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斯蒂芬斯:“硬退欧”预示英国走向封闭
作者:专栏作家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文章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更新时间:2017-01-25 09:42:00

斯蒂芬斯:英国政府拟议中的移民限制在把国家推向“硬退欧”的同时,也使英国对全球其他国家的吸引力下降。
关于英镑贬值,令人意外的是贬值幅度没有更加陡峭。英国正逐渐滑向与欧盟彻底断绝关系,并对移民关上大门,从而削弱它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接触。英国政府至今没有搞懂全球化的一个简单事实:一个国家不可能宣称自己对商业开放,随后却对外国人关上大门。

英国在脱离欧盟后将变得更加贫穷——英镑贬值正作为一种传导机制,降低英国人的生活水平。最终在多大程度上变穷,将取决于英国与其最大贸易伙伴能够保留的关系质量,以及它能否成为对其他国家更具吸引力的经贸往来对象,从而弥补在欧洲失去的机遇。目标应该是“软退欧”和“开放”经济。念念不忘(一些人会说纠结于)移民问题指向相反的方向,即与欧盟彻底斩断关系,同时对欧洲以外国家来说商业环境变得不那么友好。

特里萨•梅(Theresa May)本周首次作为英国首相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峰会,届时欧洲其他国家领导人将追问她:英国究竟会怎么走?他们将会失望。英国政府迄今仍未提出一套连贯的分手战略。英国政府拿不出计划,有的只是一系列不一致的冲动,以及内阁中反欧盟狂热分子与经济务实主义者之间的权斗。

在保守党大会上,梅觉得有必要偏向狂热分子。她说,英国的红线包括国家控制边境以及终结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的司法管辖权。现在她开始评估此类立场可能造成的经济代价。丹麦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Lars Loekke Rasmussen)最近在哥本哈根与梅交谈之后表示:“英国需要做大量工作,才能明确表述英国想要什么。”此言是对白厅内斗的委婉解读。

一方面,如今人们耳熟能详的争论是:应该与欧盟一刀两断,还是试图争取一种密切联系,保住单一市场的优惠准入?另一方面,人们就退欧后的英国能否成为自由贸易的灯塔和全球企业的首选目的地展开辩论。

一些比较狂热的退欧人士喜欢说,让英国摆脱所有欧盟累赘的坚决分手,将是英国向世界其他国家开放的序曲。英国将与僵化的欧洲斩断关系,代之以参与中国和印度等充满活力的崛起中的经济体。按照英国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Liam Fox)的想象,这个敢于闯荡的英国将成为全球自由贸易和经济自由主义的捍卫者:一个放大版本的新加坡。

问题在于,这不是持退欧立场的人们在今年6月的公投中投票支持的格局。当初退欧阵营承诺驯服有钱有势的人,同时传达出有关挡住移民潮的精心构思的民族主义信息。布鲁塞尔被描述为全球资本主义的代理人,按照那种逻辑,高盛(Goldman Sachs)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沆瀣一气。公投结果说明选民支持经济民族主义,而非自由放任主义。

梅认真对待这个信息,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与她本人的政治直觉合拍。她谴责薪酬过高的企业老板,呼吁工人代表加入公司董事会,对战略经济领域的外国投资施加更严厉控制,并注重政府在塑造经济格局中的角色。这位英国首相寻求一种新型社会契约,让大企业承担更广泛的责任。

梅不无道理。但她也重申将净移民数量削减三分之二以上:从当前的每年逾32万人降至不足10万人。这个目标在实践中意味着:即便完全禁止欧盟国家公民移民英国——就连最强硬的欧洲怀疑论者也没有这么要求——那也得将印度、中国、美国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家的移民数量削减一半。

下月梅计划访问印度以推介投资机遇。她的东道主将会提醒她,要想让外国公司在英国蓬勃发展,就需要有能够吸引最优秀、最聪明人才的移民机制——不仅来自印度,也来自欧洲国家。

无论是汽车、银行、科技、制药还是食品加工行业,跨国供应链有赖于跨国劳动力。人员的自由流动不只是欧盟单一市场的支柱之一,它还是现代企业固有的特质之一。这就是双边贸易协定几乎无一例外包括免签证内容的原因。

因此,拟议中的移民限制在把英国推向“硬退欧”的同时,也使英国对全球其他国家的吸引力下降,这对一个经常账户赤字与国民收入之比超过5%的国家来说,绝不是一个小问题。

海外投资者调低英镑价值的反应完全是理性的。这是对英国未来经济前景(如果英国继续当前做法)作出的不带感情色彩的评判。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940?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