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高阔:欧洲恐怖主义新趋势
作者:高阔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更新时间:2014-01-27 08:55:53

    近年来,欧洲本土不断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给相关国家造成了惨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这些袭击事件的接连发生凸显出,欧洲恐怖主义正出现越来越加本土化的趋势。

    对于这类具有本土化趋势的恐怖主义,我个人将其称之为“自源式的恐怖主义”,并将其定义为:发生于内部的,基于信仰、利益、习俗等不同,由内部成员所发起的造成内部人员、财产损失或是引起社会较大规模恐慌的,并被明确定性为恐怖袭击的破坏行为或是活动,这其中也包括了基于民族或是领土自治要求而发动的恐怖式袭击,如爱尔兰共和军、埃塔等恐怖组织在本国境内所发起的恐怖袭击。相较于以往,来自于欧洲外部的极端组织或是个人对欧洲所发起的恐怖主义袭击,当下这种发源于欧洲自身内部层面的恐怖袭击,因为其具有隐藏深、不易被察觉,以及熟悉欧洲各项文化、社会规章制度细节等特点,通常其所造成的危害更为巨大,防范也更加艰难。

    因此我给出这个概念的目的并不是试图要将诱发恐怖主义的动因加以区分,而是希望相关方重视起这类恐怖主义所带来的安全防范性上的困难,并着眼于全局在应对方式上加以完善。

    导致“自源式恐怖主义”产生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主要与眼下愈演愈烈的经济危机、不适当的移民政策以及宗教历史恩怨等有关,具有深刻的历史与现实根源。

    经济不景气,排外情绪滋生。

    接连遭受美国“次贷危机”与“欧债危机”的冲击,使得欧洲经济普遍陷入衰退状态,劳动力市场极度萎缩,失业率大幅上升,欧洲本土居民排外情绪也随之逐年高涨。此外,再加之近些年欧洲公民或是欧洲本土目标不断遭受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欧洲的排外情绪尤其是针对穆斯林移民的排外情绪逐年高涨。根据欧洲某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西班牙和德国约50%的受访者对穆斯林均持有负面看法。在部分欧洲本土居民观念中,生活在欧洲的穆斯林移民不仅享受着国家提供的高额福利还抢走了欧洲本地人的工作机会,而且他们大多生活懒散、形象邋遢,文化程度低、不懂礼貌,思想极度保守、落后,歧视妇女成风,与欧洲所尊崇的多元、现代、民主等价值理念格格不入,实属欧洲社会异类当中的异类。在排外思想逐渐抬头的大环境下,向来主张排外政策并以民族主义自居的欧洲各路极右翼政党也纷纷开始活跃起来。挪威进步党、荷兰自由党和英国国家党等政党在大选中普遍赢得了相较以往多得多的选票。

    在欧洲排外思潮与情绪的鼓舞之下,一些持有极端主义思想的欧洲人开始将他们的民族主义路线付诸实践,并由此导致了一系列的针对欧洲移民(重点是针对穆斯林移民)的恐怖主义袭击。挪威“于特岛枪击事件”的制造者布雷维克按照他本人的话来说正是出于“保护欧洲文明”的目的,才决心采取极端行为的。

    移民融入受阻,对主流社会充满怨愤。

    近年来欧洲所发生的一些所谓“独狼”式恐怖袭击事件中,大多数袭击者均是在欧洲出生或是长大并拥有欧洲正式国籍的二代或是三代移民子女。他们大多能说一口地道的英语(或是所在国语言),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与家庭环境,理论上来说,他们已经算是“地地道道”的欧洲人了。但是现实情况却与此截然相反,虽然这些二代或是三代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享有与本地居民别无二致的同样生活在欧洲领土上的权利,却依旧处处遭受歧视与排斥,文化、宗教等独特信仰也得不到有效保障与尊重。最近几年,随着欧洲民众排外情绪的普涨,外国移民融入欧洲主流社会变得越发艰难。融入主流社会的受阻,导致了他们对自身认同的危机,“我究竟属不属于欧洲?”成为了多数移民心中的普遍疑惑。认同上的危机加之对欧洲归属感的缺位,以及自身在欧洲遭受的来自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的受歧视经历,导致了移民对欧洲的感情逐渐由渴望融入到产生困惑最后直至变成拒斥、怨愤。多数发生于欧洲本土的恐怖主义袭击在一定意义上正是这股“怨愤”的宣泄口,这也是为何大多数“独狼”式袭击制造者在事后均被证实是拥有欧洲本地国籍的移民所为。

    伊斯兰与基督教间历史恩怨的延续。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伊斯兰教与基督教间的关系在大多数时期始终被冲突与对抗所左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的肇始之日,便是“十字与新月”的对抗揭开序幕之时。在最初阶段,先是伊斯兰教占据上风,此后随着基督教发动的“十字军东征”的展开,伊斯兰世界向外扩展的势头被强势打压下去。资本主义时代直至今日,虽然伊斯兰势力曾一度短暂夺回过主导权,但是大部分时间都一直处于被动、受欺压的地位。就目前情势来看,在与西方国家斗争的过程中,伊斯兰世界普遍处于弱势地位,国家利益、民族尊严、历史文明等均不同程度受到损害。西方世界对伊斯兰国家的这种长期打压与欺凌,激起了穆斯林民众对西方世界的抗拒与仇恨,打着“回归伊斯兰”的旗号,各类伊斯兰反西方极端思想开始滋生。在这种极端思想的怂恿与号召下,个别有组织的伊斯兰极端团体或是个人对西方尤其作为基督教发源地的欧洲展开了系列恐怖主义袭击活动,给欧洲相关国家造成了惨重损失。

    欧洲频繁遭遇的来源于内部层面的恐怖主义袭击,在为各国安全敲响警钟的同时,也在警示欧洲各国政府亟需对当前的相关移民政策做出适当调整,在切实保障本土居民安全和日常生活权益的同时,还要有效确保外来移民、少数族裔、特殊宗教信仰者等社会少数群体的各项权益得到维护,促进他们可以更好地融入欧洲主体社会,真正认同欧洲价值理念。此外,在当下经济危机阴霾依旧未散的不利状况下,如何调和好本土居民与外来移民在物质、精神等诸多领域的矛盾与冲突是抑制欧洲目前所面临的恐怖主义新态势继续发展下去的有效手段,但是这无疑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欧洲各国政府的执政能力面临巨大挑战。

    (本文作者系欧洲研究系硕士研究生)

    (联系 高阔 :gaokuojs@sina.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