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宗教沉默”的困境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6-03-10 15:22:00

    2016年03月10日 英国《金融时报》 乔纳森•德比希尔

    去年,法国社会学家埃马努埃尔•托德(Emmanuel Todd)的著作《谁是查理?》(Qui est Charlie?)引起了争议。托德辩称,在2015年1月土生土长的圣战恐怖分子杀害了讽刺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的部分编辑团队成员和巴黎一家犹太超市的顾客之后,法国人已屈服于集体歇斯底里情绪。

    托德表示,恐怖袭击之后经政府批准的大规模民众动员,不过是一场举国的自我夸耀狂欢。在全法国各城镇游行、宣称自己也是“查理”的那些人,他们那种“自鸣 得意的无知”还有更阴暗的一面。“在各个地方,人们都对伊斯兰教感到困扰,”托德评述称,法国穆斯林发现自己必须接受临时的公民测验,该测验要求他们接受 一个观点:调侃宗教不仅仅只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恐怖袭击之后,法国总统号召进行大规模示威游行,他这么做造成了一种风险,即美化行凶者,并赋予那些 最好被理解为源于个体变态的行为以“意识形态含义”。

    法国《世界报》(Le Monde)记者让•伯恩鲍姆(Jean Birnbaum)在他的新书里,对《查理周刊》人员遭屠杀事件后法国的反应做出了非常不同的描述。跟托德的书一样,他的这本书也写于去年11月3日的巴 黎屠杀之前。实际上,你可以说,托德的分析其实就是伯恩鲍姆所称的“宗教的沉默”的一个例子。宗教的沉默是指,法国政客和知识分子(尤其是从属左翼阵营 的)未能承认或理解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宗教特征。

    当然,我们有充分理由不希望“搞混淆”,避免把作为整体的伊斯兰教和血腥圣战运动这一特殊现象划上等号。首先,社会安定依赖于此。正因如此,奥朗德在去年 1月11日的巴黎大规模游行中说,《查理周刊》遇袭“与伊斯兰教无关”。他的政府同僚和托德等评论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正如伯恩鲍姆所指出,这一立场的问题在于,那些对恐怖袭击负责的人把自己视为“真主的战士”。然而,人们好像没法听到库阿奇(Kouachi)兄弟和他们 的同谋阿米迪•库利巴利(Amedy Coulibaly)的话一样。伯恩鲍姆评述称,似乎很少有人能做到一方面用基本的理智拒绝把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划上等号,另一方面又承认圣战主义暴力活 动的宗教特征。

    有大量的文献讨论伊斯兰恐怖主义在多大程度上与伊斯兰主义有关的问题。虽然用了几页描写伊斯兰教内部的神学“内战”,但伯恩鲍姆的主要兴趣在其他地方—— 许多西方世俗知识分子很难接受宗教本身有时就是行为的动机,并非(比方说)以错误的方式表达对地缘政治或社会经济状况的合理愤怒。

    过去40年,政治伊斯兰(political Islam)的兴起使所有可能本以为宗教已被扔进历史垃圾箱的人士惊慌失措。伯恩鲍姆认为,在反教权传统非常强大的法国,这种思想上的扰乱尤为严重。法国 左翼传统上一直将宗教视为历史遗物或纯粹的私人事务——不可能与政治有任何关系。

    这种对宗教的政治重要性的理解无能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例如,伯恩鲍姆在书中描述了上世纪50年代阿尔及利亚反殖民斗争的法国支持者就是不承认(虽然有大 量相反证据)伊斯兰教在阿尔及利亚起义中发挥了任何作用。他满怀同情地审视了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对伊朗伊斯兰革命的论断——福柯因为认为一种全新的政治与宗教的融合正在德黑兰街头兴起,被当时一些法国同胞谴责为神权政治的辩护者。

    伯恩鲍姆的精彩著作包含了其他地区的世俗自由主义者和左翼人士可以吸取的教训。他们应该警惕假设历史站在自己一边的幻想。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执行评论编辑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6556#adchannelID=1204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