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西班牙经济的浴火重生
作者:沈建光 |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 更新时间:2017-08-29 15:47:00

  沈建光:西班牙经济转好并非偶然,既有外部因素,也是由于切实推动劳动力市场、银行业、财政重塑等深层次改革。

  本文是作者西欧之行系列文章之五

  上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恐怖袭击令人震惊和痛惜,反映了“伊斯兰国”的遗害在欧洲挥之不去。多年前,笔者在欧洲生活工作之时,曾有多次机会到巴塞罗那度假及出差,与马德里商业中心略显严肃的印象大有不同,巴塞罗那的生活悠闲而又充满艺术气息,这种氛围让人增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

  恐怖袭击打破了平静,凸显了宗教种族冲突对欧洲的政治风险。但这实际上可能会增加西班牙人民的团结,降低以巴塞罗那为中心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出西班牙的可能性。

  除了恐怖袭击,最近西班牙经济还有大有令人惊喜之处。笔者此次欧洲之行,企业家与经济学家眼中经济增长最乐观的国家便是西班牙。这个曾经深陷债务危机,被欧盟紧急救助的国家,如今反而成为欧盟经济复苏的排头兵,去年经济增长高达3.3%,接近欧元区的一倍,且这种向好态势仍在持续。

  笔者此行主要在马德里,所到之处,建筑工地鳞次栉比,所拜访的企业家均信心满满,与之交流的西班牙经济学家也大多非常乐观。相比于法国陈旧的基础设施,马德里机场的崭新程度让笔者耳目一新,道路交通也远没有巴黎拥堵。而得益于近两年西班牙经济高速增长,越来越多的德国企业增加了来西班牙的投资。加之同期数据表现良好,西班牙失业率下行,消费、投资、净出口三驾马车向好,债务情况改善,笔者不得不感叹,西班牙已经历了浴火重生,重回了危机之前的繁荣时刻。

  浴火重生,重返繁荣时刻

  金融危机之前,西班牙经济曾一度繁荣,2000-2007年,西班牙平均经济增速为3.7%,高于欧元区2.2%的水平。但金融危机,特别是欧债危机的出现,使得西班牙经济遭遇重创。作为债务危机最严重的“欧猪”五国之一,西班牙经济大幅下滑,2012年欧债危机最严重时,西班牙GDP下降至-2.9%。

  与此同时,西班牙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在2012年曾高达10.5%,远超出当时欧元区平均3.6%的水平。失业率不断攀升,最高时接近27%,25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甚至高达56%;银行业濒临破产,不得不依靠欧盟救助才得以重组;投资者信心大受打击,避险情绪推动下,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最高时攀升至7.5%高位。

  但如今,情况明显反转,西班牙从五年前债务危机中“差等生”一跃成为带动欧盟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增长势头强劲。从增长来看,自2014年起,西班牙经济便开始缓慢复苏,当年GDP增速达到1.4%,成为由衰退到复苏的转折之年。其后两年,西班牙经济更是走上了繁荣之路,2015-206年GDP增速均高于3%以上。笔者此次欧洲之行接触到的企业家和经济学家均对西班牙抱乐观情绪,甚至有西班牙经济学家预测二季度回到4%的预期增长。

  与此同时,一直困扰西班牙的高失业率也在2013年见顶回落,如今已经降至18.75%,回到了2010年时水平。25岁以下青年人失业率也已下降至40%以下。如果考虑到西班牙劳动者保护制度对失业率的高估,即债务危机时刻,迫于严苛的劳动者保护,雇佣者更愿意用短期雇佣代替长期雇佣关系,这使得很多有短期工作的人并未统计在就业人数之内,推高了统计上的失业率数据。

  其中,服务业是新增就业的重要去向。西班牙服务业的复苏也是显而易见的。西班牙服务业PMI曾在欧债危机时最低下探至40%的衰退区间,如今已经恢复至57%的较高水平,并连续45个月处于扩张区间;与此同时,西班牙的企业活动和新订单亦呈现改善趋势,工业生产指数走出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12年欧债危机的两度负增长区间,如今已经呈现反弹态势;房价指数也在14年以来持续反弹,一季度房价同比增速达到5.3%;经济欣欣向荣也提升了投资者信心,如今西班牙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1.21%,远低于危机之前4%的水平。

  改革重塑经济增长动力

  如果将取得翻天覆地变化的西班牙作为研究范本,此次欧洲之行思考比较多的是,究竟是何原因支持西班牙经济在五年内出现反转?笔者曾在2012年欧债危机严重时发表过不少专栏文章,提出欧元区走出债务危机的几大重要步骤,即一是欧央行发挥更大的作用,以稳定市场信心;二是化解危机需要权衡术,应避免过于苛刻和过度紧缩对经济与政治的冲击;三是切实落实改革,重塑经济增长动力。如今从西班牙重回繁荣的案例来看,恰好落实了笔者的上述判断。

  具体来看,第一,欧央行及时出手平息金融动荡。西班牙从危机中走出,首先离不开外部环境的好转。2012年欧债危机的严峻时刻,欧央行态度的转变是危机趋向缓和的重要转折点,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提出“what ever it takes”(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给予市场信心,其后欧央行打破常规,宣布不设上限地购买债务国国债,并修改抵押品限制等规定,力挽狂澜,这才使得其后西班牙国债被投资者抛售,收益率不断攀高的局面得以缓和。

  第二,暂时放宽了对于债务国不切实际的赤字要求,防止经济衰退与财政过度收紧的恶性循环。伴随着危机越演越烈,欧元区第二、三、四大经济体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就“反对长期实施紧缩”形成了保增长的同盟,这使得后期欧元区对债务危机的应对较早前德国坚持的过度紧缩立场有所缓和,也为西班牙避免陷入财政恶化与增长衰退恶性循环,重塑经济增长动力提供了空间。

  第三,切实推动劳动力市场、银行业、财政重塑等深层次的改革。西班牙对改革的落实可谓典范。如劳动力市场方面,对劳动者过度的保护使得危机时就业市场缺乏灵活性,但其后西班牙取消了危机前制约公司的裁员政策,公司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和经济环境来自行裁员,批准了公司进行有试用期的雇佣,并降低对被裁员工的补偿数额。

  而在银行改革方面,债务危机中依靠救助,濒临破产的银行业,得以重组。并在危机后,更加注重金融立法改进和强化银行业监管,采取了成立坏账银行、通过资本重组缩减银行业规模以期提高运营效率、引入IMF和其他外部评估机构进行独立评估等举措。

  如此看来,西班牙经济转好并非偶然,既有外部因素的作用,如欧央行平息市场动荡与避免财政过度收紧给西班牙重塑经济提供了外在条件,更离不开劳工市场改革措施的切实落实。五年内从濒临破产到增长排头兵的巨变,得之不易,其最终通过改革走出危机之路尤其值得肯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998?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