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影响西方国家政治走向的重要变数(人民观察)
作者:林德山 |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12月18日05版) | 更新时间:2016-12-21 12:08:00

民粹主义的蔓延已成为当今资本主义世界突出的社会政治问题,是影响西方国家政治走向的重要变数。资本主义世界的民粹主义力量构成复杂、思想特征和政治主张差异大,其政治作用和发展空间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大大增加了治理的难度。

当今资本主义世界的三大民粹主义政治力量

一般而言,民粹主义是指通过诉诸“人民”的方式,挑战既有权力体制或当权派的行为,即反精英和反建制行为。对民粹主义的认定通常基于主流政治话语,带有明显的时代性。从这个角度看,当今资本主义世界主要有三种代表性的民粹主义政治力量。

欧洲新右翼民粹主义。进入新世纪,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的政治影响日渐增大。欧洲的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除了以法国国民阵线为代表、具有反移民和反欧盟倾向的新极右政党,还有以反权贵阶级为旗帜、在种族和移民问题上态度相对温和的意大利力量党(自由人民党),以及一些具有地方民族主义色彩的政党。这些政党在反精英、反移民、反欧盟和福利沙文主义方面具有共性,但与具有强烈反民主和极端种族主义特征的旧的极右政党,如一些新法西斯政党并不完全相同。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反自由主义民主,但不反民主本身;反移民、反欧盟,但不一定主张搞种族主义。它们普遍强调建构更为严格的法律和社会秩序,这与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更为接近。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利用人们对经济全球化以及欧盟发展进程中一系列不安定因素的反感,赢得了很多普通民众的支持,并接连在本国和欧盟选举中取得突破。目前,新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已成为主流政党以外影响欧洲政治走向的重要政治变数之一。

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美国是一个具有民粹主义传统的国家。19世纪末的美国人民党,往往被学界视为西方国家最早的民粹主义政党。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后,美国的民粹主义趋向于表达对变动社会的不安和对传统价值的回归,因而在保守主义阵营特别是在中下层白人群体中有较为广泛的社会基础。作为独立党候选人参加1992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佩罗,其竞选主张就主要体现这一社会群体的价值取向。进入新世纪尤其是奥巴马赢得2008年大选之后,民众对既有政治、政策框架的不满转化为一场新的民粹主义运动,即茶叶党运动。这一运动除了组织对奥巴马一些改革举措的抗议活动,另一个重要政治努力是在一系列竞选中帮助那些非体制内的候选人。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将这种民粹主义情绪推向新的高峰,并直接影响了大选结果。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对保守主义政治方向的影响日趋突出,但它是不定型的。除了卓有成效地攻击精英垄断的政治秩序,民粹主义者本身并没有清晰稳定的政治主张。从佩罗到茶叶党运动,美国右翼民粹主义真正得到普遍认可的只有一种最低限度的宪制主义,即要求压缩联邦政府和减少干预。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更诉诸本土主义,他关于移民、贸易自由化等问题的言论和主张,都具有强烈的本土主义色彩。

欧洲、美国和拉丁美洲的新左翼民粹主义。民粹主义的发展并不局限于右翼。进入21世纪以来,欧洲、美国和拉丁美洲的左翼民粹主义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近年来,在反紧缩和反欧盟运动中,欧洲一些挑战既有权力秩序的新型左翼组织应运而生,如由抗议运动发展而来的西班牙的“我们能”,由网络社会运动发展而来的意大利的五星运动,以及由不同激进左翼力量联合组织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等等。在美国,从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到2016年大选中民主党初选候选人桑德斯获得广泛支持来看,左翼民粹主义也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不过,当今国际社会左翼民粹主义最典型的代表当属拉美的一些激进左翼,它们改变了这些国家的既有政治秩序和权力结构。传统左翼民粹主义的共同特征是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但一些新左翼民粹主义者则致力于追求社会平等和政治参与。即使是在反资本主义的问题上,不同地区的左翼民粹主义也带有本土的政治文化特征。比如,欧洲的民粹社会主义者往往要考虑自己与传统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区别,其政治兴趣集中于反主流政党的新自由主义政治议程以及欧盟问题;在美国,桑德斯虽然被称为社会主义者,但其政治主张是回归民主党传统的新自由主义;在拉美,激进左翼的政治诉求主要表现为激进的社会改革和激烈的反美。

当今资本主义世界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和政治空间

民粹主义是由不满驱动的。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所导致的竞争加剧和社会分化,以及伴随现代社会变化的文化价值观念冲突,都引起人们对社会变化趋向的不安和对过去时代的怀念。同时,主流政党应对变化的政治和政策选择也让普通民众倍感失落。面对社会环境的变化,欧美国家的主流政党都做过相应的政治调整。但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主张主导了这一进程,它表现为不断加深的市场化、对传统社会福利体制的挤压以及在政治上对资本的妥协。而所有这些,不但没有弥合反而扩大了社会的分化。尤其是2008年后,美国的民主党和欧洲的社会民主党等主流政党应对危机的政策让大多数民众认为自己已被主流政党的精英们所抛弃。这种不满情绪的积累与爆发,为资本主义世界民粹主义提供了社会基础和政治空间。

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思想和政治方式吸引着资本主义世界的失落民众。当代民粹主义的思想核心是一种二元世界观,它把社会区分为两个对立的群体,即纯洁的人民与腐败的精英,认为政治应是人民普遍意愿的表达,而腐败的精英却垄断政治并导致危机。这种简单化的二元世界观,满足了那些对精英统治不满的普通人的心理需求。民粹主义运动的领导人也善于利用其思想的模糊性来迎合这些人的需求。但作为其思想核心的“人民”“普通人”“本土民族”等概念,含义并不十分清晰。作为一种“弱意识形态”,民粹主义缺乏成体系的、稳定的思想。正是由于这一特征,它既能为不同领域的人们所利用,也能吸引不同领域的人们。民粹主义运动的领导人善于利用煽动性的宣传、简单化甚至极端的话语,强化危机意识,激发人们对变革的期待;他们注意加强自身与支持者之间的直接沟通,增强了对官僚化精英政治不满者的政治参与感。

现代媒体尤其是新媒体为民粹主义运动提供了新的平台和发展空间。媒体的多样化尤其是新媒体的出现,不仅使民粹主义者能够突破主流政党对媒体的控制、增强民粹主义政治动员的效果,而且媒体本身已成为民粹主义者开展政治活动的有效平台。这具体表现在人们所称的“媒体民粹主义”中,即通过媒体直接同普通民众沟通或为民众表达诉求提供渠道。在当今信息社会,媒体参与政治事务的能力大大增强,现代媒体尤其是新媒体成为民粹主义发展的重要载体。

民粹主义思想和政治行动具有复杂的社会政治动机。对于民粹主义运动的支持者来说,其行为不乏良好的动机,包括对僵化制度的反抗和促进政治变革的想法。但作为一种思想和政治方式,民粹主义本身具有明显的缺陷,主要表现为观点与举措的模糊性、简单化、非理性。作为意识形态,民粹主义缺少思想上的精细性和一致性;作为其思想内核的一些关键性概念如“人民”等,往往是模糊的。民粹主义者用一种简单化的方式诠释世界,也诉诸简单化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比如,欧美的右翼民粹主义把当今资本主义世界复杂的社会问题归结为移民问题,并以简单的反移民和反欧盟作为解决之道。这凸显了民粹主义诉诸感情宣泄而非理性政治的特点。

总之,当今资本主义世界民粹主义的发展,既是民众对现实的不满情绪积累和爆发的一种政治反应,也显示了资本主义既有民主制度的危机。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进步的民粹主义运动也带有促进既有制度变革的积极意义。但作为一种思想和政治方式,民粹主义充斥着狭隘、简单化的诉求,尤其是右翼民粹主义的政治诉求本质上是与民主的多元主义原则背离的,带有逆历史潮流的倾向,因而它难以成为解决资本主义既有危机的现实之道。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人民日报》(2016年12月18日05版)

http://theory.people.com.cn/n1/2016/1218/c40531-28957785.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