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希腊的烂摊子如何收场?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6-01-04 15:26:00

   2015年12月29日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沃尔夫

      希腊经济危机已经折磨了希腊及欧元区六年。今年1月举行的大选让亚历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及其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上台。这个结果进一步加剧了希腊和欧元区其他国家之间的摩擦。当时齐普拉斯誓言取消紧缩政策,而这个诺 言是他无法单凭自己的力量实现的。

      结果,在成功说服希腊人民在6月的公投中投票拒绝了欧元区提出的纾困条件后,7月他同意了欧元区提出的一项总值860亿欧元、为期3年的新协议,协议的条 件与他曾说服希腊人民拒绝的没有太大区别。在其党内出现分裂后,齐普拉斯又在9月再次赢得议会选举。不过,6月开始实施的资本管制仍在实行,希腊经济已再 次陷入衰退。

  希腊在2016年开始经济复苏的可能性大吗?不久前我前往雅典时,萦绕在我脑海中的就是这个问题。我的结论是有这个可能。但是,唉,可能性也不太大。

 

 

  首先一点肯定是,希腊政府以及整个希腊政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元区债权人(特别是德国)这几个主角之间存在意见分歧。

      正如齐普拉斯不久前表明的那样,他的目标之一是避免与IMF签订另一个计划。他觉得IMF的要求过于苛刻。更广泛地说,他认为“我们越快离开(纾困)计 划,对我们的国家越好”。他提到:“如果希腊在1月完成第一次(进度)审查,我们将兑现协议中70%的财政和金融措施。”他希望希腊将很快重新拿回其主 权,或者IMF将不再参与希腊纾困,这样至少希腊将只需要跟其他欧洲国家打交道。

      希腊政府对经济前景也很乐观。齐普拉斯预计,剩余的资本管制举措将在2016月3月底之前解除,国际资本市场将于明年底之前重新向希腊打开大门。希腊银行 业重组已经完成,耗费的成本不像人们原本担心的那样高;银行业正在重拾信心。政府还希望希腊将很快恢复经济增长。(见图表)

 

 

      尽管如此,希腊政府还是希望得到进一步的债务减免。IMF对此表示同意。这个要求貌似也是有道理的。希腊央行(Bank of Greece)预计,公共债务应付利息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将由现在到2021年的2%上升至2022年的8%以上,然后保持在4%以上到 2040年代。债务水平是否可持续主要取决于新债务的借款条件。如果欧元区让希腊能够永远按照主权信用评级为3A级国家的借款条件借债,那么债务将是可持 续的。否则的话,债务很可能是不可持续的。

      IMF认为,希腊的债务问题之所以已变得不可持续,完全是因为希腊政府没能兑现承诺。这一观点令人怀疑。希腊兑现承诺的能力从来都是靠不住的。此外,尽管 IMF的确支持希腊争取债务减免,但鉴于希腊在政治上对改革必要性尚未达成共识,IMF非常怀疑希腊能否实现结构性改革。它坚持认为希腊改革进程较一年前 大大退步,这与希腊政府的观点相左。希腊在很多重要领域都开了倒车。

 

 

      希腊明年还很可能出现大规模的基本财政赤字(不计利息开支的财政赤字)。在IMF看来,格外讨厌的是希腊在养老金上不可持续的慷慨支出。希腊政府称,不可 能进一步削减养老金。IMF回应称,对养老金基金的财政转移支付达到GDP的9%,同时大幅削减自由裁量支出,这是不可持续的。

      在是否需要给予希腊更多债务减免的问题上,欧元区债权人不同意IMF的观点。但欧元区债权人(至少是德国)非常希望IMF继续做借款人。德国非常不信任这 一届(或者说其实任何一届)希腊政府和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以至于它希望希腊差不多无限期地被施以IMF式的借款条件制约。但是,希腊政府和IMF官员均不希望这样。前者讨厌这样是因为它 希望不受约束。后者讨厌这样是因为他们担心没有什么借款条件能让纾困计划成功施行。因此,他们无法凭良心向IMF董事会推荐一种借款条件。

      如今,阻碍希腊债务问题顺利解决的障碍太多了:预定于明年初进行的对欧元区计划的审查;3月即将期满的IMF计划;希腊经济的脆弱,和更广泛的希腊内部以 及希腊和债权人之间缺乏信心和信任的问题。鉴于双方目前均排除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且希腊对必须设法留在欧元区达成了有力的政治共识,此类摩擦应该是 好处理的。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希腊和欧元区将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是一场糟糕的婚姻,夫妻双方唯一都同意的一点是离婚只会更糟(虽然只是更糟糕一点点罢 了),而婚姻顾问想要放弃这对争吵不休的夫妻。

      那么,这个烂摊子可能会如何收场?一种可能是,改革方案中足够多的内容得到执行,危机后经济反弹的力度大到足以说服希腊政府坚持改革,从而创造一种改革和 增长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另一种可能是,因为希腊经济本身的失败,纾困计划再次失败。然后,本届希腊政府(目前仅占有微弱的多数优势)下台,一个支持改 革、更加成功的政府上台。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是,希腊没能选出一个成功的政府,最终离开欧元区。

  这是一个长远的问题。然而,包括IMF在内的各方,很快就必须做决定了。与此同时,还有西班牙政治上的混乱、意大利的不满以及难民危机(希腊正站在难民危机的前线)。

  我抬头望向帕特农神庙(Parthenon)。它古老而饱经风霜,正在修复之中。不过,我希望它能继续屹立千年。欧洲同样古老而饱经风霜,正在修复之中。我希望希腊可以在稳定的欧元区内蓬勃发展。没错,这仍然只是希望罢了。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5473?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