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退欧暴露英国根本缺陷
作者:西蒙·库柏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7-08-15 13:56:00

  库柏:赢得退欧公投的善辩者无力解决退欧难题。“口才治国”、统治阶层与世隔绝、妄自尊大,是英国的三大缺陷。

  严格作为一个理论概念看待,英国退欧(Brexit)有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想法。然而,这个想法被退欧阵营用谎言兜售给选民,如今又处置失当。仅以几位退欧派政客说过的话为例:戴维·戴维斯(David Davis)以为,与欧盟达成协议只需要跑一趟柏林;丹尼尔·汉南(Daniel Hannan)称,英国显然不会脱离欧洲单一市场;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认为其他国家将跟随英国退出欧盟。但结果远非如此。退欧公投过去逾一年后,内阁仍无法就其想要什么样的退欧以及何时退欧达成一致。继伊拉克战争和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英国正在滑向15年以来第三场灾难。像此前的两场灾难一样,英国退欧暴露了英国在运行上的三大根本缺陷。

  第一大缺陷是“口才治国”。英国退欧在大概30年前发端于牛津辩论社(Oxford Union)——牛津大学版本的“儿童议会”,定期组织诙谐的辩论,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等未来的退欧派曾在上世纪80年代担任该辩论社主席。1990年,汉南在牛津商业街的Queen’s Lane咖啡馆创建了“不列颠独立牛津运动”(Oxford Campaign for an Independent Britain)。这一代私校毕业生不希望布鲁塞尔治理英国。统治英国是他们这个阶层的特权。

  退欧公投像一场牛津辩论社的辩论那样赢得了胜利:借助风趣但几乎毫无实质的雄辩。还记得约翰逊的“蛋糕政策论”吧:他赞成拥有蛋糕,也赞成吃掉蛋糕。在英国,幽默被用来打断谈话——在谈话变得情绪化、枯燥或涉及技术问题之前。

  来自牛津的保守党人与英国的小报(西欧特有的一股喜欢散布耸人听闻消息的势力)建立了跨阶级联盟。2002年,他们渲染的是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轰炸英国的威胁。2016年,他们炮制的恐惧是土耳其加入欧盟。

  他们误导了选民。每当我们留欧派说这话时,退欧派就指责我们污蔑选民拎不清。我没有这样说。相反,大多数选民对政策不太感兴趣。他们有自己的忙碌人生。所以,在被告知退欧意味着每周省下3.5亿英镑资金、而这笔钱可以投入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时,他们倾向于相信真有其事。

  只要政客们把自己的无聊文字游戏限制在首相提问时间,同时让公务员管理这个国家,他们就相对无害。但公投之后,退欧派担负了处理英国退欧的任务。这就如同让辩论赛的获胜者去进行一艘宇宙飞船的工程设计。结果可想而知。由于欧盟的谈判代表更崇尚规则,退欧派无法用夸夸其谈打动布鲁塞尔。“这是一种文化差异,”埃塞克斯大学(Essex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凯瑟琳?德弗里斯(Catherine de Vries)指出。

  真实的外部消息不断令退欧派震惊。因为全民公投之前的拉票阶段省略了枯燥的政策讨论,就连内阁的部长级官员们也只是到现在才发现,英国得向欧盟支付一大笔分手费。谁知道现实世界的所有选择都是次优选择呢?小报之前也没有搞清楚。尽管总是抱怨英国被布鲁塞尔统治,但几乎没有一家小报费事在布鲁塞尔派驻一名全职记者。

  统治阶层的与世隔绝是英国的第二个缺陷,与之相关的是第三个缺陷是妄自尊大。当年英国之所以能成为全球强国,是因为它是18世纪化石燃料经济的先驱,还因为在国与国之间仍然相互攻打时,作为岛国拥有天然屏障。如今这两大优势都已不存在。今天的英国就像一只把自己臆想成大猩猩的可爱的小倭黑猩猩。

  统治阶层并不真的相信能让英国再次变得伟大。相反,他们或多或少认同的新战略是:“美国第一,英国第二”。这意味着不仅要服从美国(正如入侵伊拉克的决定体现出的),还意味着效仿美国模式(结果爆发金融危机)。如今,英国退欧派正在祈祷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用一份优惠的贸易协定来回报英国的忠诚。

  与此同时,英国忽视了其真正的优势,比如知识经济。最近某日,我旋风式走访了伦敦市中心好几个地方,从林肯因河广场(Lincoln's Inn Fields)的出庭大律师室,经过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伦敦金融城(City)、外交部(Foreign Office),最后在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的谷歌(Google)办公楼附近喝咖啡。几乎所有这些聪明人士(如今被称为不接地气的精英)都只是英国退欧闹剧的旁观者。正如奥威尔(Orwell)尝试用一个短语来描述英格兰时所言:“一个由错误成员管理的家庭。”威斯敏斯特对知识经济的陌生曾为金融危机的爆发创造了条件。统治国家的善辩者将伦敦金融城视为一棵不可思议的神奇摇钱树,直至2007年这棵大树倒下并重击这个国家。

  退欧派一直指责留欧派“唱衰英国”——仿佛言辞能塑造现实。他们还将退欧的一筹莫展归咎于憎恨英国的欧洲人。这是不准确的。最近,我一直在询问欧洲精英——从部长级官员到银行家——对英国退欧的看法。这些人大多深受英国软实力代表的影响,从卡迪夫大学(Cardiff University)到阿森纳足球俱乐部(Arsenal),还有史密斯乐队(The Smiths)。如今,英国退欧言论正在挫伤他们对英国的好感。

  我曾在2011年写道:“仅靠雄辩治国还没有造成灾难性后果,至少至今没有。”但现在或许已经造成了。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807?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