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大变局下欧洲的政策选择及其影响
作者:张健 | 文章来源:http://www.cicir.ac.cn | 更新时间:2021-01-13 10:16:00
  【编者按】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于2020年12月29日举行的“国际战略与安全形势评估——回顾与前瞻2020/2021”学术研讨会上,现代院院长助理兼欧洲研究所所长张健在第二单元“大国关系与地区安全”的研讨环节,以“大变局下欧洲的政策选择及其影响”为题进行发言。本文根据其发言内容整理而成。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入发展,如何于变局中育先机、于危局中开新局,是当今世界各国都面临的首要问题。欧盟作为全球主要力量之一,也希望趋利避害,有所作为,在一个剧烈变化的世界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捍卫自己的利益。

  一、欧洲视野下的大变局 

  第一,西方所谓普世价值体系陷入困境,不仅在全球,甚至在西方内部也受到质疑。

  这是因为,西方价值体系并不足以保证产生好的经济和社会效果,在全球的榜样力、影响力、感召力大幅下降。在美国和欧洲国家,对民主的不满成为普遍现象,这也是欧美民粹主义都在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进一步表明,西方价值取向存在问题。

  西方价值体系之所以长期占居全球主导地位,不在于其所谓普世性,而在于西方实力特别是经济和科技力量的强大。但随着西方总体实力下滑,其价值体系可能也正处于崩解的进程之中。西方主导世界的能力正在丢失,随之而来的既有科技、经贸上垄断利益的削弱,更有心理上的巨大落差和不适应。

  第二,欧洲正远离世界地缘政治中心,相对边缘化的趋势可能难以逆转。

  中美博弈对世界政治发展的牵引力上升,欧洲面临选边站队的强大压力,可能成为地缘政治的角逐场而非角逐者,也就是说,欧洲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无法主宰自身命运。

  在至关重要的周边安全问题上,欧洲也沦为看客,越来越无法主导地区事务发展,无论是在纳卡冲突问题上,还是在叙利亚、利比亚、伊朗核问题、巴以和平、土耳其等问题上,都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一体化已经发生倒退,未来进一步倒退风险也始终存在。长期看,英国可能对欧盟构成生存挑战,其威胁可能远远超过欧盟眼中的中、俄等国。

  第三,非西方世界特别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功。

  这超出了西方的预料。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说,“冷战的经历告诉我们,独裁、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权,不管怎么称呼它吧,无论如何都不会在经济上取得成功”,但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成功了,颠覆了西方传统观念,也带来了一个西方无法自圆其说的根本性挑战。

  二、欧洲的政策选择 

  第一,防卫性上升,“保护”成为欧洲内外政策主基调。

  从经济上看,欧洲对经济开放的信心明显下降,对自由市场经济的抵触加大,堡垒化趋向愈发明显。

  从价值观上看,欧洲重点不再是在全球推广自身价值观,而是重在防范其他国家价值理念对本地区国家的影响和渗透。

  从加强防卫能力看,欧盟开始加快打造地缘斗争“工具箱”,声称要学会使用“权力的语言”,捍卫欧洲利益,反制外部地缘政治经济行动。

  第二,尝试走“第三条道路”。也就是说,欧洲对外战略将既不同于美国,也不同于中国;既与美国携手,又保持独立性;既对华防范,又对华合作,总之,要体现出欧洲在全球的独立地位和影响力,作为角逐的一方而不是作为角逐场而存在。

  欧洲的第三条道路,有三个维度。一是重建大西方。过去四年,很多欧洲人对美国是“哀其不幸,恕其不争”,对美国和西方的没落充满失败感,因此对于拜登充满期待。二是保持与中国的接触和合作,在对华问题上既尽量与美国保持一致,也凸显与美国的差异。三是建设多边主义联盟。未来欧盟可能与美国一道,共同推进国际机构改革,加大解决全球性问题如气候变化的力度,也可能建立一个所谓的“民主国家共同体”。

  第三,固本靖边。预计未来很长时间内,欧洲的战略重点都将是解决好其经济、社会发展问题,各成员国之间的融合问题,以及周边安全问题。

  三、地缘政治影响 

  首先是对欧洲自身的影响,欧洲在经济和价值观上的保守性和不自信心态将在很大程度上压缩其发展空间,弱化其国际地位和影响力。2019年欧盟货物和服务出口占GDP比例为47.1%,美国是11.72%,中国也只有18.4%。欧洲对外部市场更为依赖。

  从价值观差异和文化多样性的角度看,欧洲对其价值观的执着、对他国干涉其生活方式的疑虑也将会给自身带来严重后果。一是撕裂欧洲社会。未来穆斯林群体的激进化与极右翼民粹主义还将相互刺激,螺旋上升。二是加剧成员国矛盾,削弱欧盟凝聚力。三是增加欧盟与其他国家的摩擦和冲突。比如,10月下旬以来,伊斯兰国家对法国商品发起的抵制行动。

  第二,国际地缘政治对抗性上升,特别是阵营化对抗风险加大。英国已经宣布,作为2021年G7峰会的举办方,将邀请澳大利亚、印度、韩国与会,推动将G7转变为所谓民主10国。

  中、俄面对西方的集体施压,也势必在本已十分紧密的战略协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合作力度。未来西方对中、俄,两大阵营对立的战略态势可能很难逆转。

  从目前来看,中美欧俄四方未来的互动形态还有不确定性,既潜藏大双边对抗的风险,也暗含求同存异、加强合作、良性互动的机会。欧洲如果能起到平衡者的作用,将有助于推动中美欧俄互动朝良性方向发展,这符合欧洲利益。

  第三,对中国的影响与中欧关系。未来欧洲可能更多站队美国,联合西方国家共同应对中国。一是科技上的封堵,欧洲对华经济政策已经开始出现美国化迹象。二是国际上的排斥。炒作涉华议题,诋毁中国国际形象。三是增加中国处理周边问题的难度。

  与中美之间的竞争性甚至对抗性关系不同,未来中欧之间仍将是一种总体良性的竞合关系。但有鉴于欧盟心态变化及其战略取向的保守性,中欧之间需要加强沟通、增进理解,扩大合作、管控分歧,维护好当前中欧关系以合作为主的发展态势。

 

http://www.cicir.ac.cn/NEW/opinion.html?id=1d44093b-c8cd-4887-afb5-1c8c5af291b6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