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和平学视野下的中国与西方——访和平学之父约翰·加尔通
作者:张肖雯 |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 更新时间:2010-12-16 15:23:37

 

和平学视野下的中国与西方——访和平学之父约翰·加尔通

 

约翰·加尔通(Johan Galtung),1930年生于挪威首都奥斯陆,现代和平研究的开创者之一,超越: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TRANSCEND)创始人,被国际学术界称为和平学之父1959年,加尔通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和平学研究机构——奥斯陆国际和平研究所(PRIO)并担任所长。1964年,创办了《和平研究杂志》(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半个世纪以来,加尔通一直致力于推动国际和平运动,在他的帮助下,建立了多所遍布世界各地的和平与调停中心,他本人也调停了超过100起国际冲突。加尔通对国际和平的贡献,得到了广泛认可,并因此获得了10项荣誉博士学位和一届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此外,他还担任联合国及其相关组织的高级顾问。

 

 



  迄今为止,加尔通已发表了1500多篇论文,出版了140余部著作,有关作品还被翻译成33种不同语言,供世界和平学研究者参考学习。他的最新著作有:《50年:100起和平与冲突事例透视》、《50年:25个智慧场景探究》、《美帝国的衰亡——然后呢?》。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不是一个和平奖,该奖项无视中国的实际。西方感觉自己的霸权统治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威胁,它们将针对中国继续寻找一些所谓的弊端。

  我喜欢作为共和国的美国,不喜欢作为帝国的美国。美利坚帝国是世界上最肮脏无耻的机构之一。所有美国共和国的好朋友们都应该帮助这个国家摆脱帝国的色彩,帮助它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国内的许多问题上面来。

  和平在当今世界已经成为一个学术问题,一项值得研究的课题。但是,在国内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和平学。在日前召开的公共外交国际论坛暨第三届外交官论坛上,和平学之父、挪威政治学家和社会科学家约翰·加尔通(Johan Galtung)先生在开幕式上发表了演讲。借此机会,本报记者从和平学的角度出发,围绕本届诺贝尔和平奖、中国的国际形象、中国与西方的关系等话题采访了加尔通先生。

 

 



  和平学是可教、可调查、可行的实用科学

  《中国社会科学报》:众所周知,您是国际和平学研究的泰斗,同时也是《和平研究杂志》的创办者,被誉为国际和平学之父。请您就国际和平学研究向读者作一个介绍。

  约翰·加尔通:我并不在乎是否为和平学之父,事实上,有许多学科的创始人都被如此称呼。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为和平学的发展奠定一个适宜的、坚固的准则和基础,而不仅仅是证明一两个论点。

  和平学的研究模型,其灵感来源于健康科学,也被称为医学科学。这是一门交叉科学,运用了许多来自各个学科领域的深刻见解;同时,这也是一门致力于为世界各地人类健康服务的国际性科学。其发展甚至得到了希波克拉底誓言(译者注:HippocratesThe Oath of Medicine,该誓言确定了医生对病人、对社会的责任及医生的行为规范,以公元前5—4世纪著名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的名字命名。誓言中有封建行会及迷信的色彩,但其基本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