体体现为,在发展模式上,强调国家干预和中央集权,反对欧盟机构在涉及国家利益的具体领域掌握更多的超国家权力而更加强调政府间主义。青民盟的这些政策性尝试反映出匈牙利在寻找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更多地强调人民利益和发展自主性,反对国家利益被欧盟所定义、话语被欧盟所代表。

一、巩固在政治和经济领域的改革成果

在过去的任期,欧尔班政府在政治、经济领域进行了一系列大胆的改革和调整,其主要改革目标可以概括为:增加政府权力,提升国家能力,扩充政府钱袋子,突出国家发展自主性。在政治上,通过颁布新宪法和一系列法律,扩大政府权力以及削弱权力制衡因素,旨在为政府大胆施政创造空间,如2011年通过的新央行法和新媒体法等。在经济领域,一是千方百计扩充政府钱袋子,让政府不缺钱,发展经济上不手短,如2010年12月13日,匈牙利国会通过养老金制度改革法案,政府通过这项改革获得了约140亿美元的资金充盈国库;二是将事关国计民生的战略部门和重要银行实行国有化,让政府更有能力和权力在国家发展战略上做好自我设计和自我支撑;三是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突出发展本国经济支柱产业,提升中小企业发展的活跃度,减少匈牙利经济对西欧大型跨国企业依赖度;四是推行税收改革,通过加大银行、电力、能源企业的税负,增加国库收入,降低债务风险。预计新政府上台后还会继续巩固和扩大改革成果,强化国家发展自主性。

二、加强对难民问题的应对

欧尔班政府把难民问题列为政府需要面对的头号问题,难民问题在经济、安全、文化等方面对匈牙利社会造成巨大的压力。欧尔班将难民比作腐蚀匈牙利并最后摧毁整个国家的“铁锈”。在此之前,欧尔班政府已经先后采取了设置边界围栏、抵制欧盟的难民配额等方式来应对难民危机。反欧盟难民政策的立场事实上契合了国内百姓的关切,多个欧盟国家后来跟进欧尔班的做法证明了其“先见之明”。

欧尔班政府突出反难民立场,积极安抚匈牙利选民对难民的恐惧。欧尔班政府通过反对索罗斯基金会的活动和持与欧盟不同的立场,迎合了匈牙利人民对外部干预的不满,表明现政府有能力为国家提供“稳定、安全和繁荣”。预计在新一届政府中,欧尔班同样会继续打难民牌,巩固国内共识,强化对国家利益和安全的保护。

三、继续打造亲青民盟的阵营

由于青民盟长期执政,有时间集中权力、营造支持国家政策的政治环境。《外交政策》杂志在分析青民盟获胜原因时指出,青民盟打造了一个由匈牙利公务员、国有和国家控制的机构负责人以及获得公共采购合同的新兴公司高管等组成的全新资产阶级阵营。这一阵营将在今后多年对匈牙利的社会结构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四、外交上发展多维度合作

欧尔班政府的外交政策有优先性议题。一是在双边关系层面将积极发展同德国的关系。在大选期间,德国巴伐利亚州派代表赴匈牙利声援,而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对欧尔班获胜表示了祝贺。在经济层面,匈牙利不但有20%的商品出口到德国,而且德国汽车业对匈牙利的投资是该国接受的最大外国投资,汽车产业也是该国受雇工作人员最多的产业。因此,欧尔班有发展同德国关系的诉求,欧尔班也表示,与德国的关系是匈牙利需要优先处理的关系,但强调“我是匈牙利选民选出来的,不是德国人民选出来的”。

二是在维谢格拉德集团层面,欧尔班政府将加强与波兰政府的合作,提升维谢格拉德集团在欧盟的影响力和发言权。尤其是在难民问题上,维谢格拉德集团国家一致反对欧盟的难民政策,已经引发了欧盟的不满,预计在未来四年,该集团改变对难民问题立场的可能性很小。在维谢格拉德集团内部,匈牙利和波兰在反欧盟一些政策上遇到的阻力会越来越小:斯洛伐克政府正处于危机之中,更多时候会选择搭匈牙利和波兰的便车;捷克当选总统米洛斯·泽曼(Miklos Zeman)公开支持民族主义观点并且与匈、波外交政策颇有交集,该国政要安德烈·巴比什(Andrej Babi?)则忙于应对与欧盟补贴有关的欺诈指控。预计维谢格拉德集团将会在波兰和匈牙利的推动下支持更具政府间主义色彩的欧盟。

三是在泛欧层面,欧尔班政府也可能积极扩大反难民的民族主义政策非正式联盟。匈牙利政府可能与奥地利执政党人民党及其疑欧主义联盟自由党进行接触,两国政府在难民、欧盟改革等一系列问题上的相似立场可能成为阻止欧盟寻求扩权的主要合作者。意大利五星运动党通过选举上台后也可能追随匈牙利和波兰执行反欧盟部分政策的立场。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的自愿合作将更突出欧洲政治版图的民粹色彩。欧尔班和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领袖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等支持“多数民主”的概念,其核心是在选举中表达的“人民的意愿”,他们将把这种意愿视为削弱西方国家宪法规定的分权的合法性基础,在各自国家推行符合国情的新发展模式。

在匈牙利新一届政府的政策中,与欧盟的关系将会引人关注,预计匈政府仍将继续强调国家利益和国家对外政策的自主性。因此,欧盟内部东西方裂痕可能会进一步加深,这种裂痕可能影响有关欧盟治理政策与机构改革以及“多速欧洲”的讨论。当然,与欧盟处理好关系,适当降低反欧盟调门也是欧尔班政府必须考虑的问题,毕竟来自欧盟基金的资金是匈牙利赖以发展的重要资源。

向东开放”政策与中匈关系

在欧洲以外的政策层面,欧尔班政府将继续奉行“向东开放”政策。2009年,时任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提出,“我们坐在欧盟的船上,但需要来自东方的劲风”,以此表明匈牙利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与东方国家关系。

“向东开放”政策主要是寻求新的投资和扩展商业合作关系。从欧尔班政府的第二个任期开始,其对经济利益问题日益关注并坚持不干预合作伙伴的内部事务原则。这主要是东方国家在世界市场的地位愈发重要以及匈牙利本身经济出现问题,需要同这些国家开展合作。

2010—2014年,匈牙利集中加强同东方国家的政治和经济联系,包括东南亚、中亚、外高加索和波斯湾国家。匈牙利高层官员陆续出访了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菲律宾、沙特阿拉伯、泰国、土耳其、土库曼斯坦、阿联酋和乌兹别克斯坦,但访问俄罗斯和中国的次数最多。

匈牙利政府“向东开放”政策的主要目标是俄罗斯和中国,分别设有专门加强与俄罗斯和中国关系的部门。近年来,匈牙利与俄罗斯互动频繁,预计欧尔班新任期将会与俄总统普京继续保持密切合作关系。中匈关系发展顺利,双方互相视对方为重要战略合作伙伴。2017年5月12—16日,时任总理的欧尔班应邀出席在中国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匈双方缔结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同时,双方在“一带一路”建设及其框架下的“16+1合作”展开务实合作,取得丰硕成果。预计匈牙利新一届政府会继续加强同中国合作,双方合作的良好势头会继续延续下去。

匈牙利出台的“向东开放”政策,蕴含着知识精英对匈牙利发展道路的深刻反思,包括反思匈牙利经济转型20多年来对欧盟依附性发展模式存在的弊端: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制度性障碍,财政、创新、劳动和资源比较优势的丧失等。匈牙利学者塔玛斯·诺瓦克(Tamas Novak)认为,匈牙利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出口业绩,对外开放性很高,出口创造的GDP占比高达80%-95%,但匈牙利并没有易于出口的自然资源,其出口主要是基于与外国直接投资相关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国内购买力有限,因此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仍然要维持着出口导向的发展战略。由于匈牙利无法与低工资国家竞争(尽管在欧洲它的工资水平仍然较低),维持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战略必然要对技术水平进行升级,以维持或增加目前的出口水平。另一种可能是寻找新的市场,推动越来越多国内中小企业的国际化或吸引更大的外来投资,这种诉求对匈牙利来说也是比较迫切的。因此,与中国的合作不仅涉及双边合作问题,更是从本质上为匈牙利的发展提供了一种战略选择。

进一步发展中匈关系的政策建议

基于上述情况,中国和匈牙利关系在未来四至五年仍会有较好的发展空间和潜力。为此,笔者对于未来发展中匈关系提出如下几点政策建议。

首先是加强党际交往,分享治国理政经验。中匈两国政党有着良好的交往历史,中国共产党在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匈牙利青民盟奉行务实发展道路,对中国取得的成就表示钦佩,也愿意在中国取得成就的领域同中国加强交流。双方都高度赞同每个国家的人民都有选择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的权利。通过与匈牙利的高层互访、政党交往等,有助于提高中国发展模式的国际认同度,为中国在匈牙利、欧洲乃至世界发展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其次是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向东开放”政策的对接,推进双方开展务实合作,共享发展机遇。充分发挥匈牙利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及其框架下的“16+1合作”的积极性,以中匈双方签署的“一带一路”建设合作文件为指引,以“16+1”布达佩斯峰会达成的成果为基础,积极推动更多成果落地匈牙利和中东欧国家。积极推进包括匈塞铁路在内的重大项目,发挥匈牙利积极支持中国与欧盟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等问题上的积极立场,推动匈牙利在中欧关系框架下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再次是挖掘双方在电子商务、旅游合作、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人文交流、地方合作方面的潜力,力争开通更多的直航和优化班列运行,形成更常规性的贸易往来。尤其在电商和旅游合作领域,双方有较大的合作潜力,两国政府应充分利用好“16+1”旅游合作平台,发掘旅游资源。提升两国政府和地方合作的协调配合力度,实现中央和地方合作双轮驱动。以习近平主席博鳌论坛的新的改革开放举措为指引,积极创造条件吸引匈牙利企业来华投资兴业,实现互惠发展。

第四是用好中国和维谢格拉德集团对话机制,发挥维谢格拉德集团对“一带一路”建设及其框架下的“16+1合作”的推动作用。匈牙利高度重视维谢格拉德对话机制,维谢格拉德集团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成为欧盟内部重要的区域合作机制,在难民问题、安全等领域日益发挥着重要作用,形成了独树一帜的声音。中国宜强化与该集团的合作,形成与中东欧多层次、宽领域的合作格局。目前,中国政府升级中国和维谢格拉德国家对话机制为副部长级,双方对话涉及内容日益广泛,中国宜充分发挥该平台对于推动和“一带一路”建设及其框架下的“16+1合作”的牵引作用。

最后是用好在匈华人华侨的纽带作用。在中东欧地区,居住在匈牙利的中国人是最多的,这无疑是匈牙利和中国发展政治、经济、文化关系的一个显著优势。根据2017年的最新数据,在匈牙利居住的中国公民约有3.7万多人。部分人掌握熟练的匈牙利语和汉语技能,为中国大陆企业在匈牙利投资提供了一个潜在的劳动力市场。充分发挥在匈牙利华人华侨的作用,使其作为经贸、投资和人文交流的纽带,有助于双边合作提质增效,带动更多的中国企业走进匈牙利。

https://mp.weixin.qq.com/s/Nl913gwUPEJWIcQxWovocw

(联系 刘作奎:liuzk@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