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东德逆袭:德国悄然拾起“好制度”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finance.jrj.com.cn | 更新时间:2014-11-05 15:39:19

2014-11-05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殷赅】
  德国东部图林根州的新州长将在未来几周内揭晓。对于两德统一之后的德国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一个东德执政党的党员有望首次当上统一之后德国的州长。

   据英国《卫报》报道,58岁的博杜·拉姆罗(BodoRamelow)是德国左派党(DieLinke)成员,曾是工会领袖。左派党的前身是东德执政党——统一社会党。目前图林根州议会选举的结果是:如果偏左翼的社会民主党和绿党支持左派党,一起结成执政联盟,那么该党就将取代基民盟在图林根执政,拉姆罗将成为德国第一个“社会主义州长”。

  可以想象,对立方的政客已经拉响了警报。在今年9月举行的地方选举之前,总理默克尔警告选民,不要“让卡尔·马克思回到州长的办公室里去”。

  不过,德国人对于拉姆罗可能出任州长的反应相当放松。政治学家、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成员沃纳·帕泽尔特(WernerPatzelt)说:“1989年(东德政权崩溃的开端)以来,我们慢慢认识到,并不是所有的统一社会党党员都热衷于世界革命。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是明智而勤奋的政治家。”

  柏林墙倒塌25年后,左派党在图林根州政坛所占的优势最清楚不过地表明,德国人对东德“遗产”的看法已经变得更加实际,渐少意识形态色彩。

  足球学东德

  一般而言,对于两德统一的看法是:所谓的统一,不过是西德吞并了东德。当时,西德只有在东德答应自己条件的情况下才愿意接纳东德的所有5个州,东德的社会模式和社会结构都被认为不适用、过时而抛弃。

  然而,在2014年近观德国的社会肌理,却不难发现,现在的德国其实带有很深的东德色彩,尽管它不愿承认。

  足球是一个最明显的例证。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的中场球员托尼·克罗斯(ToniKroos)是今年世界杯夺冠球队德国队当中唯一出生于前东德地区的球员,不过很大程度上,这支德国队的成功,是建立在类似东德计划经济体系下那种10年制青训体制的基础上的。

  曾在汉莎罗斯托克队和柏林联队任教的足球教练亨茨·维尔纳(HeinzWerner)说,两德统一后,看到西德对于青少年球员投入得这么少,他很失望。在1992年德国足协的年会上,维尔纳提出了这个问题,却遭到了嘲笑。

  但是,当德国队在1998年世界杯和2000年欧洲杯上连遭惨败后,西德地区的足球从业者们开始回头考虑维尔纳的建议。

  2002年,足球学校开始在德国全境开办。足协还强制要求德甲俱乐部设立自己的足球学校。12年之后,这个新体系的“产物”之一——中场球员马里欧·格策在对阿根廷的世界杯决赛中一锤定音。

  原来这些都源自东德

  整个德国在对待妇女上班一事上的态度,也越来越趋于“东德化”。从现代的观点看,东德在妇女工作方面的政策是相当进步的——1950年,东德的妇女就可以不经丈夫同意出去工作,而西德有此政策要到27年之后。

  上世纪80年代早期,东德90%的妇女都被登记为“工作母亲”。当然,她们也抱怨一天上班的劳累之余,回家还要操持家务。

  东德还向妇女提供特设的大学课程、慷慨的产假和周到的保姆服务,尽管这些政策有点超前,社会认识还跟不上——在那时,家务活还被认为是妇女的事,因此国家在每个月设一天“家务日”,妇女不用上班,在家做家务。

  如今,东德地区上班的母亲在已生育妇女中所占的比例仍高于西德地区。在东德地区,男女之间的薪酬差距为8%,而西德地区为23%。此外,东部地区每两个3岁以下的孩子中就有一个是在日托机构而非家中看护,而西部地区每4个中才有一个。

  不过,在默克尔这位东德地区出生的政客的推动下,整个德国的日托机构正在不断增长。2014年3月,66.2万3岁以下的德国儿童在日托机构里得到看护。

  不过,公开承认沿袭东德传统在德国仍然是一种禁忌,例如德国足协对媒体表示,其青少年训练体系是受荷兰这样的小国启发。再如,2002年,德国实施押瓶金(玻璃酒瓶)制度以鼓励循环利用时,表示这源自北欧国家。事实上,东德早在上世纪60年代起就建立了一套精密的垃圾回收体系。

  更显讽刺意味的是,本世纪初,德国在经合组织的学校排名中成绩不佳,社会上对改革教育体系的呼声很高。德国派了一个代表团去芬兰,考察后者的学校缘何名列前茅。芬兰人告诉他们:芬兰的教育制度是受了东德的启发。

  重拾东德医疗模式

  连德国现在的医疗制度也有东德的影响。在原东德,综合医院提供了很大一部分医保服务。综合医院是政府出资设立的门诊医院,在那儿,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一起工作。而西德的医疗体系以私立医院为主,医生各自营业。

  两德统一后,综合医院被废止,东德的医生们成了自由职业者。然而到了2003年,德国改革医疗体系,恢复综合医院,这次它们的名称叫“医疗供应中心”(MVZ)。事实证明,这种“老式”医院有其前途。例如在人口密度较低的地区,MVZ由于拥有全科医生、放射科医生、妇科医生、肿瘤科医生和眼科医生,因此对当地人来说显得特别方便。

  东部的布兰登堡州医生协会主席汉斯-尤阿希姆·赫尔明(Hans-JoachimHelming)表示:“可以看到,东德的医疗模式有一些结构性的优点。如果全科医生遇到什么问题,他们可以穿过走廊去问专科医生。完全靠自己解决问题是行不通的,以团队形式工作很有效。”

  数据说明了东德医疗模式的优点:德国现在的2000多家综合医院中,大部分位于西德地区,其中393家位于西部的巴伐利亚州。

http://finance.jrj.com.cn/2014/11/05032618297391.s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