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英国有必要举行第二次退欧公投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西蒙•库柏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9-03-14 14:43:00
  库柏:因为关注点不同,留欧派和退欧派的对话向来就好比鸡同鸭讲。不管怎样,真正的退欧将与幻想中的退欧大为不同。 
  当初投票支持英国退欧的选民,如今怎么看待退欧?在当前这场火热的辩论中,除了其中一些在白人工人阶级聚居的城镇生活的选民接受过简短的电视采访外,几乎没什么人在电视节目中露过面。声音最大的退欧派是保守派政客,他们仍然在追逐其关于敲定全球贸易协议、把英国变成新加坡的幻想。
  但在2016年投票支持退欧的1740万选民中,几乎没人想要这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自与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或雅各布•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不同的地方。我试图理解那些支持退欧的选民的想法,一个做法是在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的马修•古德温(Matthew Goodwin)的帮助下进行调查。我还通过我与一类退欧派的私人热线来征集意见:自2016年以来,数百名英国《金融时报》读者给我发邮件,回应我脱离现实的、精英主义的牢骚。绝大多数退欧派选民知道他们支持的是什么,如今仍然相信退欧,且对留欧派最新的观点无动于衷。三年过去了,两个阵营仍然是鸡同鸭讲,各说各话:留欧派谈论的是经济,而大多数退欧派谈论的是文化。
  古德温认为,自退欧公投以来发表的约15份针对退欧派选民所作的研究报告,提供了一个清晰的景象。用覆盖面较广的《英国选举研究》(British Election Study)的话来讲:“退欧派主要关心的是主权和移民问题。”因此,特里萨•梅(Theresa May)把退欧公投解读为要求停止自由流动和布鲁塞尔方面的规则制定权,这没有问题。这些没写在选票上,但却是大多数退欧派选民优先考虑的问题。
  对于这些人,用一句话来说,“这无关经济,傻瓜。”古德温表示,那些“被甩在后面的”退欧派认为,退欧在经济上有风险对他们来说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至少,很多领养老金的人感觉自己游离于经济之外。同样地,罗纳德•英格尔哈特(Ronald Inglehart)和皮帕•诺里斯(Pippa Norris)在2016年对31个欧洲国家所作的调研中发现,民粹主义的投票结果更多地是因为“文化抵制”,而非“经济不安全感”所致。
  相比之下,留欧派主要考虑的是经济。在退欧公投举行前,他们每天都在喋喋不休地谈论退欧将对英国经济造成的损害。在主要预测——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预言的“DIY式衰退”——从未成为现实后,退欧派便不再相信“恐惧计划”(Project Fear)了。因此,如今当留欧派继续就经济损害大谈特谈、而几乎不提移民或主权问题时,大多数退欧派都不以为然。
  而且,在经济方面,退欧者仍然可以举出一个理由。自退欧公投以来留欧派最喜爱的托词——英国是七国集团(G7)中增长最慢的经济体——已不再成立。此外,退欧派已经厌倦了被描绘成容易上当受骗、受教育程度低、本不该被允许对未来进行投票的老不死的形象。如果放弃退欧,他们中的很多人将永远感觉被剥夺了公民权。我能理解,因为这就是我们留欧派眼下的感受。
  然而,我仍然认为有必要举行第二次公投。这是因为承诺的退欧和真正的退欧(无论是梅的退欧协议还是无协议退欧)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现在,大多数退欧派政客抱怨称,梅的协议并没有让英国恢复多少主权。可能还要再唠叨一次经济问题:尽管这不是退欧派的优先考虑事项,但在NatCen在临近举行退欧公投时进行的民调中,90%的退欧派确实认为退欧将使英国经济受益。
  我们现在知道,退欧阵营在经济方面所作的承诺是错误的。退欧派一直宣称,脱欧后的英国将留在欧洲单一市场(就如一幅“支持退欧”海报上所写的“从冰岛到土耳其以及俄罗斯边境的自由贸易区”)。无论是梅的退欧协议,还是无协议退欧,都无法实现这一点。退欧派领导人预计,英国会轻松地与欧盟达成协议,随后几乎立即与其他国家达成贸易协议。这些都没有发生。现在看来,“恐惧计划”中的很多担忧似乎都有先见之明:比如卡梅伦告诉汽车工人,退欧将意味着“辛勤工作的人们失去生计”;而他在致农民的信中关于关税将高达12%的警告实际上有些低估了。
  还有,在公投前的民调中,绝大多数选民表示,退欧对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有利。然而,退欧派所宣称的该体系每周将多获得的3.5亿英镑,却神秘消失了。若英国最终无协议退欧,慈善机构Diabetes UK警告称:“我们没法信心满满地表示,人们可以获得他们所需的胰岛素和其他医疗用品。”
  与此同时,新的信息正在改变一些人的看法。过去一年的民调持续表明,主张留欧的人略占多数。自2011年以来,反移民情绪一直在减弱。至关重要的是,退欧公投是在一个特别焦虑的时刻举行的——在100万难民涌入德国、巴黎和布鲁塞尔发生恐怖主义袭击的几个月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的移民观察组织(Migration Observatory)表示:“在举行退欧公投前的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移民一直被列为英国面临的最突出问题,持此意见的受访者比例在2015年9月达到56%的峰值。”到2017年,这一比例已经降到了21%。
  如果大多数选民想要的是真正的退欧,而不是幻想中的退欧,退欧就是理所应当的。他们也可以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不情愿的子子孙孙。但必须再问一次这是否是他们真正想要的结果,这样才公平。
  译者/马柯斯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1845?adchannelID=&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