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法国劳动法改革引发“黑夜站立”与“闹油荒”
作者:赵永升 | 文章来源:《经济》杂志 时间:2016年06月03日 | 更新时间:2016-06-07 09:42:00

 

两个多月以来,法国的主要城市都处于规模大小不一的抗议和示威活动的状态;其目标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反对乃至彻底推翻法国政府提出改革《劳动法》的提案。在诸多的抗议、示威活动中,尤其以部分社会团体和协会组织发起的“黑夜站立”(Nuit Debout)运动为最。这个运动,若按照组织者的设想是不设期限的,即将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而要从运动性质演变之剧烈、运动规模扩大之快而论,法国的这场“黑夜站立”运动,在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内,就已经在法国的六十多个城镇“生根发芽”,还颇有些类似美国当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至于“黑夜站立”运动的其它具体情况,笔者在曾给新华社瞭望智库撰写的《黑夜站立+占领华尔街 欧美国家到了反思其政体的时候了》一文中,已作颇为详尽的描述,在此不再赘述。

在大家都以为只要坚持将“黑夜站立”运动往前推进即可之际,岂料中间杀出个陈咬金来——法国西北部地区的工会组织工人在各大加油站设卡,进而将发对政府《劳动法》改革的运动从地域与规模上推到另一个高潮。俗称的“加油站断油”运动正逐步蔓延到法国越来越多的地区,即目前燃料短缺的情况已经从布列塔尼和卢瓦尔地区波及到了巴黎大区和整个法国南部地区。

根据法国交通部高官发布的消息,在法国全国的11,500个加油站中,截至522已有816个已经停止供油,另外800个仅能部分供油,即提供一种类型的汽油,总计五分之一的加油站已经面临能源短缺。这般,“闹油荒”一词便自然而然地在法国民众中间传了开来。

 

422在巴黎共和国广场,“黑夜站立”运动参与者活动之图片01

来源:新华社)

 

那么,法国政府所谓的“劳动法改革”究竟剑指何方,才引起了法国整个社会如此强烈的反响呢?法国劳动部长提出的劳动法改革提案,有具体的几条措施,例如,一家企业只要连续两个季度订单(业务)呈现负增长,即可裁减雇员;一个跨国企业,只要在法国的业务亏损即可裁员,无需顾及该企业在其它国家的盈利情况;加班需支付的费用,则从原先多领法定工时薪资的25%下降到10%左右等。

当然这是法国劳动部长最初提出的方案。后来面对法国社会的反对,尤其是代表工人阶层的工会尤其是CGT工会的强烈反对,以及由此引发的“黑夜站立”运动,法国政府适时地对其最初的提案加以调整,总体比原先要“软化”一些。例如原先提出的“一个跨国企业,只要在法国的业务亏损即可裁员,无需顾及该企业在其它国家的盈利情况”,改为“一个跨国企业,不能在法国的业务亏损就要裁员,必须考虑到该企业在其它国家也亏损的情况下才可裁员”(赵永升根据法文原文大意翻译)。

然而,纵使法国劳动部长做出让步,工会还是不依不饶,进而发动了前文所述对加油站设卡,导致法国在不同地区出现不同程度的“闹油荒”现象。其实,要从一个中国人的视角来看,笔者认为法国政府的做法极佳,能够籍此提高法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比较优势”(Comparative Advantages),进而将法国经济尽快带出泥潭。

那么,既然如此好的政策,法国民众为何如此反对呢?首先,劳动部长的《劳动法》改革提案,直接损害了法国雇员尤其是工人阶层的利益。就拿前文所述的“加班需支付的费用,则从原先多领法定工时薪资的25%下降到10%左右”为例,具有一定资历的一名工人一年要少拿1,200欧元(约折合人民币9,000元)的加班费。

对一个运输工人而言,加班早已是家常便饭,而这笔钱对一名普通工人来说也着实是不小的一笔金额。理解了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如此多的工人,能深更半夜起床,临晨一点就能赶到加油站的设卡地点了。可见,对工人们经济利益的损害,是法国工会此番能够对工人一呼百应的最为直接的原动力。

其次,凭籍在法国学习、生活十余年的体会,笔者认为法国的《劳动法》与《劳动法典》确实需要改革,只是法国政府选择改革的时机不对,因为当下法国经济形势依旧萎靡不振,一个百分点左右的GDP增长,给法国民众带来的更多是对前景的不确定性;在十个百分点左右高居不下的失业率,更是给法国人的心理上雪上加霜。

更不用说法国的年轻人了,10%左右的失业率指的是针对法国全部就业人口,具体到年轻人至少在20-25%左右,换言之,四、五个年轻人里面就会有一个失业。倘若说法国的中年人和老年人至少还有之前积累的一定基础,那么法国年轻人所面临的则是一个近乎“虚幻”的未来,以及日愈加重的“不安全感”与“不确定性”因素。

除了直接损害了工人的利益与改革选择时机不当,笔者认为尽管法国工会和工人们都没有表达出来,但他们也应该心知肚明的是,此番劳动部长先抛出《劳动法》改革提案,后出台《劳动法》改革提案的修正案,再后来法国总理瓦尔斯和法国总统奥朗德都强硬地强调“绝不退让”……,实际上这里面夹带着法国左派执政社会党的“私货”。

为何笔者要这么说?其实理由也颇为简单:法国政府若真是完全为了法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法国的经济前途着想的话,那么为何要等到今天才抛出这个所谓的《劳动法》改革提案呢?因为法国政府所提到的这些问题存在也非一朝一夕了,左派政府从上台至今算起来也有四年之久,所以很显然的是另有他念。

 

422在巴黎共和国广场,“黑夜站立”运动参与者活动之图片02

来源:新华社)

 

笔者认为法国左派政府是故意要等到这个时候,即左派政府五年一届的任期马上就要到期(离明年卸任还一年时间)之际,出台他们谋划已久的《劳动法》改革提案。左派政府的这个做法,显然是为了给自己有恰如其分的“大选”筹备时间,因为如果太早开始,其“政策效应”将难以惠及到“大选季”;而如果再晚开始,就难以起到相应的导引作用。

总之,法国劳动部长提出的《劳动法》改革提案,不但引发了可与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比肩的“黑夜站立”运动,而且进一步触发了对加油站的设卡,最终近乎演变成了“闹油荒”的严重局面。而其根本缘由在于改革提案损害到了法国工人自身的经济利益。同时,一方面,法国政府在法国经济形势尚未良好之际就启动大刀阔斧的改革,纯属择机不当;而另一方面,法国左派政府出于自身谋取连任又只能选择此时机。这两者之间的悖论,就造成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尴尬局面,因而导致从“黑夜站立”到“闹油荒”逐步升级的地步。

当然,本文姑且不论述法国工会基于自身的性质,与其说是从法国整个国家的利益出发,还不如说是为了工会组织能够自身从中渔利,本文在此也不论述法国工人自身也存有不可避免的“短视”现象。

若要对法国由于《劳动法》改革提案所引起旗鼓难下的局面寻求解决之道,其实并非易事。如果说“黑夜站立”运动的主力军是年轻人的话,那么在后来设卡加油站的“闹油荒”运动中,主要出动的则是中年工人;仅这一项就既要解决年轻人的问题,也要解决中年人的问题,实属不易。

而最为根本的还是首先要提振法国经济,要在经济的宏观局势上下功夫。有税收的工具,也有补贴的工具,有外贸的工具,也有内需的工具可以使用。只有等到法国经济整体上去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有启动的可能性。当然,若要回归到“孰先孰后”的顺序上来的话,最终恐怕又会回到千年未解的“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难题上来了。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旅法华人经济(金融)学家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