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情报门”搅动德国政坛(国际视点)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更新时间:2015-05-07 16:10:00

本报驻德国记者 管克江

2015年05月06日04: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德国联邦情报局涉嫌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欧洲企业和政要,其中包括欧洲宇航防务集团、欧洲直升机公司和法国官方部门等。图为德国情报机构总部。
人民视觉
 

  情报局长百般辩解、内政部长左支右绌、政府总理公开“辟谣”——连日来,德国联邦情报局协助美国国家安全局实施窃听的丑闻持续发酵,成为媒体和在野党口诛笔伐的对象,执政党联盟内部也裂痕扩大。德国联邦议院情报委员会将于5月6日就此举行听证会。“明镜在线”宣称,这桩“情报门”丑闻将成为德国总理默克尔执政的一个转折点,甚至可能动摇其权力基础。

  窃听4万欧洲目标,时间长达10多年

  据德国《南德意志报》《图片报》《明镜》周刊等媒体报道,自2002年同美国国家安全局开展反恐情报合作以来,德国联邦情报局帮助对方监听欧盟机构、欧洲国家政府和外交官以及欧洲一些企业,涉及对象多达4万个。在明知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窃听要求非法的情况下,德国联邦情报局还长期隐瞒信息,并删除了其中1.2万个监听搜索关键词。

  美德情报机构共建的窃听基地位处巴伐利亚南部小镇巴德艾布灵。一个个高尔夫球形状的整流罩,负责大规模监听各种卫星通信数据。距离这个基地不远,美方建了一栋没有窗户的黑屋子,德国情报机构监听到的数据通过光缆从这里联通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数据网。每天德国联邦情报局都从美国国家安全局下载“选择器”(即搜索关键词)清单,根据这个名单监听特定对象,然后将监听数据传送给美国国家安全局。至2015年,共有460万个搜索对象出现在清单上。其中不仅有所谓的恐怖嫌疑分子,也包括空中客车集团、法国总统、欧盟总部以及德国驻外大使等。窃听内容包括电话、电子邮件和短信。

  德国宪法禁止联邦情报局对本国公民和企业实施窃听。因此,德国联邦情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2002年的合作备忘录上,明确注明双方公民和机构不在监听之列。除非涉及重大犯罪,凡是以国家代码“+49”开头的电话号码和“.de”结尾的互联网地址都被过滤掉。监听也不针对参加“五眼联盟”国家的公民,不得用于欧洲工业间谍目的。

  美国国家安全局显然没把备忘录当回事。早在2005年,德国政府就知道美国利用巴德艾布灵基地窃听欧洲宇航防务集团(空中客车集团前身)及其下属的欧洲直升机公司。2006年1月,这个情况被报告给联邦情报局总部,但联邦情报局没有采取措施。

  2013年斯诺登事件曝光后,德国联邦情报局对美方提供的选择器清单进行了审查。一名分析师发现,关键词中不乏德国政府官员、驻外大使和外交官。用“gov”缩写进行搜索发现共有1.2万个“选择器”,其中包括欧盟总部、欧洲国家政府和法国高级外交官等。

  检察机关展开调查,或引发政治地震

  丑闻曝光后,德国政府官员先是矢口否认,再是拿国家利益当挡箭牌。德国联邦内政部长德梅齐埃在2005—2009年担任总理府部长,主管联邦情报局。他对媒体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没有发现美国国家安全局或其它美国情报机构有从事工业间谍的证据。事实上,美国国家安全局不仅窃听了欧洲企业,而且是通过德国联邦情报局的协助才实现。德国绿党议员康斯坦丁·诺茨说,默克尔需要选择的是解释清楚还是掩盖真相。左翼党领导人伦纳要求德梅齐埃辞职。她表示如果政府不能彻底查清事件,她将提起法律诉讼。6日,联邦议院情报委员会将首次举行听证会。

  美国驻德国大使埃默森在接受采访时将窃听丑闻归咎于“文化冲突”。他说,美国人认为,假如有人阅读自己的信件或是电子邮件内容,或者是窃听自己的电话,才是侵犯隐私,而德国人却在“有人开始搜集通信数据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隐私已经遭到了侵犯。

  默克尔4日就窃听丑闻首次公开发表声明,宣称联邦情报局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德国公民的安全。在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的背景下履行这一职责,德国需要同其它情报机构合作,最重要的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她表示,她愿意为联邦议院开展的调查提供协助。

  德国联邦检察院一名发言人3日表示,联邦检察院已经启动相关先期调查,以确认是否存在工业间谍或叛国罪的嫌疑。空中客车集团已就此事提出针对未知身份者的刑事指控,并要求联邦政府给出解释。

  政府被质疑不作为,执政联盟现裂痕

  《图片报》还报道,2011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柏林的负责人对德国总理府官员称,政府内部有一位高级职员可能是间谍。结果这名职员被调职。此后,美国情报机构还多次帮德国政府“清理门户”。《图片报》质问道,这些事情足以让总理府反省:美国国家安全局是否对德国政府机构开展了大规模窃听?还是只针对某些总理府官员?事后看来,美国情报机构连默克尔的手机都窃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默克尔需要到联邦议院的委员会上说明情况,为什么总理府没有早点警觉。《明镜》周刊则透露,斯诺登提供的资料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还向德国联邦情报局提供了监听西门子、梅赛德斯—奔驰、DHL、德意志银行等一系列德国企业的名单。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企业是否遭到了窃听。

  联合执政的社民党党魁、副总理加布里尔表示,这次曝光的窃听丑闻不是那些常规的、半年一次的丑闻,可能引发重大政治地震。他说,他曾两次在不同场合向默克尔询问过窃听事件,默克尔两次向他保证,不存在大规模工业间谍行为。加布里尔要求政府向联邦议院提交涉嫌违法的选择器清单。联邦议院美国国家安全局事件调查委员会成员、社民党议员弗利泽克发出最后通牒说,交出清单的期限为5月7日,否则将提出法律诉讼。《明镜》周刊的一篇文章认为,社民党方面的表态迅速而尖锐,将成为窃听丑闻的受益者。

  (本报柏林5月5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5年05月06日 21 版)

http://world.people.com.cn/n/2015/0506/c1002-26953810.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