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希腊退欧”卷土重来 欧元怎么办?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finance.jrj.com.cn | 更新时间:2015-01-06 10:36:49

2015-01-0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周艾琳
  “希腊退欧”(Grexit)是当年引发欧债危机的重要因素。而如今,在希腊似乎将摆脱六年危机之际,是去是留这一问号又卷土重来,在此背景下,跌跌不休的欧元该怎么办?

  大选倒计时:希腊的“政治博弈”

  还有三周,1月25日的全国大选或许是决定希腊去留的“生死线”。

  2014年12月29日,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提名的总统候选人StavrosDimas在第三轮总统大选中未能获得足够票数当选,因此希腊国会必须在10天内解散,接下来30天举行全国大选。大选现定于1月25日举行。希腊雅典证交所综合指数当时随即暴跌10%,欧股普遍下跌。

  据民调显示,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在民众中支持率最高,因此当选的可能性很大。如果Syriza成功当选,希腊的政策方向或将出现重大转变,“希腊退欧”也将再度成为可能。

  所谓的“政治转向”,即Syriza对“三驾马车”(Trioka,欧盟、欧洲央行和IMF)所提供的救助贷款极为排斥(伴随则苛刻的财政紧缩条件),主张政府夺回主权,即退出欧元区。

  然而,希腊目前在民间市场借贷的利息超过了8%,是救助贷款利率的7倍有余,增加开支举步维艰,因此希腊“自立更生”的设想难免令市场惶恐。

  这种“整治转向”可能也是希腊与国际债权人的一场高价“政治博弈”:Syriza或许在心中默默盘算,欧洲只是在虚张声势,即使希腊推翻救助计划的条款,也没有人敢把希腊赶出欧元区。

  希腊参与“博弈”的底气来自何处?除了不可估量的金融与经济成本(如银行业损失、欧元区传染效应等),欧盟的政治成本也不容忽视。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就意味着欧洲一体化的严重倒退,甚至带来欧元区土崩瓦解的风险。德、法等欧洲一体化的推动者,决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当年IMF在2012年3月公布的一份员工报告中称,假如希腊离开欧元区,希腊货币贬值,以赤字支出的货币融资会推高通胀,工资和其他生产成本上行压力加大,会迅速削弱希腊的整体竞争优势。同时,希腊离开欧元区可能会让欧洲其他国家、全世界都付出经济代价。

  尽管德法不愿希腊退欧,但一贯态度强硬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放出了“狠话”。《明镜周刊》近日报道,默克尔称已经准备好接受希腊退出欧元区,德国政府认为,如果Syriza赢得希腊大选,希腊退出欧元区将变得不可避免,但影响可控。

  希腊当前一轮援助计划应该在2014年年底到期,希腊同“三驾马车”就2015年希腊预算已经进行了数周谈判,但双方在2015年的减支规模和进一步经济改革的谈判上陷入僵局。

  希腊输得起吗?

  不论谁最终当选,希腊都应该先扪心自问——这场“政治博弈”希腊输得起吗?

  让我们透过“水晶球”,窥探一番希腊如果退出欧元区后的场景。

  一旦“希腊退欧”成真,政府将与欧元区其他国家就其退出欧元区的日期以及新货币的发行达成共识。同时,希腊很可能会关闭银行,并把欧元存款兑换成德拉克马(Drachma)。

  此后,所有政府雇员的薪水、合同和养老金将以新货币支付,银行存款也将重新计价。政府也将设定新货币对欧元的初始汇率(如1∶1),此后政府将让货币市场决定新货币的汇率,这或将导致新货币大幅贬值。当年“希腊退欧”风险高涨之际,专家预计新币至少贬值50%,而一些经济学家称贬值幅度甚至可能高达80%。

  而货币贬值导致的后果不堪设想。首当其冲的便是存款外逃,储户事先就会开始取出存款。在欧债危机期间,希腊银行业的存款已经减少大约三分之一。希腊国内银行业因此将面临挤兑及资本出逃风险。

  遥想当年,阿根廷和俄罗斯两国放弃了固定汇率制后,其货币随即贬值了约60%~70%。然而,希腊除了丰富多样的奶酪制品之外,并不具备上述两国的资源实力——能源与大宗商品。因此,要问希腊是否能在“退欧”后置之死地而后生?答案是“很艰难”。

  对于希腊而言,当前还有两根“救命稻草”——民意和欧版QE。

  据此前民调显示,78.1%的希腊民众不愿意退出欧元区。“退欧”意味着牺牲:高通胀水平、资金量短缺、生活水平下滑、社会局势紧张甚至动荡以及国际上对希腊政权的孤立。

  此外,最大的希望便落在希腊选举三天前(1月22日)欧洲央行将举行的政策会议。希腊左翼反对派Syriza领导人AlexisTsipras昨日表示,如果欧洲央行决定启动QE来刺激欧元区经济,其不应将希腊排除在外。

  欧元创九年新低

  返回现实,“希腊退欧”和QE预期的“组合拳”事实上已经显现出威力——欧元持续贬值,于昨日早盘创九年新低。

  讽刺的是,一边是美元新年伊始突破91,创8年半新高;一边是欧元在今日(周一)早盘跌破1.2关键口,创2006年3月以来新低。

  但“自由落体”不会停止,截至记者发稿前,欧元兑美元(1.1959, 0.0006, 0.05%)报1.1907美元,一日下挫高达2.06%,而美元指数(91.3700, 0.2200, 0.24%)已经飙升至91.57,巩固了其在91大关上方的位置。欧美两地的分道扬镳之势愈发显著。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Draghi)再次于上周五向市场吹出“宽松信号”,称将可能在1月份采取更为大胆的经济刺激措施,外界预计这很可能就是包括购买各国主权债券的QE。

  当下,“欧洲病患”绝不仅仅是希腊一个,QE也显得势在必行。德拉吉表示,欧洲央行已准备好对通缩风险作出反应。如果需要,则将从2015年初调整刺激措施的规模、速度和构成内容。一旦QE推行,预计欧央行将通过购买政府债券向欧元区注入数十亿欧元的资金。

  三菱东京日联银行分析师哈曼认为,德拉吉的言论意味着欧洲央行将很快采取购买主权债券的宽松措施,可能最快在1月22日的会议上决定启动。

  尽管如此,《金融时报》调查的经济学家认为,即使欧洲央行如期亮出“QE牌”,也难以拯救久病不愈的欧洲经济。

http://finance.jrj.com.cn/2015/01/06041618650044.s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