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黑夜站立+占领华尔街 欧美国家到了反思其政体的时候了
作者:赵永升 | 文章来源:新华社瞭望智库 | 更新时间:2016-05-05 16:13:00

    凭籍在西欧旅居十余年的感受,笔者认为,一开始大家并未太在意的“黑夜站立”运动,虽然已在法国六十多个城镇“安营扎寨”,但要单靠这么一个运动再造欧洲社会显然是不现实的,根源就在于在法国社会乃至整个西欧社会的政治体制中,内生的“分权制度”导致难以克服的“制度两难”。

法国的哲学家与思想家孟德斯鸠提出了行政权、立法权与司法权“三权分立”的主张,这在当时尚处于从落后的“后封建制度”向“前工业制度”过渡的西欧社会而言,无疑是颇具创造性与先见性的。但是,对其优点众人了解得较多,弊端却常为人所忽略。

行政权、立法权与司法权的划分,能够有效地限制曾经在西欧社会起着主宰地位的“王权”,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一个国家集权与独裁的出现,但随着欧美国家经济与生产的大幅提高、欧美社会的日益成熟,这种分权制同时也表现出其“无效性”。

法国政体在分权制度所引起的“无效性”上尤为突出,一个极小的事情通常需要冗长的讨论。结果经常是一个提案经历了无数次修正之后,最终就算通过并实施了,但与提案者的初衷其实已大相径庭,有的到了面目全非的地步,更多的提案后来都是不了了之。这兴许要看某个社会在某个发展阶段的选择需求。

纵观历史,欧美社会的分权制度通常是在经济增长与繁荣的时代运行良好,而一旦经济进入周期性危机或社会遭遇重大冲击之际,“三权分立”经常成为“有效性”的一种桎梏。

今日的法国已走得太远,现实中的法国政体已远远不止孟德斯鸠当年设想的“三权分立”,而是“五权分立”——除了行政权、立法权与司法权,笔者在此将法国的工会称为法国的“第四权力”,将法国的媒体称为法国的“第五权力”。

MAIN201604281934000342706466718.jpg

(图:巴黎,抗议者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就“第四权力”而言,法国工会是世界上出了名的力量强大。法国工会在历史上,着实为了争取工人的福利立了汗马功劳,若要说法国社会的福利如何上乘,点点滴滴均是法国工人在工会的带领下“斗争”来的。

但随着生产方式的演变以及高新科技的应用,尤其是由此而带来在生产流程中“资本”与“劳动”所占比例,以及各自相应的“资本回报”与“劳动报酬”之比日渐失衡,法国工会的领导层并没有正视这种潮流,更没有思考如何对工会自身加以革新,来应对“全球化”正给法国社会带来的严重挑战,而是依旧采取传统的“工人阶级”斗争方式。笔者先后在法国的私有部门与公有部门就过职,对此有一定的了解与切身的体会。

今年3月上旬,法国政府推出劳动法修改草案,旨在通过增加工作时长、赋予雇主更多用工自主权等措施刺激经济增长,笔者曾仔细比对过法国劳动部长提案的具体条款,这些改革措施如果能够得以通过,必定会给法国的经济带来相当大的起色,最终也能解决迄今困扰法国社会的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难题。该草案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会损害劳动者利益,准确地说是短期利益,由此引发法国民众的不满,这自然是很容易理解的。

但作为法国“工人阶级”代表的工会,未能从法国整体经济的发展与整个社会的长期前途出发,只知道一味地迎合或多或少短视的劳动者,不能不说是法国政体的一个悲哀所在。这里不能排除法国工会自身夹带“私货”的现象存在。

除了“第四权力”,法国还有媒体这个“第五权力”。媒体当然具有监督功能,但欧美国家的媒体由于绝大部分都是私有机构,盈利是其首要关注点,因而法国诸多媒体会逐步走向政府或现行政策的对立面,以期获得更多的浏览量与发行量。

之前针对难民危机的报道,已经足以体现出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媒体的这个特点,此番的“黑夜站立”运动也不例外。没有几家媒体会认真地研读法国劳动部长的真正主张,以及由此会给法国社会带来的诸多益处。一个“媒体化”的社会,正将原本颇具活力的法国社会和西欧社会推向“碎片化”与“热点化”,仅仅为了吸引“眼球”。

我们完全可以将法国的“黑夜站立”运动,比成当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两者都凸显美国社会与法国社会的民众,对两国现行制度与现状的强烈不满——美国人将金融危机归咎于华尔街,因而想到“占领华尔街”;法国人则是因为面对已经是10%这般居高不下的失业率,还要进一步面临更大的被解雇风险,所以也“黑夜站立”。

当然这两个运动也有不同之处,如果说美国人只是把矛头对准华尔街的话,那么法国人实际上是不愿意再“坐着”,而要“站立”起来与整个体制抗争。

法国的“黑夜站立”运动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这两个可以比肩的大规模社会运动,突显的是欧美社会中的制度顽疾。“黑夜站立”运动下一步究竟何去何从,完全取决于法国政府采取如何应对之策。

如果只是简单修改已经抛出的提案条款,兴许可以解决一时之急,但并没有从根子上解决在法国社会深层次存在的“制度两难”,而如果这种“两难”不加以根除的话,此类运动也将再次重复,并会愈演愈烈,也不能排除这类运动跨出国界、进一步变异成欧美国家整体危机的可能。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旅法华人经济(金融)学家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