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欧盟能源政策再次承压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finance.jrj.com.cn | 更新时间:2013-09-29 14:34:48
2013年09月27日 来源: 经济观察报  
 
  本周,欧盟将与各利益相关方会谈,探讨修改碳排放交易制度。有消息称,欧盟可能将允许对未来碳排放许可证的供应进行调整。
  9月11日,2013年欧盟“国情咨文”发布,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表示将坚持2007年通过的“20-20-20计划”,即到2020年达到温室气体比1990年减排20%;可再生能源在总能源消费中的比例达到20%;提高能源综合使用效率20%。但他也说道,将考虑这项工作对能源价格、企业竞争力和社会凝聚力的影响。
  根据计划,今年年底前欧盟将出台2030年减排的具体目标,此时正是各利益相关方开始活动的黄金时期,各方都希望自己的利益诉求在新计划制定时被考虑进去。
  双重压力
  9月9日,欧洲九大能源公司联合对欧盟施压,认为欧盟的能源政策让欧洲的电力供给陷于风险。
  据悉,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GDF Suez)总裁热拉尔·梅斯特雷和意大利埃尼石油公司(ENI)总裁保罗·斯卡罗尼在9月10日欧洲议会听证会中递交改革建议,希望欧盟缩减对可再生能源的过度补贴。一起参加会议的还有意大利电力公司Enel、德国能源巨头Eon、德国莱茵能源集团RWE、荷兰能源公司GasTerra、西班牙伊维尔德罗拉公司Iberdrola、西班牙能源公司Gas Natural以及瑞典大瀑布电力公司Vattenfall。这九大公司的营业额超过9000亿欧元,在职员工多达50万。
  梅斯特雷认为,由于再生能源造价很高,即便对其补贴也会增加能源消费的成本,尤其是风能和光伏产业的投资速度过快,目前已经到了无法支撑的地步。这九大能源公司不希望欧盟加大2020年的减排力度,也不希望2030年的能源目标过于苛刻。同时,它们也希望对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进行改革。
  除了来自企业的压力,欧盟成员国也提出了对当前欧洲碳交易市场进行改革,让碳交易系统能够更加灵活地应对价格的大幅波动。这无疑对欧盟碳排放许可交易制度提出了政治压力。9月4日,英国、捷克、丹麦和芬兰都表示希望欧盟能设法稳定碳排放许可交易价格,并把价格稳定作为其与欧盟协商和制定2030年能源和气候目标的先决条件。
  捷克方面认为,欧盟气候和能源政策应该优先考虑稳定碳交易价格。英国和丹麦则表示其更希望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重新设定排放目标,在2020年之前降低排放限制,或者取消一些排放许可,并希望欧盟考虑一些措施来增加低碳科技投资者的信心,避免价格大幅波动的不确定性。而芬兰表示,期待一项能经常性调整配额供给的机制。
  作为新能源发展的领头羊,欧盟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制定了严格的排放标准,并率先建立了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 ETS)。
  然而,随着近几年欧洲经济的不景气、能源需求下降,新能源产业的政府补贴日益减少,许多公司难以为继;与此同时,传统能源行业也不堪重负,欧洲近些年倒闭的发电企业,燃气发电量约为30000兆瓦,相当于30个核电站的发电能力。碳排放许可的拍卖价格更是一路下跌,这一昔日“最先进”的碳排放交易体系屡遭质疑。
  欧盟的能源政策正在受到挑战。碳排放许可的交易价格确实在近两年出现了大幅波动。欧盟碳排放交易系统的拍卖价格在2008年7月1日达到峰值28.73欧元/吨,之后一直下跌,今年4月降至低谷2.63欧元/吨,近三年的价格降幅高达75%。有分析认为,欧盟把太多欧洲产业排除在外,以至于这个交易系统无法激励公司对清洁能源技术进行投资。
  根据汤森路透旗下点碳公司(Point Carbon)的消息,欧盟可能会对碳排放许可供给设置更灵活的机制来避免价格的剧烈波动,这项改革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出台。
  规划不变
  “欧盟不会调整发展绿色能源的步伐,但欧盟碳交易市场有明确的限制碳泄露的条款,这对能源密集型企业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保护。”欧盟委员会气候行动司发言人Isaac ValeroLadron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碳泄露”是指由于欧盟气候政策导致的成本上升,一些公司会把生产转移至对温室气体排放更宽松的国家,而这将导致碳排放总量的上升。碳泄露的风险更容易发生在一些能源密集的行业。欧盟有一份有效期五年的官方文件,将这些有明显碳泄露风险的部门悉数列上。为了保护这些行业的竞争力,这些行业在2013年-2020年的交易期间内,将从欧盟碳交易系统中获得更多的免费碳排放配额。这样一来,欧盟的这些能源密集型企业在与其他国家没有温室气体限制的企业竞争时,不至于缺乏竞争力。
  这份行业名单每五年修改一次。根据欧盟的规定,名单上的行业通常是由于碳排放限制使企业的直接和间接成本增加5%以上,并且与欧盟之外的国家交易额占到总交易额的10%以上;或碳排放使企业成本增加30%以上;或与欧盟之外国家交易额占总交易额的30%以上。名单上的行业本身就受到一定的保护,而欧盟认为在这样的条款之下,能源企业目前不再需要额外的保护了。
  至于九大能源公司提出的降低减排目标的动议,Isaac表示,总体的减排目标不会改变,但针对碳排放市场供需失衡的现状,欧盟已经做出了一些调整。“去年欧盟提议从ETS市场中削减9亿吨的碳排放许可,这是短期的调整。虽然这项提议并未生效,但今年年底欧盟会出台长期碳排放许可的调整计划。”
  目前,欧盟的碳排放交易系统涵盖了11000种工业设备,其交易额占到欧盟碳排放总量的40%,并且从今年开始航空业也将被纳入其中。根据欧盟2020年的减排总体规划,在规划的第三阶段即2013年-2020年,工业和能源设备的减排目标是比2005年的排放量低21%。而这一阶段新的变化有三个:用单一的欧盟排放上限取代目前27个国家各自的排放上限;排放许可权拍卖将取代免费的配额成为主要的获取排放许可的方式,2013年一半以上的许可将通过拍卖的方式分发,这一比例还将逐年提高;对于依然免费分发的配额,欧盟将引入严格的统一分配规则。
  随着欧洲经济的缓慢复苏和欧盟坚定的新能源战略,欧盟碳交易系统的行情已经有所回升。根据点碳公司的数据,9月以来欧盟碳交易拍卖价格已经回升至5欧元/吨以上,9月17日达到8个月以来的最高点5.48欧元/吨,几乎是4月价格低点的两倍。9月24日,欧盟以9.47欧元/吨的价格拍卖出了346.2万吨的碳排放许可,这意味着欧盟将获得更多的资金来为新能源企业提供资金支持。
  长远打算
  欧盟发展新能源的计划并未受到经济危机和来自企业与成员国共同压力的太多影响。在中国人民大学“中欧学术连线”主任王义桅看来,这是因为欧洲的新能源战略有其长远打算。
  欧洲本身能源并不丰富,石油及天然气大量从中东、俄罗斯进口。自身条件先天不足,又不希望一直太依赖进口,发展新能源就成了必由之路。
  第二个原因,在于欧洲对世界大宗商品的价格没有操控权。不像美元与石油、大宗商品的价格挂钩,可以通过对冲基金影响石油价格。对于能源和大宗商品的价格变动,欧盟和中国一样,只能被动接受。而美国是可以通过美元的波动将能源资源成本转嫁出去的,欧洲需要提高新能源的比重来弱化这种风险。
  另外,推广新能源是欧洲的比较优势。“美国发展的技术比较粗放,欧洲主要发展集约型技术,这是欧洲的比较优势。软实力也是有硬诉求的,如果世界都按欧洲集约的模式发展,欧洲肯定更有影响力。”王义桅说。
  欧洲生态比较脆弱,这也是欧洲能源战略的另一重顾虑。“很多低地国家像荷兰、比利时确实很漂亮,生态脆弱经不起折腾,为了维持其生态和生活方式,欧洲就需要发展清洁能源。”王义桅解释道。
  然而,意愿和能力经常不匹配。新能源投入非常大,但产出很低。太阳能产业在欧洲已经元气大伤,有实力的德国、英国并不像意大利、西班牙那样拥有充足的日照,而后者目前仍深陷债务危机的泥淖。针对成本困境,王义桅补充道:“政府虽然鼓励新能源,但财政负担很重,所以没法补贴太多。都知道新能源是大方向,但欧洲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