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被误读的法国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5-03-31 16:16:00

   2015年03月31日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西蒙•库柏 
 
    对法国的恐怖袭击令人震惊。随之而来的一波外国人对法国不着边际的评论却并非如此。相对于其他国家,法国的国际形象更为扭曲。

    变态的是,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外国人往往觉得自己了解法国。毕竟,法国是世界上游客到访最多的国家。它过去常把自己“文明”强加到其他民族。它在全球意识中仍占有重要一席。它拒绝很多国际上通行的治国套路。许多外国人能说一点儿法语。所以,他们忍不住觉得自己了解法国,但不与其苟同。于是就出现了法国人所称的“敲打法国”现象(其实法国人自己也擅长此道)。住在巴黎的我,收集了一些有关法国的误解。以下列出其中一些:

    “法国正在倒退至反犹太主义。”许多法国犹太人有理由害怕。本月发生在巴黎一家犹太超市的4人被杀事件只是最新一起反犹太袭击。但这是一小撮圣战分子的反犹太主义,他们在法国的穆斯林中只占极少数。与此同时,主流反犹太主义看起来空前虚弱:在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去年调查的法国人中,89%表达了对犹太人的积极态度。今天的法国既不是维希政权(Vichy),也并非“欧拉伯”(Eurabia)。

    “法国是一个博物馆,被钉在过去。”与此相反,在恐怖分子发动袭击前,法国正处在一个很有创造力的时期。受够了经济停滞的法国人,正在从国外借鉴经验。

    法国经济学家罗宾•里瓦东(Robin Rivaton)认为,法国人已经开始“对世界开放”。拉夫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的海伦•德雷克(Helen Drake)指出,法国政府为了设定2025年国家目标而委托制定的皮萨尼-费里(Pisani-Ferry)报告,念念不忘地将法国与其他国家进行基准对比。报告列出的各项抱负——例如,法国要拥有10所“世界级的综合大学”——反映了一种国民信仰,即法国应该永远是第一,永远站在最前沿。

    国际上的思维正在改变法国:法国高科技初创企业膜拜硅谷;餐厅厨师从英语文化圈(Anglosphere)的工作经验带回了创意;而且,在法国学校研究如何模仿芬兰时,该国开展了一场关于取消残酷评分制度的辩论。或者,读一下法国小说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Patrick Modiano)接受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时的演讲稿:那是一篇对外国榜样——从奥斯普•曼德尔斯塔姆(Osip Mandelstam)到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的颂词。

    法国是一个博物馆吗?经济学家让•梯若尔(Jean Tirole)刚刚也获得了诺贝尔奖;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正在改变全球经济辩论;1月11日,数百万人为捍卫言论自由而游行。

    “法国人拒绝改变,因为他们想保住自己的特权。”没错,每当政府(无论由谁主政)胆怯地提议一项改革,总会有一些群体强烈抗议:农民、公证员、飞行员以及工会等等。但这些都是小范围的享受特殊待遇的利益集团。只有8%的法国工人加入了工会——比例小于美国。越来越多的法国人签订临时合同,成为享受不到特权的局外人。他们中大多数人希望改变。

    “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是一个极端的社会主义者。”他是一个糟糕的经理、沟通者及政治人物,但他不是列宁。相反,像他的前任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以及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一样,奥朗德几乎毫无作为。他唯一的激进姿态——针对100万欧元以上的收入征收75%的所得税——最近也被悄悄放弃。当下的国家团结局面也许能让他推动实实在在的改变。

    “法国人不信任富人。”当我把这一说法抛给作家克里斯托弗•德卢瓦尔(Christophe Deloire)时,他反驳说:“他们也不信任穷人。”他指出,法国是一个低信任度的社会。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不可信任的。

    “法国人的词汇表里没有‘创业家’这个词。”这句话往往被认为是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所说的。事实上,调查显示,法国人普遍敬佩创业家。去年11月,89%的人告诉民调机构Ipsos Steria,他们对企业持积极态度。近年来,法国创业家的数量也大幅增加。

    英国百货公司John Lewis董事总经理安迪•斯特里特(Andy Street)去年说:“法国‘完蛋了’。”没错,法国增长缓慢,债务高企,失业率居高不下。但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是如此。但法国还有一流的医疗保健、相对较高的出生率、高度的社会平等,而且没有失控的金融部门。而且,正如经济学家里瓦东所说,法国自15世纪起就一直拥有一个平衡的经济。

    “婚外情是法国的全民消遣活动。”这个古老的成见由于奥朗德的辛劳私生活而得到强化。然而,通奸几乎是法国总统的宪法义务。美国总统被期望成为一名将军兼牧师,而法国总统则是一位中世纪的国王。

    相比之下,在调查中,受访的普通已婚法国人发生通奸行为的比例,一直都与美国人及其他西方人相仿。例如,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 200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只有不到3%的受访者承认过去一年里在配偶之外有一个性伴侣。

    “法国有741个(或251个,或者其它某个精确得惊人的数字)国家管不了的‘禁入区’。”这种在保守媒体长期流行的说法认为,这些区域由伊斯兰教法警察统治,他们到处抓捕不戴面纱的妇女。事实上,福克斯新闻(Fox News)本周终于承认,法国“禁入区”的实际数量为零。外国评论者可能将它们与法国的“城市敏感地区”(zones urbaines sensibles)——实际上是“城市重建区”(urban renewal zones)——混淆了。

    大部分诚实的外国人承认自己不了解中国。他们不妨试着对法国也谦卑一些。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1316?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