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法国如何应对“儿科医生荒”
作者:赵永升 | 文章来源:《生命时报》 | 更新时间:2016-03-02 10:44:00

   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局[即全国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于2016年1月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2015年全法国共有7,861名儿科医生,其中全职驻院儿科医生为4,738名,其余的3,123名医生为自由职业者儿科医生,以及将驻院作为其第二职业者的儿科医生。

  那么,在法国每年究竟有多少儿科医生辞职呢?确实和中国一样,在法国也会有人辞职不当医生,尽管人数并不多,具体数据难以考证。至于辞职的缘由,与中国主要由于医闹现象严重、医生心寒而辞职不同的是,法国是儿科医生巨大的工作压力所致。

  

  (图片01:儿科医生在诊治。来源:Jérôme Spano)

  其实,法国儿科医生的工作压力主要源自“儿科医生荒”。根据法国急救儿科医生联合会(Afpa)提供的数据,在法国,一个儿科医生要负责诊断6,000个孩子之多;换言之,尽管法国的出生率在欧盟名列榜首,但法国的儿科医生配置却只有欧盟平均配置的1/3、意大利配置的1/8。可见法国“儿科医生荒”程度之严重。

  而造成法国“儿科医生荒”的直接原因,主要还是新入职的年轻儿科医生人数,难以填补退休的人数。法国急救儿科医生联合会(Afpa)主席C-萨利尼尔认为:“要保持法国现有的儿科医生人数,每年需要新培训上岗600名。但现在每年最高限额只有275名,远远难以满足”。

(图片02:儿科医生在诊治。来源:Jérôme Spano)

  对此,法国政府就在培训和实习上下功夫。例如采取延长培训时间(从原来的四年到现在的五年)的措施,并且加强在自由职业者儿科医生处内部实习的组织,都旨在增加儿科医生的从业人数。

  如果进行进一步分析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法国的“儿科医生荒”具有极强的地域性特征。这得到法国儿科医生联合会(SFP)主席A-尚特匹的确认,他认为:“在《儿科医生荒漠地图》上,存在地域不均的现象。在中等城市如Châteauroux、Bourges或Vannes的中等规模医院,已经没有儿科医生。谁也不愿意去”。根据相应的调查显示,80%的儿科医生,无论是自由职业者,还是驻院医生,都愿意去大城市工作。

  

  (图片03:法国儿科医生地域分布不均。来源:CNOM 2010)

  对此,法国政府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措施,例如如果愿意去中小城市或边远地区工作的儿科医生,将获得政府给予的额外工资和福利待遇。具体的待遇标准,依据国家划定的不同地域等级不等。由于地域等级的分类颇为复杂多样,基于本文篇幅所限,待遇标准的具体说明,姑且不在此赘述。

  同时,法国的“儿科医生荒”不但涉及自由职业者,而且涉及驻院医生,但与驻院儿科医生相比,自由职业的“儿科医生荒”更为严重,由于年轻的儿科医生更愿意到大都市的医院去工作。驻院医生与自由职业者之间的比例高达2.5比1。

  针对该问题,法国政府直面尤其令人头疼的自由职业者儿科医生的地位问题,其身份后来经过更好地规定,同时还界定了儿科医生与全科医生相比其增值所在。其实,自由职业者儿科医生在驻院儿科医生与全科医生之间,扮演着极为重要的接力棒角色。

  

  (图片04:儿科医生在诊断。来源:Jérôme Spano)

  至于法国儿科医生的社会地位问题,实际上,法国人尤其是孩子家长对儿科医生是相当尊重的。由于和中国的医疗体系与法律机制不同,法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医闹”问题。同时,要成为一名儿科医生,要求硕士或硕士以上学历,换言之,你要喜欢读书多年;还是个工作上的“拼命三郎”,且要对孩子充满热情。同时要求你具有与人接触的意识、倾听与分析的能力,充满温存与耐心。

  大家知道法国儿科医生的工作是比较辛苦的,其中一项就是病人就诊时间长——一次就诊可长达一个小时,每周星期中间工作平均53个小时;周末还要工作18个小时,还要到幼儿园或中小企业送诊、外出急诊等。难怪在2014年年底,由于不满每周工作60小时,法国医务界罢工一周至元旦。先是急诊医生,紧接着是内科医生,然后是专科医生罢工,这其中就有儿科医生。

  经过多轮的“斗争”,现在法国儿科医生的待遇已经相当不错的——起步税后月薪:新入职的儿科医生每月毛收入在1,900到3,750欧元之间;而作为自由职业者儿科医生,每月能拿到5,000欧元;如果是驻院医生则从3,200到6,760欧元不等,依据其资历深浅而定。

  要从法国全国范围来看,以法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1年数据为例,儿科医生整体平均年收入为86,160欧元,其中男医生为108,540欧元,女医生为67,620欧元;驻院儿科医生平均年收入为81,020欧元,自由职业儿科医生为96,270欧元。可见法国的儿科医生在收入上不但有性别之差,还有驻院医生与自由职业之别:前者差距为37.7%,后者为15.8%。随着年份的不同,这两个差距值虽也会略有变化,但整体趋势基本大同小异。

  为了吸引更多的医生从事自由职业者的工作,法兰西岛的司-苏-蒙摩任思(Soisy sous montmorency)的一家诊所,在今年2月22日刚发布的一则招聘广告中,还写明将对待聘用的“自由职业儿科医生”,另行补贴房租每月600欧元。

  

  (图片05:儿科医生在诊断。来源:Jérôme Spano)

  根据法国全国医生委员会提供的数据,在五年前的法国,儿科医生是一个清一色的女性职业,其中90%是女性。尽管经过这些年的努力,这种现象已经大有改观,到2015年法国儿科医生的男、女性别比例已经为33.2比66.8,但妇女还是占了2/3边天。

  纵观欧盟,在与法国同在欧盟的英国,只有驻院医生而无自由职业者儿科医生,当然现在情况也在开始改变;而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只有在城市才有儿科医生。因此,在笔者看来,实际上“法式混合型”儿科医生制度是世界上一个极佳的体系,当然这要求在儿科医生、全科医生与医院之间的合作能够得以良好运行。要知道儿科医生至关重要,因为一个人从婴儿一出生直到15岁,儿科都与其相随。

  本文作者赵永升为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旅法华人经济(金融)学家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