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接受《中国经济导报》采访 欧洲全面量化宽松
作者:赵永升 | 文章来源:时间:2015年01月25日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采访原稿 | 更新时间:2015-02-02 09:09:17

20150125日,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巴黎索邦大学经济学(金融学)教授赵永升,在法国首都巴黎,接受了《中国经济导报》李想记者的笔头采访。就欧洲准备启动的全面量化宽松(QE)政策,回答了记者的4个提问。

 

记者:

赵老师:

您好!我是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李想,此前采访过您。欧洲全面量宽来了,我就又来采访您了!对于此次量宽,烦请您在百忙之中做一个简单解读,非常感谢!

 

1记者问:2014年下半年以来,欧央行掀起新一轮非常规宽松,连续推出负利率和TLTRO,但效果并不明显。原因何在?欧元区经济最大问题在于?

赵永升:

           确实,2014年下半年以来,欧央行掀起新一轮的非常规宽松,又是负利率,又是TLTRO,但效果并不明显。原因何在?实际上,在我看来,根本的原因在于这密集的一连串举措,并没有将资金从欧央行的顶端,真正传导到亟需资金的现实经济世界Real World of Economy)的底端,尤其是欧盟各个成员国为数众多的小微和中小型企业。

           欧元区现阶段经济的最大问题,在于过低的通胀率。通货膨胀是一个有意思的经济变量,通胀率过高或过低,都容易引起一系列的经济乃至社会与政治的问题。发展中国家或新兴经济体遇到的,经常是通胀率过高的问题。相反,发达国家或工业化经济体遇到的,经常是通胀率过低的问题,欧元区大部分成员国遇到的就是这个问题。法国更是如此。

 

2记者问:此次欧元区推出全面量化宽松政策规模如何?能否解欧元区经济之困?

赵永升:

           此次欧元区推出的全面量化宽松政策规模,从欧央行的计划来看是相当大的,每月600亿欧元,在一年半的时间内,总共要达到一万一千多亿欧元。美国那么大的经济体,美联储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量化宽松规模也才达到四万亿。

         至于这能否解欧元区经济之困,要看欧央行以及欧元区成员国的执政者们,是否能够实施与全面量化宽松政策相匹配的一系列政策措施了。

 

3记者问:欧盟统计局16日确认,去年12月欧元区通胀率终值为负0.2%,实际上已经陷入技术性通缩。很多人认为,欧元区越来越像20年前的日本。您怎么看?欧央行会否步日本央行的后尘,走上宽松的不归路?

赵永升:

           现在的欧元区是否与20年前的日本雷同,这是不少人都在议论的一个常规问题。我认为欧元区的经济模式和日本的经济模式并不相同,因而两者之间,实际上也不具有太大的可比性。要从经济模式上划分,日本更靠近英美文化国家体系的经济模式。

         日本的宽松政策并没有成功,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有日本独特的根源所在。欧元区的宽松政策在我看来,存有成功的可能性。

 

4记者问:2009年欧债危机撕开了欧元区统一的第一道裂痕,此后欧元区国家的紧张关系就慢慢升温。欧元区冲突的伤痕逐渐退去,欧洲央行推出QE,加上125日即将举行的希腊议会大选,这种一体化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赵永升:

           您提的问题很好,即欧盟的货币一体化或欧元区的实现代价是否太大。这里涉及到欧洲人是否还有其他备选方案的问题,凭我在欧洲生活、学习和工作、既有教学又有研究以及跨国集团咨询的十来年体会来看,实际上,欧洲人除了走向一体化,别无选择。

         当年在美、俄两大超级大国争霸世界的时候,欧洲人感觉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因此才痛下决心,着手从煤钢联营到欧共体,又从欧共体到欧盟,最后到了今天的欧盟28国和欧元区19国。这一步一个脚印,实属不易。我认为这些代价都是欧洲人必须要付出的,包括欧洲人正在遇到和即将付出的代价。

         实际上,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世界上实现如此大规模的统一只有两种形式:一个是武力形式,另一个是和平形式。前者如中国的秦朝,在公元前221年以武力的形式,将战国诸国加以统一,逐渐形成今天的中国轮廓。后者如现在的欧盟和欧元区,由于是以和平形式,加上错综复杂的国别差异和民主选举形式,和秦朝统一相比,欧洲一体化自然会速度慢、时间长、效率低。至于代价的大小,实际上难以量化,当年秦朝以武力统一中国,谁又能说那个代价不是相当惊人?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旅法华人经济(金融)学家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