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保守党的“惨胜”与特雷莎·梅的新征程
作者:陈建利 | 文章来源:http://pl.ifeng.com | 更新时间:2017-06-22 15:53:00

  特雷莎·梅还要下大力促进经济发展,推动医疗服务体系改革,应对恐怖主义等。这些问题处理不好,也会影响她的执政地位。

  英国大选结果出炉,结果是保守党“惨胜”,未能如预期获得过半席位,只能在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支持下组成少数派政府。特雷莎·梅这次提前举行大选赌局失败的原因是什么?与她竞选纲领中提出的养老金改革和英国接连遭受恐怖袭击有无关系?梅为何选择与北爱民主统一党结成松散联盟?这会不会为其执政留下隐患?再次组阁的梅面临的政治和经济挑战有哪些?梅组建的弱势政府对接下来的脱欧谈判有什么影响?梅会向“软脱欧”派靠拢妥协吗?中英关系会不会受这次大选的影响?就这些问题,南方都市报评论记者专访了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曲兵博士。

  梅过于乐观且误判形势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这次大选保守党议席未能如预期过半胜出,原因是什么?

  曲兵:保守党仍是下院第一大党,但议席未过半数,可以说是“惨胜”。因为出现这个结果,有声音认为特雷莎·梅提前举行大选是错误的,是给自己“挖坑”。我想澄清的是,这种观点不对。梅4月份时“出人意料”地宣布提前大选,走了一步好棋,在策略上没有问题。当时的民调支持率对保守党相当有利,而通过大选扩大保守党的议会优势也有助于她在脱欧谈判时少受反对党的牵制。

  问题在于梅太过乐观了,且保守党的竞选策略也有失误,这是需要检讨的。首先是过于强调“脱欧”议题,而忽视了医疗、福利和经济等议题的重要性。老百姓固然关心“脱欧”,但更关心涉及切身利益的民生政策。要知道,自2010年保守党执政以来,紧缩政策已经搞了7年,民众腰包缩水,不满情绪高涨。梅的最大竞争对手——— 工党领袖科尔宾就抓住这一点,在竞选纲领中提出了很多明确的、“慷慨”的承诺,如取消大学学费、增加社会福利、增加对医疗机构投资等,尽管这些承诺难以兑现,但对选民很有吸引力。

  其次,在宣传中,保守党高估“强势领袖”赢得选战的重要性,押注于塑造梅“强大而稳定的领导力”。这一策略是直接针对在工党内部争议性很大的科尔宾。科尔宾当选工党领袖后无法维持党内团结,造成多名影子内阁成员辞职,外界普遍质疑他的领导力。但梅低估了科尔宾在英国民众特别是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这位最初被多数人视为“陪练”的“老左派”,在大选造势中出人预料地激发了更多人对改变国家走向和改变未来的热情。

  另外,梅在具体政策上得罪了传统选民,犯了“因小失大”的错误。比如,梅提出取消上调养老金的“三重保障”,居家接受医疗护理的老年人要多付费等,这实际上动了“银发族”的“奶酪”,得罪了中老年群体,而这些人恰恰是保守党的铁杆支持者。相关主张一出台就导致保守党支持率猛跌,带来的负面效果是她没有预料到的。梅赶快出来解释并做政策调整,但已经“覆水难收”。

  南都:大选结果与突发事件特别是曼彻斯特体育场和伦敦桥附近的恐怖袭击是否有一定关系?

  曲兵:恐怖袭击不是决定选情的关键因素,但确实造成了一定影响。5月22日,曼彻斯特体育场遭受自杀式炸弹袭击。6月3日,也就是投票前4天,伦敦再次发生恐怖袭击;再加上3月22日伦敦议会大厦附近的袭击,10周内英国就发生了三起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一起恐怖袭击可能对执政的保守党有利,它可以利用选民的不安全感来凝聚民心、凸显领导力。问题是,恐怖袭击发生了三起,这对保守党和特雷莎·梅造成了负面影响,会让选民得出政府“反恐不力”的判断。

  特雷莎·梅担任内政大臣6年期间英国没有发生一起重大恐怖袭击事件,梅在大选中也宣传自己富有反恐经验,可是话音未落,曼彻斯特就遭遇自杀炸弹袭击,伤亡惨重。工党指责梅在内政大臣任内削减警察预算,裁撤警力近2万人,要为当前恐袭频发的局面负责。这种指责直击要害,导致了梅的支持率进一步下降。

  南都:有关观察认为这次科尔宾领导的工党议席的增加反映民粹主义在英国的影响力在增长,能这么看吗?

  曲兵:“民粹主义”的定义在学界有一定争议,我认为它至少有这样的特点:一是“三反”,反全球化、反建制(精英)、反移民;二是只破不立,为复杂的问题提供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案,而不管能否推行或者后果如何。英国民粹主义近年确有增长势头,其代表性政党是英国独立党(U K IP)。去年的脱欧公投能够成功表明英国民粹势力有所抬头,但这次大选英国独立党一个议席也没有得到,且得票数也大大下降了。

  不能简单地把工党在大选中增加议席与民粹主义上升直接挂钩,毕竟工党是英国中左翼的主流大党。但科尔宾领导的工党能成功逆袭,与其在主张和手法上向民粹主义政党学习有关。科尔宾本人是个体制内的“造反派”,有“反建制”倾向,他反对君主制,反对对外干预,反紧缩,反核武,在年轻草根民众眼中显得极富魅力。更主要的是,工党在宣传、造势的过程中通过Facebook等社交媒体,把科尔宾的理念推销给年轻人,成功地吸纳了昔日英国独立党“粉丝”的大量“倒戈”。

  脱欧谈判是梅面临的最大政治挑战

  南都:这次提前大选的“赌局”失败,保守党内部质疑特雷莎·梅的声音大增。从目前的形势看,保守党内部会不会分裂,或有人出来挑战她的地位?

  曲兵:大选过后,特雷莎·梅的领导地位和能力遭到质疑,党内对她不满的情绪很浓。媒体之前说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最有可能出来挑战特雷莎·梅的党魁地位,但大选结果一出来,约翰逊就多次站出来澄清自己并无此意,他全力支持梅任党魁和首相。

  维持住执政地位是保守党的“大局”,若现在就“换帅”,出现内耗,结果只能是有利于势头正猛的工党。当然,对大选的失利,特雷莎·梅也做了一些检讨,诚恳地表示她应为此承担责任,称“自己带领保守党走入泥潭,但也会带领保守党走出去”。她的这种勇于担责的做法获得了保守党内高层的谅解,但也不是说她在保守党内位置就稳固了。形象地说,她现在是处于“留党察看”状态。短期内还不会有人出面挑战她,或出现“倒梅”运动。若未来在议会与工党的斗争中不得力,或被工党以不信任投票推下台,那她党魁的位置可能就保不住了。

  南都:特雷莎·梅为何选择与北爱统一党结成松散联盟组阁?两党的政策理念差异会不会为她的执政埋下隐患?

  曲兵:原因很简单。保守党这次获得了318席,距离过半数326席还差8个席位,而北爱民主统一党大选中获得了10个议席,两党加在一起恰好可以过半。更重要的是,两党的理念大体上一致,民主统一党虽是一个地方性政党,但支持英国脱欧,同时也主张维护联合王国的统一。这是两党合作的基础。

  这次并不是两党组建联合政府,而是达成一个合作协议,确保保守党今后在议会下院的重要投票中能得到民主统一党的支持,尤其是每年的预算案表决或工党可能发起的不信任投票时。在其他的议案投票中,允许两党各投各的票。

  两党尚未达成最终合作协议,但他们之间有不少理念和政策上的分歧。北爱民主统一党支持英国脱离欧盟,但要求脱欧后不能在北爱尔兰和南部的爱尔兰共和国之间形成一个“硬边界”(增设海关和边境检查),从而不利北爱的经济发展和人员流动。这与保守党之前的“硬脱欧”主张相抵触。在社会政策上,民主统一党更“保守”,比如反对同性婚姻和堕胎。在福利和税收政策上,两党也有较多分歧。这些分歧或矛盾肯定会为特雷莎·梅的执政留下隐患,但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也取决于梅在两党合作的议题上工作做得多细,能否做一些利益交换或让步等。

  南都:接下来特雷莎·梅面对的政治挑战有哪些?

  曲兵:最大的挑战是即将开始的脱欧谈判。谈判将非常艰难,时间紧,任务重。英国要在2019年3月底之前脱欧,谈判延期的可能性极小。欧盟的谈判立场、指导方针已定,一再强调团结,不会轻易对英国做出让步。要实现成功退欧,英欧双方到明年秋天时必须达成协议,因为还要留出时间给各成员国议会和欧洲议会表决,真正的谈判时间也就是一年多一点。双方要对过去40多年中形成的紧密关系进行切割,在技术层面上的难度可想而知,更不要说还缺乏足够的政治意愿。英国各界包括保守党内对如何脱欧还没有达成共识,还在争论该“硬脱欧”还是“软脱欧”,甚至还有人提出了“开放式脱欧”(O penBrexit)。

  在此重任下,英国国内政局能否保持稳定,对梅是另一大考验。工党是最大的反对党,这次大选后缩小了与保守党的议席差距,势头上咄咄逼人。若脱欧谈判方案令其不满意,它可能拉拢其他政党对梅政府进行不信任投票。意气风发的科尔宾声称他随时准备替补上位,不时拿“再举行一次大选”来敲打梅。

  此外,特雷莎·梅还要下大力促进经济发展,推动医疗服务体系改革,应对恐怖主义等。这些问题处理不好,也会影响她的执政地位。

  南都:在经济改革方面,特雷莎·梅的政策和应对思路是什么?

  曲兵:可以从“内”、“外”两个方面看。对内是加强政府的干预力度。从特雷莎·梅的个人观点来看,她认为“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是有害的,政府应在市场“失灵”时进行更多的干预。这与“撒切尔主义”有很大不同。梅认为英国需要一个产业战略,改变过多依赖金融服务业的产业结构,解决劳动生产率低下等问题。去年梅政府已经推出了新的产业战略,接下来如何执行,需要观察。

  对外则是要继续推动自由贸易,减少贸易壁垒,扩大海外市场,改善营商环境,吸引外来投资。她去年担任首相后就表示,英国离开欧盟只会更加拥抱世界,要把英国打造成“全球自由贸易的领袖”。同时,为更好地吸引外资,特雷莎·梅也延续了卡梅伦政府2010年以来逐步减税的政策。以低税率吸引外资是英国的一个“卖点”。英国目前的企业所得税(C or-poration T ax)税率是19%,2020年要降至17%,并有可能进一步下降。梅接下来会不会把英国打造成一个全球的“避税天堂”?英国政治人物曾以此威胁欧盟让步,但这样的极端想法在英国国内和欧洲都引发巨大争议,法国等就持反对态度。

  中英关系不受大的影响

  南都:梅组建的弱势政府会对英国脱欧进程带来何种影响?一种观察认为,这对谈判的另一方欧盟是好消息。

  曲兵:英国在全民公投中决定脱欧让欧盟很被动。梅一直坚持“硬脱欧”、不妥协的强硬立场,让欧盟很难堪。现在特雷莎·梅政府是个弱势政府,对欧盟来说自然有利好的一面。在欧盟看来,英国大选造成的混乱局面给其他成员国释放了这样的信号:脱欧“后果很严重”,脱欧“没有好果子吃”。若其他成员国也想跟风脱欧,目前的英国就是前车之鉴。欧盟现在在看英国的“笑话”,谈判的底气也更足了。

  但另一个方面,欧盟又不愿意看到一个弱势的英国政府,因为弱政府会被反对党牵制干扰,迟疑不定或久拖不决,将不利于谈判双方达成协议。一旦双方谈崩了,英国“无协议退欧”,对双方来说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在英国大选前,欧盟方面也放出风来,表示希望梅继续执政并组建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欧洲议会负责英国脱欧事务的资深议员伏思达就指出,英国大选结果让本来就复杂的脱欧谈判变得更复杂了。

  南都:梅的脱欧基本思路是什么?她还会继续坚持“硬脱欧”吗?还是有可能会向“软脱欧”派做出一定妥协?

  曲兵:梅在今年1月份的演讲中阐述了她的脱欧思路。随后英国政府又发表了一份白皮书,把英国的立场和核心原则讲得较为清楚,就是要退出欧洲单一市场,退出关税联盟,限制人员在欧盟内部的自由流动。同时,英国不再接受欧洲法院的司法裁决。

  在各方压力下,梅可能对原有的脱欧方案进行调整,但是否会改变上述核心原则?我认为可能性不大。“硬”的不可取,但只要英国坚持退出欧洲单一市场,“软”的空间就非常有限。况且,强大的“脱欧派”也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反击。能改变的是,她的调门会放低,身段会更柔和,在一些具体主张上可能会做出让步,比如,稍微放松对移民的限制程度,灵活对待欧洲法院的裁决等。

  南都:这次大选保守党“跛脚”,但梅继续执政,对中英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曲兵:大选之后保守党继续执政,梅连任首相,这肯定有助于英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延续性。上届内阁成员基本留任,这对中英关系也是利好消息。财政大臣哈蒙德、外交大臣约翰逊、卫生大臣亨特等,对华都比较务实、友好。其中哈蒙德、亨特等自2010年起就进入内阁,与中国打交道经验丰富,对中国也比较了解。他们的留任有助于中英关系的稳定和继续向前推进。梅首相也计划于今年年内访问中国。

  工党在议会中的影响力上升,对保守党的牵制力增强,在英国对华政策中的发言权增大,但这未必是负面的。中英合作有利于英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工党没有理由反对。特别是目前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在提升,中国资本对英国吸引外资意义重大,中国市场对英国产品和服务走出去的重要性也在提升,相信工党也会在中英关系上扮演积极角色。 

 

http://pl.ifeng.com/a/20170618/51271654_0.s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