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接受上海《IT时报》采访 法国电信(Orange)改革步履艰难
作者:赵永升 | 文章来源:上海《IT时报》采访原 2016年05月06日稿 | 更新时间:2016-05-23 14:45:00

20160506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巴黎索邦大学经济学(金融学)教授赵永升,在世界电信日即将来临之际,接受了上海《IT时报》许恋恋记者的笔头采访。

赵永升教授就原法国电信(现Orange电信)的所有制与垄断难题、市场竞争与运营模式难题、劳动力难题、品牌难题,2013年至今Orange所做努力去改变这些难题,目前Orange在法国国内的情况、所处位置,法国两大电信业巨头橙色Orange)和布依格(Bouygues)酝酿联手谈判的失败,Orange在新兴领域如云计算、物联网、移动医疗、移动支付等的举措,无论法国的Orange还是国内运营商都面临了新兴互联网公司的冲击,Orange在全球市场的扩张等,回答了记者的7个提问。

同时,赵永升教授还以“垄断是煮青蛙的温水”为题,为国内的电信运营商献上寄语。

 

记者:

我是上海《IT时报》记者许恋恋,世界电信日即将来临,《IT时报》计划推出全球运营商巡礼专题,希望能够分析运营商的转型经历和思路,为国内运营商提供借鉴。

此前曾经看到您的文章《法国Orange折射电信改革四重难题》,见解独到且深入,所以冒昧打扰,希望您接受《IT时报》的采访。本次的采访会以专题的形式见报,版面大小为一个整版。

以下是我的问题,您可随时跟我联系。期待您的回复。 

IT时报》记者 许恋恋 

 

1、 记者问:法国电信的所有制与垄断难题、市场竞争与运营模式难题、劳动力难题、品牌难题,这是您去年文章中提到的Orange转型难题,能否结合Orange的最近的动作解释一下,这些难题是否依然是如今的Orange转型中所面临的?比如第三个劳动力问题,前几年员工自杀的新闻很多,但最近几年鲜有耳闻,为什么?

赵永升:

恋恋记者好!您所言极是。去年我写《法国Orange折射电信改革四重难题》这篇文章的时候,法国电信就是后来的法国“橙色电信”(Orange),确实存在不少的问题。我将其归纳为这四重难题:法国电信的所有制与垄断难题、市场竞争与运营模式难题、劳动力难题、品牌难题。

其实,也就过一年时间,我在当时文中所述的这些难题,迄今也没有太多的改观。这不但是法国电信(本文下文称之为“橙色电信”)在当前、也是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所面临的难题。

当然,橙色电信在具体举措上还是有些许进步的。比如您提到的第三个劳动力问题,前几年员工自杀的新闻很多,但最近几年鲜有耳闻。这里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员工自杀事件在曝光之后,当时引起法国社会乃至国际社会对橙色电信的谴责,法国媒体更是对橙色电信的高管层“穷追猛打”,进一步导引法国社会对如何管理国有企业这一课题进行了反思……这一切最终促成了法国橙色电信在员工的“减负”上下了功夫,同时在管理上也更趋于人性化。

 

2、 记者问:2013年至今,Orange做了哪些努力去改变这些难题?

赵永升:

在您提的第一个问题中涉及的员工自杀事件,刚才说到橙色电信的应对之策,也是该公司为改变这些难题的努力之一。我们可以将其归到橙色电信在企业内部管理层面上所做的努力。

至于其它举措,由于各个问题之间有些许的重叠之处,我在回答您下文所提的问题中陆续加以答复,因而在此不再赘述。

 

3、 记者问:您此前提到,在2012年年初,主打低价策略的 Iliad 凭借 Free品牌进入市场后,在法国的移动市场上掀起了血拼价格之战。与其它两大移动运营商 SFR 和布依格(Bouygues)电信一样,法国电信最终也迫不得已下调资费标准,并宣布大幅裁员或推迟招聘计划。由 Free电信引起的鲶鱼效应,敦促法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加大改革步伐,进而加速法国电信业的市场化进程。能否请您分析一下目前Orange在法国国内的情况,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赵永升:

是,Free当时的举措确实如同“鲶鱼”一般,在法国的电信行业引发了“鲶鱼效应”。您知道,法国是一个相当传统的国家。传统有其优,也有其劣;而法国电信行业的状况所反映的,恰是法国的这种传统的特性。

至于您问到的橙色电信在法国国内的情况,即处在什么样位置的问题,其实回答是很简单的,那就是橙色电信在法国依旧是排行老大。根据ARCEP以及其它机构去年公布的数据,总体而言,橙色电信不论是在手机用户,还是在固定网络用户方面都是法国最大的运营商;排行老二的是SFR,而布依格电信(Bouygues Telecom)仅在手机用户方面比Free略高一个百分点。

在去年写的《法国Orange折射电信改革四重难题》一文中,兴许我归纳了这“四重难题”,由于不单是一重、二重、三重,而且是四重,给人的印象似乎是法国橙色电信已经举步维艰了。其实,我当时只是将笔墨重在对橙色电信的“四重难题”的剖析上而已。时隔一年,尽管“四重难题”依旧存在,但不可否认的是,橙色电信在法国“龙头老大”的地位姑且还是难以被撼动。

 

4、 记者问:前不久,法国两大电信业巨头橙色(Orange)和布依格(Bouygues)酝酿联手的谈判结果尘埃落定,双方对外宣布了为时三个月的磋商失败的消息。您认为是什么导致了这次联姻的失败?

 

赵永升:

是,橙色电信与布依格电信之间的这番联手尝试,从“秘密启动”没多久后就受到了媒体界与电信界的广泛关注,期间更有是是而非的“小道消息”,直至前不久的所谓“尘埃落定”,磋商失败。

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次“联姻”的失败呢?其实,要是长期关注法国电信行业的人,应该早就能看出些端倪来。首先是参与方貌似只有两方,橙色电信和布依格电信,但实际上牵扯到的远不止两方——不但要涉及法国的另外两家电信运营商SFRFree,同时还有法国国家即法国中央政府。这样一来,就演变成了“五方会谈”,谈成的难度可想而知。

而参与会谈的各方皆“各怀鬼胎”,都有各自的利益出发点,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更有法国国家作为一方也不例外。由于法国政府持有橙色电信公司23%的股权,自然在此次并购磋商中也拥有相当的发言权。用法国政府官方发布的原话,大意是“为了实现这次并购,运营商必须得到反垄断委员会的批准,既不能导致价格的上涨,也不能影响到市场的平衡”。这般,多方的多轮会谈中自然就出现了不少的分歧点,例如布依格电信将持有新公司股票的比例究竟是15%还是12%之争,只是多方矛盾的冰山一角而已。

概括而言,我认为法国电信业在市场与政府之间的摇摆不定——即究竟是更多地借鉴美国的“市场主导模型”,还是借鉴中国的“政府主导模型”,恐怕是此番“联姻”失败的深层宏观原因所在。

 

5、 记者问:近几年来,Orange在新兴领域如云计算、物联网、移动医疗、移动支付等都有不少动作,您怎么看Orange在这些领域的行动?是否是运营商转型的一部分?

赵永升:

许记者,其实刚才您在第二个问题中问到“2013年至今,Orange做了哪些努力去改变这些难题?”,您列举的这些也是橙色电信的诸多举措之一。

关于如何看待橙色电信在这些领域的行动,一方面面对如云计算、物联网、移动医疗、移动支付等的新兴领域,我认为这个实际上反映出法国传统的电信行业当今所面临一定程度的“危机感”,乃至相当程度的“恐惧感”;另一方面在竞争愈加激烈的电信市场,这也凸显法国电信业“求新求变”的心理。如果说前者是负面的话,那么后者则是正面的了。

其实,电信业在当年新兴之时,也是作为那个时代的新兴领域而被其它行业所羡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科技的快速发展与更新,传统的电信业受到的冲击越来越强烈。而这种冲击又是多重的,有来自您提到的新兴领域的,也有我在法国Orange折射电信改革四重难题》提到的Free。我多次把Free比喻成“鲶鱼”在法国电信行业引发了“鲶鱼效应”。实际上,Free所从事的算不得新的领域,无非是老的电信领域中出现了另一种运营模式而已。

至于橙色电信的不少动作是否也是运营商转型的一部分,这里要看最终橙色电信高层管理者对该集团公司的未来战略如何规划了。倘若出于求新求变,自然是好的事情,但要谨防经营上精力过于分散而导致同时“追赶多匹马”的现象。倘若要出于专业上的精进,其实即使不进军所谓的新兴领域也照样有诸多的改革举措可以实施。

总之,暂时来看,要对橙色电信在新兴领域是否是运营商转型的一部分做出结论,尚且为时过早。

 

6、 记者问:不管是法国的 Orange 还是国内运营商,都面临了新兴互联网公司的冲击,您认为运营商应该在竞争中有什么优势,又有什么劣势?

赵永升:

是,许记者,您的问题问到点子上了。诚然,不管是法国的橙色电信,还是国内的运营商,都面临了新兴互联网公司的冲击。我们也可以从多个视角来看这个现象,可以从技术要素角度,可以从运营模式角度等。但简而言之,互联网公司之所以对传统的电信运营商造成这么大的冲击,根本的原因在于费率,即成本与价格的问题。

无论是在市场化程度较高抑的或较低的经济体,传统的电信运营商由于历史的原因通常“霸占着”电信市场,单哪怕美国那么便宜的通讯取费标准,也难以招架互联网近乎免费的通讯标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传统的电信公司就不成了,它们还是有其自身的优势,例如刚提到的“霸占着”电信市场就意味着极高的市场占有率。另外,传统的电信公司通常拥有较为完善的电信基础设施与设备,在这一点上互联网公司是缺少的。

我认为未来传统的电信公司与新兴的互联网公司,这两者之间最终究竟会“鹿死谁手”,完全要取决于哪一方能更快地将对方的优势学习到。这两者将在未来多年相互“渗透”。例如,如果传统的电信公司能够更快将互联网公司的成本优势与运作模式优势学到手,“老树发新芽”,未必会比“嫩树”差。

 

7、 记者问:您怎么看到 Orange 在全球市场的扩张?

赵永升:

您这个问题提得很好,许记者。您要不提,我还会补充呢。刚才我们已经聊到了传统的电信业所面临的困境——一方面有“恐惧感”,另一方面又想“求新求变”。而您问的“在全球市场的扩张”,也恰好反映出法国橙色电信这两种矛盾的复杂心理交织。

但是,我个人并不看好法国橙色电信的“在全球市场的扩张”,或我们常说的“国际化”。这不是给橙色电信泼冷水啊。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基于这么一个基本的事实,即电信市场就目前各个国家的状况来看,尚且属于地域性极强、国家强力监管的市场。换句通俗一点的话说,就是一个国家不会随意开放电信市场,即使有所开放,也会对要进入的国外电信运营商严加监管。

当然,我认为法国还是有法国的优势,这个优势在于法国在世界上曾经拥有相当大的殖民地,而这些曾经的“被殖民地”大部分迄今还与法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而从实际数据来看,法国电信业在例如法语国家和地区的发展,也确实要比在其它地区好许多。

当然,现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也正好是中国电信运营商利润点的重要来源地。看来,中法双方电信业将在这些地方展开角力。

 

8、 记者问:尊敬的赵老师,采访回复已经收到,不知道能否请您为国内运营商写一段200字左右的寄语,到时候作为采访嘉宾,附上您的照片一起刊登在寄语一版。

赵永升:

(赵永升教授,摄影于法国巴黎索邦大学经济学院对面的咖啡馆)

 

谢谢许恋恋的补充问题。200来字的寄语,我想就对国内的电信运营商说一点吧,那就是“垄断是煮青蛙的温水”。

 

寄语国内电信运营商:垄断是煮青蛙的温水

 

诚然,中国政府这些年已经做了相当大的努力,仅从一家到两家再到三家运营商……,就足以体现中国高层监管者的良苦用心。然而,基于历史形成的体制与现状固守的模式,中国与欧美发达经济体之间在电信运营领域的差异,在于中国整体上尚处于市场垄断与政府保护之下。

在享受近乎垄断所带来的颇丰利润之时,中国运营商也正成为被垄断这锅“温水”所煮的“青蛙”。因而,面对新兴领域尤其是基于价位与技术优势的互联网的冲击,中国运营商无论在运营模式、取费标准、服务质量,还是在创新与增值方面,均被诸多的新兴挑战者“攻城略地”也就不足为奇了。最终若要摆脱“四面楚歌”的局面,究其根,中国运营商与垄断“断奶”是难以逾越的第一步。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旅法华人经济(金融)学家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