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货币政策难以推动经济增长
作者:安联首席经济学家 米夏埃尔▪海泽 | 文章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更新时间:2016-08-31 09:35:00

海泽:加大创新和提高生产率依然是恢复增长和创造财富的最安全的途径,无限的财政支出和央行注资则适得其反。
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宣布了又一轮财政刺激。在欧洲,当欧元区对西班牙罚款时——尽管经历多年增长,西班牙赤字规模仍远高于欧元区允许的范围——经济学家们表示赞同。在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均承诺增加政府支出。

因此,削减支出并偿还债务的努力(即使是暂时的),显然已经让路给对此类旨在提升需求的政策的新一轮热情。这非常危险。如果各国政府在经济上行、增长温和而且产能利用正常化时,还要诉诸于高额举债和负利率,那在经济再次低迷的时候,他们怎么办?

尤其是在欧洲和日本,政策制定者一直不遗余力地试图通过银行放贷和财政举债来推动经济增长。日本央行(BoJ)和欧洲央行(ECB)依靠负利率来惩罚那些未能将自己的现金储备转化为贷款的银行。

与此同时,这些央行购买了大量的政府债券和企业债券。由此导致的低利率(或负利率)帮助政府继续累积巨额赤字。许多经济学家支持此类政策:他们辩称,如果私人部门没有借债,那么公共部门就必须借债以产生需求。

然而,扩张性货币政策并没有促进银行放贷和私人部门借债,这并不令人意外。在金融危机之后重振放贷就像是在“推绳子”:央行可以通过降息和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来缓和不可避免的债务削减过程,但它们不可能完全消除企业、银行和家庭偿还过多债务的需要。这通常需要数年时间完成;这次也不例外。

鉴于货币政策缺乏效力,许多人辩称,公共赤字支出必须弥补私人需求的匮乏。政府应该加大举债以投资于基础设施和创新。这些建议尤其针对德国等平衡预算的国家。但对“不当紧缩”的批评声在法国和南欧国家也不绝于耳。在他们看来,欧元区设置公共赤字和债务上限只是加剧了危机。

这种说法没有事实根据。自金融危机以来,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债务水平持续上升。在美国和欧元区,非金融领域(包括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债务总额与GDP的比值从2007年的225%,升至2015年的250%。大多数债务增加发生在公共部门。如果增加债务能够促进增长,我们现在会过得很好。

事实并非如此。增加债务显然不是西方增长问题的解决之道。解决办法必须是增强我们经济创造更多更好工作岗位的潜力。当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合组织(OECD)以及许多央行提出了结构性改革的建议。然而回到真实世界,政策制定者的注意力几乎完全放在提升需求的政策。

许多支持这种做法的经济学家辩称,结构性改革只有在长期才会奏效。短期而言,它们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因为它们扩大了经济供需差距。

有些人还对结构性改革有所质疑,他们宣称结构性改革只能以牺牲贸易伙伴为代价提升经济竞争力和出口。这种想法很糊涂。无论经济开放程度如何,提高生产率和促进创新的政策措施都有利于增长。

我们应该从危机后这几年汲取的教训是,促需求政策本身不可能让我们的经济恢复可持续增长。货币政策的效果不太好。财政政策当然有所帮助,但只有在触发投资和创新以及实现结构性改革的情况下才会起作用。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尽管从2007年到2015年欧元区政府债务总额飙升了大约3万亿欧元,但公共投资支出实际上下降了约200亿欧元。与此同时,结构性改革逐渐被视为是锦上添花,而不是可持续增长的根本基础。

加大创新和提高生产率依然是恢复增长和创造财富的最安全的途径。这需要开放的市场、投资税收激励措施以及胜任工作的劳动大军——而不是无止尽的财政支出和央行注资。

本文作者是安联(Allianz)首席经济学家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071#adchannelID=1204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