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危机冲击欧洲社会福利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www.qstheory.cn | 更新时间:2014-02-07 14:31:15
2014.01.06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何农

  驻布鲁塞尔的非欧盟国家使馆或国际组织,从今年夏天开始陆续收到比利时当局的通知,从2014年1月1日起,比利时公共保险机构将不再受理这些国家外交官的健康保险,以前的费用报销也有一定时间限制,过时作废。今后,驻比非欧盟国家外交官只能通过购买昂贵的私人健康保险来免除自己的后顾之忧。当然,欧盟28个成员国,以及“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内的非欧盟国家挪威、冰岛、瑞士和列支敦士登不在此列。据称,这项变更主要涉及约3000人,每年可为比利时联邦政府省下1100万欧元。

  比利时65岁以上的老人,以前乘坐公共汽车是完全免费的。从2013年开始,新的规定是除了那些领取最低收入贫民救济金的老人以外, 65岁以上的乘客自己要交35欧元买一张老人乘车“年卡”。当然,这说的是经济情况不好的法语区。

  自1830年独立以来,比利时王室一直享受免税的待遇。不过,从今年6月比利时政府实施改革起,除了在位国王,王室成员和百姓一样都要缴税。今年7月退位的前国王阿尔贝二世现在的税后年俸大约为70万欧元,仅为在位时1150万欧元免税年俸的6%。前不久,阿尔贝二世向政府要求为他的官邸暖气费和私人游艇燃料费提供补助。正在为消减各项福利开支焦头烂额的比利时政府正式回答前国王说:抱歉,多一分补助也没有!

  在法国,政府在6月3日公布了一项增税措施,具体内容是把有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优惠税收政策,从2000欧元纳税起点调低至1500欧元。这样一来,在2014年将有100万个家庭,每家向国家多交800欧元的税。而自法国社会党2012年5月上台执政后,90万个法国家庭每家每年已经向国家多支付了555欧元的税。另外,为了减少医疗保险的巨额亏空,法国政府计划让每个月收入高出6000欧元的家庭,在领取了家庭补助后,再向国家多纳税。这样,有钱的家庭每个月将多交64欧元的税。

  同时,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一刀切地取消家庭补贴”的提议得到了不少民众的支持。在法国除少数高收入阶层外,绝大部分中低收入家庭的妇女,都会在怀孕7个月前后收到一笔约900欧元的“出生补助金”,孩子出生后每月可领取约180欧元的“基本补贴”,直到孩子3周岁。另外,无论收入情况,有了第2个孩子,就可以领取每月约126欧元的“家庭补贴”,若有三个孩子,每月补贴约为287欧元,三个以上孩子,每月补贴161欧元,补贴一直给到孩子18岁。提出“全部取消家庭补贴”这个建议的背景是,提议者认为,靠多生孩子领取家庭补贴的家庭,绝大部分是外来移民。他们甚至可以完全不用工作,仅靠多生孩子得到的补助等等各项社会救济金就可以保障日常生活。

  同样“全部取消家庭补贴”的类似讨论,现在在比利时等国也在激烈地进行中。

  英国政府决定对每家每户空置的卧室征税。对于那些住政府廉租房的人来说,如果家里有空置的卧室,将会失去补贴。按照新规定,家庭若拥有一间空置睡房,住房补贴便减少14%,两间则减少25%。平均下来,此次改革将使每个受影响的人每年少拿728英镑福利。据称,这项主要是向穷人开刀、目的是缩减福利的“卧室税”开征后,预计英国政府在住房补贴开支上,每年可省下近4.8亿英镑。

  有一种现象,欧盟国家内部的无业移民,利用成员国在人员流通上的便利,旅行到福利好的国家以合法领取社会福利,尤其是东欧和南欧的移民向西欧、北欧流动,这被称作是欧盟内部的“福利旅游”。根据英国2011年及2012年的数据,欧盟无业移民占全国人口的1.2%。另有研究报告称,从2003到2012年期间,欧盟内部的移民数量有显著的上升,在欧盟总人口中的比例从1.3%上升至2.6%,而其中“福利旅游者”甚众。有鉴于此,英国政府要求申请福利的外来移民要通过“居住权测试”才能领取福利或收入补助。欧盟则认为这个额外测试违反欧盟法规。

  ……

  所有这些“消减福利”的背景,都是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4年多来的情况下,本来就积重难返、难以为继的欧洲社会福利制度,面临越来越大的冲击。为尽快走出危机,欧盟制定了一系列财政紧缩措施,提出了严格执行财政纪律等要求,对于《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欧元区所有成员国,年度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不能超过3%、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不得超过60%的上限规定,不再像过去一样“灵活处理”。这些都给各国政府造成了巨大的财政压力。为达到欧盟要求,通常情况下,各国政府都首先向相对负担重、见效快的社会福利“开刀”。

  中国古人言,“历览前贤家与国,成由勤俭破由奢”。耐人寻味的是,福利高对百姓来说固然是好事,但如果不能克勤克俭、居安思危,没有足够的忧患意识,得来容易的社会福利,失去得一定也快。可以肯定,经过这场危机,位于西欧、南欧的欧盟成员国,在社会福利政策方面,整体上将普遍日趋严苛;同时,与历来保障“从摇篮到坟墓”优质社会福利政策的北欧国家,在这方面的差距也将越来越大;而更重要、影响更为深远的是,社会福利政策所倚托的“社会公正”“无论贫富一视同仁”“平等”等欧洲引以为自豪的价值观,也将在这场早该发生的福利体制改革中经受新的洗礼。

http://www.qstheory.cn/gj/gj/201401/t20140106_309551.ht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