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法国能否扭转民粹主义浪潮?
作者:专栏作家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7-02-07 10:19:00

斯蒂芬斯:法国大选意义重大。英国退欧,欧盟尚可生存。若勒庞胜选,并带领法国退欧,欧盟就基本寿终正寝了。

在巴黎,有什么事发生了。缕缕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习以为常的厚重忧愁即便不是被什么非法国式的浓烈情绪、至少也是被片刻的欢乐所穿透。英国似乎决意脱离欧洲。华盛顿的新任总统正带领美国走向好斗的孤立主义。似乎每一个政治故事都没有好结局。如果法国偏离这种叙事会怎样?

英国退欧公投严重破坏了欧洲的团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入主白宫为我们习惯称的西方的未来画上了问号。即将到来的法国总统大选也同样意义重大。恐伊斯兰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若胜选,将等于为欧洲自由民主体制宣读悼词。英国退出欧盟,欧盟尚可继续存在。如果没有法国,结果就不一样了。

在这个民粹主义反叛的时代,预测选举结果是鲁莽的。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法国一直受经济停滞困扰。法国还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发动的最残暴的袭击的受害者。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的支持率已跌至个位数。在英国退出欧盟、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很容易就可想象堆满法国政治人士尸首的死囚车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情形。

或许吧。但在巴黎感受不到这种氛围。多年来一直抱怨法国经济不景气的商业领袖突然听起来乐观了一些。本来可能跑去伦敦或纽约的年轻科技创业家正在国内进行募资。巴黎的各个数字科技中心都是一片繁忙。民调显示,选民们对拥有一个越来越大的政府的热情已经减弱。

勒庞在“被落在后面的群体”、老年人及仇外主义者中的支持基础不应被低估。按目前的趋势,她有把握进入第二轮、也就是决胜轮的竞选。不过,针对法国的恐怖袭击并未造成国民阵线原本希望看到的那种明确激发伊斯兰恐惧症的景象。特朗普丑陋的民族主义有力地提醒了人们,法国的利益在于一个团结的欧洲。勒庞恢复法郎代替欧元的承诺未能深入人心。也许——仅仅是也许——法国将成为扭转民粹主义浪潮之地。

奥朗德明智地选择不寻求连任。他没有参选,社会党就选择了伯努瓦•阿蒙(Benoît Hamon),这位是左派的旗手。阿蒙与英国工党(Labour)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颇为相似。比起扩大自己对选民的吸引力,这两人更喜欢领导抗议团体。阿蒙将在第一轮总统选举投票中惨败。但是,与科尔宾一样,保持左翼意识形态的纯洁性对他来说似乎是比管理国家更重要的任务。

到目前为止,这场竞选的活力似乎都来自由投资银行家从政的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他是新中间派运动领军人物。39岁的马克龙曾在奥朗德政府担任经济部长,后辞职创建En Marche! 马克龙出身于精英阶层,毕业于享有盛誉的法国国家行政学院(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但是,他从民粹主义者身上得到启发,把自己塑造成了局外人。

En Marche!自我标榜为一场运动,而非政党。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选举的候选人将通过开放、在线的遴选程序选出。数千民众在集会上聆听了马克龙关于国内经济现代化和法国在欧洲领导地位的演说。他颇有些年轻的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参加竞选的架势。

他敢于冒险的意愿——多数评论员最初都不看好他参选——为他带来了好运。阿蒙可能会使得很多温和的社会党人投入En Marche!的怀抱。中右翼共和党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近期遇到麻烦,也同样会使马克龙受益。

大约一周以前,法国前总理菲永还是角逐总统宝座的最热门人选。作为一名坚定的天主教徒、戴高乐主义者、激进经济改革的倡导者,他曾大幅领先于马克龙。但这是法国。菲永因受到指控——利用公帑为妻子和子女虚设的职位支付工资——而名誉扫地。他否认了这些指控,但警察突袭搜查他在法国议会的办公室的一幕,对于一个声称占领道德高地的候选人的名声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民调显示,目前菲永与马克龙旗鼓相当,他们中将有一人进入第二轮与勒庞较量。丑闻对菲永的候选人资格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在共和党初选中位列第二的阿兰•朱佩(Alain Juppé)正伺机而动。

不过,比起选票上所写的各个名字,更重要的或许是这样的迹象:大量的选民认为法国需要改革——不能为了维护中老年人的特权无限期地侵蚀年轻失业者的利益。勒庞无法宣称只有她一个人寻求变革。

过去一年中,打赌民粹主义者兜售的经济民族主义和身份政治不会得势,已被证明是一项代价高昂的消遣。但是没有什么绝对的法则预示着从今以后愤怒就是政治中的主导情绪。法国或许会让我们——以及法国自身——大吃一惊。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246?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