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马克思主义者葛兰西的政治及思想历程(上)
作者:彭斯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 更新时间:2010-09-02 15:47:49

 

马克思主义者葛兰西的政治及思想历程(上)

葛兰西思想的独特性在于,他把南方和北方统一者的作用归于工人阶级,他认为工人阶级是能够消除意大利国家国内外软弱性的唯一主体。

 

安东尼奥·葛兰西,1891122生于撒丁岛卡利亚里省的阿莱斯镇。他于1913年加入意大利社会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对社会党中立主义多数派持批判态度,一年后他站在齐美尔瓦尔得左派的反战立场。在1916—1918年间,葛兰西最终认识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的时代意义,成长为马克思主义者。
   
葛兰西对俄国革命的最初思考涉及1917二月革命,他把这场革命解释成无产阶级革命,因此不是雅各宾派的革命。早在十月革命以前,葛兰西就赞同列宁关于在落后的俄国可以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思想。因此,当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之后,葛兰西(1917121)撰写了一篇著名文章——《反对〈资本论〉的革命》。他在这篇文章中,根据对马克思的理解,对这一历史事件作出解释,并成为其实践哲学未来发展的先兆。布尔什维克用革命壮举同欧洲社会民主主义决裂;而葛兰西在参加社会主义运动时,不仅同改良主义思潮决裂,而且开始脱离意大利社会党的不妥协多数派。
   
根据俄国革命的榜样,葛兰西确定苏维埃是社会主义变革的机关。在这一点上,他同意大利社会党最高纲领派决裂。这样,他就开始了把布尔什维主义翻译成民族的历史的语言的工作,这一工作将决定他马克思主义观的彻底改变。在19194月,葛兰西同陶里亚蒂等人创办《新秩序》周刊,直至1920年圣诞节按期发行;从192111,改为《新秩序报》(日报),成为1921121在利沃诺创建的意大利共产党机关部。葛兰西主要致力于对列宁和布尔什维主义主要代表著作的传播。在短暂时期内,俄国革命似乎真正成为世界革命的先兆。俄国革命的神话征服了都灵的工人和社会主义者,而《新秩序》的宗旨变成研究意大利无产阶级革命的具体条件。《新秩序》周刊成为工厂委员会运动的发源地,这一运动具有意大利特色,成为1919—1920年间在北德意志和巴伐利亚、在奥地利和匈牙利发展的革命运动的主力军,因此影响了世界许多地方的工人运动。从而,《新秩序》周刊还成为把睿智知识分子小组变成独特革命领导者的熔炉。
   
葛兰西在《新秩序》的活动中,形成其无产阶级革命观,他进一步思考其核心本质,从而使其思想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上具有独特性。简言之,在他看来,革命现实性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特别动荡和具有活力的世界形势:在旧的自由秩序终结后,在英美资本主义的强大压力下,战前的经济平衡被打破了。葛兰西认为,只有在无产阶级领导下,才能重新实现世界经济的统一,自然这种统一是建立在由国际事件决定的新基础之上。至于在意大利,工人阶级也能具有团结被战争引入历史舞台的广大农民群众共同行动的能力,他认为这是俄国革命的本质特征。葛兰西思想的独特性在于,他把南方和北方统一者的作用归于工人阶级,他认为工人阶级是能够消除意大利国家国内外软弱性的唯一主体。
   
直至19225月,葛兰西一直领导《新秩序报》,随后他被派往莫斯科任意共驻共产国际代表。19228月,在莫斯科郊外的银色森林疗养院邂逅朱丽娅,他未来的妻子。朱丽娅是阿波罗的女儿,阿波罗是个没有财产的贵族,一位反对沙皇的布尔什维克战士,列宁的挚友。朱丽娅1896年生于日内瓦,后到罗马学习音乐,1915年小提琴专业毕业。她于19179月加入布尔什维克党,同家人一起参加了十月革命。同朱丽娅的关系构成葛兰西传记中苦涩的一章:葛兰西同朱丽娅一家的关系,同意共、联共、共产国际既联系又冲突的复杂关系交织在一起,影响了意共领导人在狱中的漫长岁月。朱丽娅在联共党内的任职,绝对制约着他们的情感关系,直至192611月,双方认识到从政治到私人生活被强加的限制。随后,入狱和远离必然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关系。
    1923
5月,法西斯在意大利已经掌权6个月,葛兰西同陶里亚蒂等人通信,主张在新秩序派原有核心周围形成党的新领导集团。从而,葛兰西开始从事政治领导工作,最终代替波尔迪加;他开始在苏俄一国实现社会主义和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化的总形势下,清算波尔迪加的极左路线。葛兰西完成了这一任务,他集中分析俄国革命和意大利革命的差异,进而在更宽的视野内反思东方和西方社会结构的差异,他特别关注意大利南方问题。19239月,葛兰西开始创办意共新机关报,他定名为《团结报》(副标题是工人和农民的日报)。在192446的大选中,葛兰西在威尼托大区当选众议员,5月从维也纳返回意大利。在8月当选意共总书记,并开始筹备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此次大会彻底改变党的最初政治路线。
    1926
1月,在里昂召开意共三大。里昂论纲的独特性在于把南方问题作为党的纲领的核心。从而,工人阶级的民族作用被确定为有能力解决意大利的南北二元论问题,即保证国家的巩固统一,这是意大利资产阶级做不到的。他指出,关键在于建立北方工人和南方农民的联盟。这种思路源于他对法西斯的深入分析:一方面法西斯被视为北方保护主义者的继承者;另一方面,这一现象的群众基础中呈现某些发人深省的新东西。1923—1924年间,在布尔什维克领导集团内部争论的核心范畴——“无产阶级领导权,被葛兰西用来推进党的布尔什维克化,这一范畴促使葛兰西深化对复杂上层建筑题目的研究,复杂上层建筑成为东西方和资本主义国家间的主要差异。从而,知识分子政策问题凸现,并非偶然;鉴于意大利国家的形态,这一题目在关于南方问题的著作中被首次研究(只是于1930年在巴黎出版)。
   
1926年秋,由于出现布尔什维克党领导集团分裂的危险,意共中央政治局授命葛兰西给联共中央委员会写一封信,既表示同意多数派观点,又对事态表示担忧,呼吁避免采取过激措施。在莫斯科的陶里亚蒂,认为这封信不合时宜,他请求意共领导委员会批准他扣压此信,并等待在11月召开的共产国际扩大执委会。111—3日,在热那亚郊区秘密召开意共执委会会议,共产国际驻意大利代表德罗兹出席,支持联共多数派的立场。但葛兰西未能出席会议,因为他在前往开会地点时,被警察阻止,被迫返回罗马,1926118被捕。葛兰西的信件在联共领导层引起对意共的怀疑:意共可能转向支持托洛茨基的立场。从那时起,那封信就成为共产国际不止一次地指责并控告意共左右摇摆的口实。怀疑主要源于控告葛兰西对待多数派和反对派的纲领及行动的民族主义态度。葛兰西认为,联共的衰退主要由于一旦夺取政权,没有能力通过形成新知识分子阶层,确立无产阶级领导权,因此也就不能信心百倍地建设新社会。在狱中,葛兰西对政治进行的反思就是这样陈述的。
葛兰西在乌斯蒂卡岛流放不长时期后,192864被法西斯特别法庭判处20年监禁。7月,解往巴里省的杜里监狱,在那里关押至19331119,从127,监禁在福尔米亚的一家诊所。在那家诊所一直待到1935824,从19341025获有条件的自由。随后,他迁往罗马,在1937425突发脑溢血,两天后逝世。(待续)

(作者希尔维奥·彭斯系意大利葛兰西研究所所长、佛罗伦萨大学教授;译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

本文转载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4296版,原文题为《葛兰西政治及思想历程》(上)。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