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德国实力遇上波兰民族主义
作者:菲利普·斯蒂芬斯 | 文章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更新时间:2018-01-03 16:36:00

  斯蒂芬斯:欧洲需要德国,但如何避免德国的支配地位唤起不好的历史记忆?欧洲又该如何应对中东欧国家倒向民族主义?

  德国的角色是什么?就在几年前,时任波兰外长的拉多斯拉夫·西科尔斯基(Radoslaw Sikorski)恳请德国果断地领导欧盟(EU)。前些天,现任华沙政府又要求德国支付二战赔款。

  这一转折反映了欧盟当前面临的两个挑战:如果前共产主义成员国从自由民主转向欧洲一体化本应消灭的威权民族主义,欧盟该如何应对;以及如何找到政治上的解决之道,确保德国必然的支配地位不会滑向不可接受的霸权地位。

  看看东欧和中欧现在的情况——俄罗斯的复仇主义和匈牙利、波兰和其他地方重新抬头的民族主义——你们看到历史回来报仇了。它还带来了一个老问题:是欧洲的德国还是德国的欧洲?

  西科尔斯基在柏林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阴影下发出的呼吁,反映出存在于2011年的一种担忧,即欧元危机不仅会拖垮欧元,而且还会拖垮欧盟本身:“我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个这么说的波兰外长,但事实如此:我担心德国毫不作为胜过担心德国的实力。”他补充说,波兰希望看到的是领导力,而不是霸主。

  西科尔斯基是在一个不同的年代说这番话的。2015年,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的公民纲领党(Civic Platform)领导的波兰政府,被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领导的理直气壮奉行民族主义的法律与公正党(Law and Justice Party)取而代之。表面上,卡钦斯基现在不担任公职,实际上他领导着这个一门心思要拆毁取代了共产主义统治的开放社会的政府。波兰从未来退回到了过去。

  令人敬畏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的努力,没能阻止卡钦斯基为了收紧对权力的掌控而损害波兰法院的独立性并侵蚀出版自由。民族主义总是四处寻找敌人。当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的俄罗斯不在其视线之内时,波兰便把德国描绘为历史上的恶棍。波兰于1952年放弃了一切赔偿要求。如今它说赔偿事关国家“尊严”。

  德国

  德国能否避免孤立命运?

  拉赫曼:法国大选对危机四伏的德国事关重大。如果勒庞获胜,德国孤立于欧洲大陆中央的噩梦就将成为现实。

  民族主义容易转化为仇外主义。波兰政府拒绝接受叙利亚难民,这意味着它接受了偏袒“白人”所谓特殊利益的本土主义。结果如何,看看不久前法西斯主义暴徒如何大闹波兰独立纪念日集会就知道了。

  法律与公正党(Law and Justice Party)并非孤例。在匈牙利,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称得上是后共产主义时代首个谴责西欧对自由民主制度的信奉并通过削弱民主制衡机制来巩固自己权力的总理。两位领导人都试图利用2015年的难民危机来把捷克和斯洛伐克拉入威权轨道。他们意见相左的地方在于俄罗斯:欧尔班难掩自己对普京的迷恋。

  西方国家的政界人士已经开始公开质疑欧盟东扩是不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波兰是接受欧盟援助最多的国家,约占布鲁塞尔预算的10%。匈牙利几乎所有道路、发电站和公共建筑项目都得到欧盟的部分资助。然而,卡钦斯基和奥尔班一边兑付支票,一边还在嘲笑欧盟对民主和法治具有约束力的承诺。

  在布鲁塞尔、巴黎以及柏林,人们正在讨论的一种对策是关掉财政支持的水龙头。压制国内异见、藐视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裁决、拒绝共同承担移民危机重担的政府,不应该享受欧盟的资金援助。为什么不看看他们是否愿意为自己的反自由主义付出代价呢?这个方案要求的是公平。我怀疑它是否会奏效。

  有人说,如果东边的那些国家没有加入欧盟,秉持自由民主主义的老欧洲如今境况会更好——只要设想一下如果这些国家真的没有加入欧盟会发生什么,我们就知道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如果无法融入西方,这些前共产主义国家更有可能陷入混乱并再次倒向俄罗斯。如今在欧盟中边缘化这些国家,将造成同样的风险。我的猜测是,欧盟将不得不学着与民族主义者共处一段时间——尽管欧盟知道,还有一个不认同卡钦斯基做法的波兰,以及一个仍然重视欧尔班希望消灭的那些基本自由的匈牙利。

  就德国而言,波兰总理描绘的德国“铁蹄”更像在说他自己的历史牢笼,而不是指现代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你经常听到的呼吁德国增加国防支出的声音都来自其盟友,而不是来自德国政客。德国已经厌倦了霸权主义。

  然而,有关规模、经济实力和地理位置的事实不会改变。当英国脱离欧盟时(或者说如果英国脱离欧盟),德国看起来可能还会更具支配性。正因如此,柏林和巴黎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对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同样重要。

  本文作者目前是柏林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 Bosch Academy)理查德·冯·魏茨泽克(Richard von Weizs?cker)研究员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573?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