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慕安会:美欧盟友尚存,对俄依然强硬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 更新时间:2017-02-23 10:03:00

慕尼黑安全会议(简称慕安会)素有“防务领域‘达沃斯论坛’”之称,1963年以来一直是洞察国际关系走向的“瞭望哨”。

19日闭幕的第53届慕安会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发展趋势。

由于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相互示好,美国国内一些政治精英和欧盟传统政治力量对俄美关系可能出现改善忧心忡忡。然而,本届慕安会上,美国政府高官传递出的信息减轻了这种忧虑和不安,同时预示着欧美与俄罗斯之间的缠斗短期内难以止息。

美国高官对俄强硬

历史上,慕安会见证了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诸多重要时刻。十年前的慕安会上,普京在全球安全问题上与欧美领导人针锋相对。当时,他在演讲中批评美国在世界范围内不负责任地滥用武力,认为这会破坏国际稳定,导致爆发战争的危险。

上届慕安会,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发出严厉警告,称西方国家对俄罗斯不友好的举动正把事态推向“新冷战”。他呼吁西方摒弃对抗,与俄方展开更多合作和对话。

近来,显示亲俄姿态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一度让美俄关系出现转圜迹象。上个月,特朗普与普京通电话,双方就改善美俄关系达成共识,同意加强合作,修复“撕裂的关系”。这次通话被认为是两国“改善关系的重要开始”。同时,特朗普的“北约过时论”与“脱欧伟大论”让人们感到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可能出现裂痕,美欧结成的“反俄联盟”可能破裂。欧盟担心,特朗普政府可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和制裁问题上达成妥协。

不过,从美国高官在本届慕安会上的表态看,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特别是与美国的关系似乎不会迅速出现根本改变。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慕安会上强调,虽然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求与俄方达成共识与合作,但是在乌克兰等问题上,美国将继续“追究俄罗斯的责任”。他同时表示,美国坚定支持北约,美国将做欧洲最好的盟友。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近日反复强调,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和北约集体防御政策是美国的最基础承诺,不会动摇;他还排除了美国立即与俄罗斯进行军事合作的可能性,强调俄方的行为仍是北约面临的日益增长的威胁之一,并表示美国正在向巴尔干地区调动军队以“保持威慑”。

此外,在事关俄罗斯与西方关系能否改善的关键问题——克里米亚问题上,美国态度重新变得强硬起来。彭斯18日表示,美国政府不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占领和吞并企图”。

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本届慕安会上说,俄方寻求“务实、相互尊重”的俄美关系,俄方已表现出诚意与善意。但是他也对过去30年里北约东扩造成欧洲局势紧张提出批评,呼吁世界建立“后西方秩序”。针对慕安会上西方对俄方的批评,他说:“这些发言让人觉得冷战还没结束……北约这样的冷战产物早该消亡。”

历史积怨难消除

本届慕安会表明,美欧重新确认了“跨大西洋纽带”,西方仍视俄罗斯为安全挑战,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短期内难以出现根本改善。

西方与俄罗斯的积怨有多深,从本届慕安会召开前组织方发布的《慕尼黑安全报告2017》中就可见一斑。

这份报告旨在为参会代表提供讨论国际安全问题的背景。与往年一样,今年的报告仍然指认俄罗斯给世界带来多重安全威胁:俄罗斯以反恐为借口打击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俄罗斯在乌克兰违反若干欧洲安全的重要原则;俄罗斯在“飞地”加里宁格勒部署导弹;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大幅增加军事活动……

本届慕安会首日小组讨论时,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重提当年相关国家对纳粹德国“绥靖”一事,呼吁美欧巩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不要对俄罗斯采取新的“绥靖”政策。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则在发言中表示,英国“百分之百支持”乌克兰人民对自己领土主权的要求。

一些观察家将西方与俄罗斯的矛盾定性为“结构性矛盾”。虽然“冷战”早已结束,但是美国一直把俄罗斯视为威胁本国安全的“心腹大患”和主要战略对手,并通过制裁、威慑等手段对其进行防范与遏制。俄方则认为,美国持续推进北约东扩、不断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对俄罗斯安全利益造成威胁;西方不尊重俄罗斯战略利益,特别是不尊重其在独联体空间内的利益。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入俄等事件加剧了俄罗斯与西方的冲突,令“恐俄论”“反俄论”在西方世界越来越盛行。

分析人士指出,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争斗是双方传统战略文化和政治经济结构巨大差异等因素导致的结果。双方争斗的实质是利益之争和观念之争。

转圜空间有多少

俄罗斯与西方在打击“伊斯兰国”扩张、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双方一定程度的合作有利于地区和国际局势的稳定。然而,西方要与俄罗斯冰释前嫌,实非易事。

从历史上看,冷战结束以后,美俄关系经历数次“重启”,但是每次“重启”的结果都是重陷僵局。

从日前被迫辞职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的“通俄”事件可以看出,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改善美俄关系的倾向存在担忧与抵触。此外,美国也受到欧洲盟友的制约。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在本届慕安会上直言,北约应该寻找与俄罗斯的可靠相处方式,美国不应越过其他北约伙伴而单独和俄罗斯寻求“双边方案”。

最重要的是,俄罗斯与西方在克里米亚归属、叙利亚冲突等问题上的尖锐分歧短时间内难以得到根本化解。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认为,特朗普多次声称要改善美俄关系,但是他受到美国国内主张遏制俄罗斯的军工、石油等利益集团的抵制。同时,在美国政治中存在两党之争的背景下,特朗普要出台具体的亲俄政策有相当难度。他说:“特朗普上台并不能自动带来美俄关系的好转。”

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学武对新华社记者表示,美国不会改变对北约的重视,因为北约是美国主导欧洲和中东事务最主要的抓手。

(记者桂涛、刘向、沈忠浩)

新华社慕尼黑2月20日电
http://203.192.15.131/content/20170221/Articel08002BB.ht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