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默克尔下台将导致欧洲解体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5-11-18 15:13:00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菲利普•斯蒂芬斯

  这事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恐慌。上周我与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所在的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的一些党员作了一番交谈。对局外人来说令人震惊的是,话题转向了德国总理是否撑得过难民危机。一些人认为她只有数周时间来扭转局面。且不谈她的威望直到最近还远远高于欧洲其他领导人。一夜之间,难以置信的事似乎变得合情合理——对于其党内某些人来说,甚至是很可能发生的事。

  其他人表示这波热度会消退,但是默克尔的脆弱地位反映了席卷整个欧洲的动荡,其起因是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以及非洲马格里布(Maghreb,马格里布是历史上对北非地区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的统称,大马格里布除上述三国外还包括毛里塔尼亚和利比亚——译者注)和萨赫勒(Sahel,非洲撒哈拉沙漠和苏丹草原地区之间一条横跨多个国家的地带——译者注)等国的难民潮。在东欧的前共产党统治国家,难民的涌入加强了族群民族主义者的气势,这些人本来就从未接受自由民主的观念。在西欧,难民潮助长了诸如法国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等本土主义者的人气。德国极右翼党派“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Pegida)如今竟然有演讲者在集会上哀叹集中营不复存在。如果英国的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输掉了让英国继续留在欧盟(EU)的公投,那将是因为人们对移民的情绪压倒了经济利益考量。

  默克尔很少被称为是具有坚定信念的政治人物。她在位之所以长久,在于她有本事把握德国国民情绪的自然平衡点;同时也应该说,在于她打发潜在竞争对手的冷酷无情。在描述其领导风格时最常用的几个形容词是谨慎、深思熟虑和重视共识——有时人们会带着相当受挫的语气这么形容她的风格。

  常被称为“妈妈”的默克尔,以向其国民保证她将使德国不受境外种种危机的影响而取得成功。人们不需要担心政策细节。德国人可以确信,默克尔将坚定而沉着地面对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同时,尽管她心系欧元的未来,但她也会谨慎守护德国的财政。10年来,德国人已经不加深究地信任于她。

  她在欧洲施展了同样的技巧。那些曾目睹她在欧盟领导人峰会上展露风采的人,惊叹于她以非正式方式凝聚共识的能力。与这位总理悄悄交谈,与那位总统在喝咖啡的功夫敲定一份协议,友好地拍一下正在寻找共同点的官员们的肩膀。默克尔总是在推进德国的利益,但她采用的是妥协(而非对抗)风格。

  这场难民危机却让世人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默克尔:一个随时准备表达自己的信念并据此采取行动的领导人,敢于跳出焦点小组和民意调查的舒适区。她决定欢迎数十万正在长途跋涉、穿过巴尔干地区的难民,此举背后的逻辑超出她的反对者愿意承认的程度。德国真的可以架起铁丝网并派驻军人来守卫它们吗?它可以租用列车把难民送回战火纷飞的中东吗?但是,默克尔的回应既是理性的,也确实带有感性成分。

  我的基民盟朋友们说,这话有一定道理。而且,没错,她对难民的欢迎最初抓住了举国上下的情绪。但是,庞大的数字——德国预计今年将有超过100万移民涌入——改变了局面。很多城镇和乡村都因移民涌入而不堪重负。同时,可能对这位总理构成致命打击的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她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对局面的掌控。

  政客们从不停止关注自己的支持率,基民盟的支持率已大幅下滑。目前没有明显可以取代默克尔的候选人,但是或许可以推出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作为权宜之计,直到选出一位候选人来迎战2017年的大选。朔伊布勒近来出奇地一言不发。

  在自私的算计背后是更深层次的恐惧。欧洲某些国家的中间党派已经输给了左翼和右翼的民粹政党,原因是选民担心他们无法再提供安全保障。在德国,尽管存在丑陋的小党Pegida,但迄今一直由中间党派控制着政坛。但现在,在一个被广泛视为文化身份认同的问题上,默克尔失去掌控了吗?

  我认为答案是没有,但是当政客开始惊慌时,一切皆有可能。当年,我曾近距离观察了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被其所属政党抛弃的经过(直到其下台前,她看起来一直是不可战胜的强势领导人)。撒切尔也曾赢得三次大选。尽管她在1990年时民意支持率极低,但在事发之前,其党内同事竟会如此凶狠地跳出来挑战她似乎是不可思议的。

  不过,默克尔的地位更加事关重大。随着欧洲的中间政党挣扎着应对民粹主义者的挑战,金融危机、欧元危机以及申根国开放边境安排的终结,使得欧洲走向解体。默克尔一直是保障确定性的主心骨——一位具有威信的领导人,确保欧洲一体化这场戏一直演下去。没有默克尔,欧洲分崩离析的可能性将成倍上升。

  朔伊布勒也支持欧洲一体化,在某些方面,他更加主张推进一体化。但是,默克尔一直是1989年后安排的监护人,这项安排奠定了德国的“欧洲性”根基。一旦默克尔下台,德国将倒向另一群人的阵营,这些人沉迷于更狭隘、更直接的利益盘算,放弃德国置身于欧洲核心的理想。那将成为终结的开始。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4626?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