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能源联盟建设考验欧盟“向心力” 取得共识需时间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5-04-09 15:45:00
2015年04月07日 来源:人民日报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地,欧盟每天进口能源的花费超过10亿欧元,对外依存度高。今年2月,欧盟宣布正式启动建立欧盟能源联盟,以期建立统一能源市场,提高能效,保障能源供应安全。乌克兰危机暴露了欧盟对俄罗斯能源的严重依赖,是欧盟建立能源联盟一个重要考虑。
 

 

  目前欧盟要求对所有能源进口合同进行审查,保证其符合整个欧盟的利益;同时发挥欧盟的协调作用,保证成员国内部能源正常的运输和购买。但是,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不到位、成员国利益诉求难协调等问题令欧盟能源联盟进展困难。

  现状——

 

  能源对外依存度高达53%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4月4日表示,乌克兰石油天然气公司4月将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购买10亿立方米天然气,是过去一个月进口量的3倍。诺瓦克表示,乌克兰是俄罗斯的天然气市场,俄方将采取措施保护自己的市场,提供双赢的交易。

  事实上,不仅是乌克兰,欧洲很多国家都依赖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地,欧盟每天进口能源的花费超过10亿欧元,能源对外依存度高达53%,其中1/3的石油产品来自俄罗斯。随着去年乌克兰危机的爆发,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降至冰点,促使欧盟加快了建立能源联盟的步伐。

  今年2月,欧盟宣布正式启动建立欧洲能源联盟,以保障能源供应安全,建立完全一体化的内部能源市场,并提高能源效率,加强利用可再生资源和绿色技术。上月欧盟春季峰会召开,首次将讨论能源联盟建设列入会议主要议程。一些成员国在建设内部能源市场方面已经迈出实质性步伐。3月4日晚,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政府在马德里签署了一揽子能源合作计划,这将有利于促进欧盟实现到2020年使电力设施10%联网的目标。

  但欧洲能源联盟的建设仍长路漫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官员向本报记者表示,欧洲能源联盟不可能像签署申根条约或是推行欧元那样有一个确定的时间点,而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进程。

  挑战——

 

  各成员国能源基础建设步伐不一

  欧盟内部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各成员国在能源基础建设方面步伐不一。成员国维护管道、铺设管线,需要大量的投资。根据3月初欧盟公布的愿景报告,这笔钱将来自能源的最终消费者。就目前的进展看,很多成员国安于现状,对天然气管道抱有依赖,不愿意追加投资建设。

  “那些已经建有能源运输管道的国家(比如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对东方能源出口国的依赖就更严重。”荷兰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能源交易研究员克比·范德林德对记者表示。范德林德表示,能源联盟目前没有一个独立的机构进行管辖,能源购买还是成员国自己的事情。欧盟要求的是对之前、进行中和今后的能源进口合同进行审查,保证其符合整个欧盟的利益。

  德国对组建欧洲能源联盟持保留态度,主要原因是担心能源联盟妨碍德国能源转型。一方面,欧盟希望各成员国在能源领域实现更大的合作与融合。另一方面,德国制订了欧盟最大胆的能源政策,决定到2050年使可再生能源占电力消费比重超过80%。

  对于通过组建能源联盟与俄罗斯进行集体谈判的做法,德国也表示怀疑。此间媒体援引外交人士的话说,德国作为俄罗斯天然气的重要进口国,双方有着长期的供应谈判协议。德国担心集体谈判会导致本国的敏感商业信息泄露,且不利于欧洲天然气市场自由化。随着可再生能源所占比例增加,德国政府支持进行更多硬件建设。

  凸显欧洲统一能源政策困境的最新案例是,匈牙利不顾欧盟反对,同俄罗斯进行秘密谈判,让俄罗斯成为匈牙利帕克斯核电站扩建后的唯一燃料供应商。匈牙利政府发言人近日表示,这项协议已经得到了欧洲原子能共同体的认可,但还需要欧盟委员会的批准。

  前景——

 

  真正取得共识还需很长时间

  欧盟所期待的能源进口多元化多久能实现?欧委会能源与气候委员会发言人尼科尔·博科斯塔勒对本报记者表示:“越快越好。我们希望能源联盟在惠及各成员国的基础上,对相关各方都有好处。”但各成员国无法完全统一思想。俄罗斯能源发展基金会主席皮金认为,欧洲能源联盟要真正取得所有成员共识需要很长时间。

  博科斯塔勒表示:“欧盟应当在能源问题上促进内部合作,这是欧盟内部的问题。”但形势表明,目前欧盟所面临的能源问题并不全出现在内部,而是外部的能源安全问题,根源是欧盟对外部能源的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填补了欧洲约30%的天然气需求,因此天然气常常被俄罗斯作为谈判筹码。

  在乌克兰危机背景下,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又多了几分政治风险。为摆脱俄罗斯天然气的牵制,欧洲已经努力了很长时间,但是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认为,欧盟终会意识到自己离不开俄罗斯。

  俄罗斯政治学家伊奥诺夫估计,考虑到欧洲与伊朗能源合作难以取得进展、其他输气路线存在更大风险等因素,至少10年之内,欧洲无法脱离俄罗斯天然气。俄罗斯能源与金融研究所能源方向主任阿列克谢·格罗莫夫对本报记者表示,存在欧洲进口美国液化气或开发页岩气的可能性,但是还需要较长时间实现。如果俄罗斯与欧洲关系变得更为复杂,俄罗斯完全可以把目前输送给欧洲的天然气输往亚洲其他国家。欧洲买气显然要比俄罗斯卖气选择少。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5/04-07/7187624.s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