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倪海宁:蕴意深远的法国总统大选
作者:倪海宁 | 文章来源:转载 | 更新时间:2012-07-03 09:31:41

 

蕴意深远的法国总统大选

倪海宁[1]

 

201256,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传统左翼“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以51.05%的得票率险胜卫冕总统、传统右翼“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尼古拉·萨科齐,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第七任总统。尘埃虽已落定,但大选过程中的一些“看点”却令人深思。

一、法国政局“大翻盘”凸显了广大选民的“求变”心理

在第五共和国54年历史上,领衔左翼的社会党,除密特朗曾在14年间连任两届总统的“个例”外,大部分时间都与总统宝座无缘。左右翼力量对比如此失衡的状况,在欧洲各国中也是较罕见的。奥朗德(以下简称“奥”)本人也存在明显劣势和“硬伤”:缺乏执政经验,从未当过内阁部长,甚至因遇事缺乏决断而从未“做过重要决定”,在外交领域更是“白纸一张”,许多政策主张被指过于“理想主义”。[2]然而,这些都未妨碍社会党通过大选如愿以偿地翻身掌权,颠覆右翼“戴高乐派”政党独揽总统17年的政治格局、使法国“一朝变天”,甚至震动整个欧洲的政坛。

这一结果的出现,应主要归因于萨科齐(以下简称“萨”)政绩颇遭诟病这一“致命软肋”。萨的5年总统任期正值国际金融海啸肆虐,欧债危机蔓延;而萨应对不力,不仅未能兑现其削减政府支出、增加民众收入及促进就业等上台前的高调竞选诺言,反使法国经济的结构性缺欠被放大,状况一再恶化:1、经济走势低迷。2011年增长率仅为1.7%2012年预计增长也不过0.7%2、财政失衡。2011年的财政赤字占GDP5.5%(远高于欧盟规定的3%上限),公共债务已达1.75万亿欧元、GDP占比达85.8%(远超欧盟60%的标准),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纷纷下调法国的主权信用等级(20121月,标普宣布下调法国的3A主权信用等级一个级别至AA+2月,穆迪宣布将法国列入负面观察名单)。3、失业率高企。20121月已达9.9%3月失业人数已达288.4万、升至近13年的高位,年轻人失业率更高达20%4、贫富差距加剧。萨一直被称为“富人总统”,政策上给予大企业、银行和富人阶层“特殊照顾”,法国1%最富有人口掌握的社会财富已由5年前的11.8%扩大至16.2%[3]萨任性不群、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以及时常曝出的花边新闻,更令众多民众厌恶不已。[4]尽管萨提出“强大法国”(la France forte)的竞选口号,并在竞选纲领中公布了32点经济计划,但鉴于他此前的表现,民众普遍不抱太大希望,迫切希冀以“换马”来纾困。

奥充分利用充斥法国的“反萨主义”(anti-Sarkozism)和“仇萨现象”(Sarkophobia),借“人心思变”之契机,提出了颇具针对性的竞选主题——“改变,就是现在”(le changementc’est maintenant),从而把自己塑造为“反萨”代表、把大选变成“反萨”投票。[5]奥围绕经济这一大选的“绝对中心话题”对选民“攻心”,宣称将用平等、团结和普享福利等具有浓厚左翼色彩的经济与社会理念来实施“变革”,并相应地推出了以突出对青年与中下阶层的关怀为着眼点的“60条(竞选)纲领”。其主要内容包括:1、强调社会公平。奥指责萨提出的提高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开征金融交易税等措施“对低收入者和中小企业不利”,建议降低中小企业所得税税率,但将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富人最高纳税率上调至75%。此外,对企业盈利税做出平衡调整,使中小和特小企业获益率高于大型企业,以促进低收入者增加收入。2、倡导刺激经济增长。奥声称,萨一味强调财政紧缩“将扼杀依然脆弱的经济复苏”,必须适当增加公共支出与研发投资,大量增加青年就业和教育部门公职,支持中小企业发展,通过促进增长来削减赤字,恢复市场信心。3、推行较温和的移民政策。奥批评萨主导的“甄选移民”政策“并不能控制移民潮”,表示法国的合法移民人数“不嫌多”,只是要奉行更加“透明、稳定、公平”的规则,每年应经由国会讨论后确定限制“经济移民”的名额;奥还重申“不会减少”外国留学生人数,因为“这有利于法国对世界的影响”。[6]

事实证明,在当前的严峻经济形势下,奥高举注重平等、关注弱势群体等一度被认为不合时宜的左翼政纲来“求变”,确比右翼津津乐道的精英主义、效率至上更能赢得共鸣。正如有评论指出的,“奥的思路更多地从民众角度出发,萨则更多从债主角度出发,而受危机影响越严重的人,越充满想改变现状的强烈愿望,从而将选票投给反萨的政党”[7];“除亚洲移民及其后代外,所有遭受种族主义偏见的族群(非洲裔或海外省裔及其后代群体)都自认政治立场倾左”[8]。这些都使长期式微的左翼声势为之一振,在第一轮投票中即重挫萨、初步奠定胜局:萨成了第五共和国首个在首轮投票中“荣获”亚军的谋求连任的总统。[9]

二、选战胶着和激进政党“定乾坤”反映了众多法国民众对未来的迷惘

尽管奥最大程度地利用萨的“失政”为自己“造势”,但随着选战的白热化,诸多选民却认为,无论选奥还是选萨,“都是在没有更好人选的情况下做出的无奈抉择”。因为,“审视两个选举主角的竞选纲领后,很容易发现,许多核心条款仅仅是为竞选而准备,实现度并不高”。例如,两人都主张主要采用增税方式来解决赤字问题,但目前企业招聘已面临很大困难,增税将使企业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从而打击业已收紧的经济形势。[10]

因此,萨于20122月宣布参选后,即呈现对奥“急起直追”之势,二人民调支持率差距不断缩小,“鹿死谁手”变得扑朔迷离,法国舆论也开始热议奥的“疲惫”与萨的“向上”。而422日的首轮选举结果对奥、萨而言都堪称“尴尬”:仅各获28.63%27.18%的有效选票。二轮选举结果也证明二者民意差距微弱。大选的“地缘划分”也非常清晰:右派赢得东部,左派则赢得西部和中部。[11]正如有评论所言:“奥即便赢得选举,也只在于法国公众的‘默认’——不是因为对他施政的热情,而是因为对现任总统的否定之情”[12];“两人(在首轮选举中)1%多点的差距和均没有突破29%的得票率,以及必须缠战到最后一刻,均证明法国民众并不是在看他俩谁优于谁,抑或谁更受欢迎,而只是在选择哪个不更差。”[13]

此次大选在某种意义上毋宁说是“极端政治势力狂欢的时刻”[14]。极右翼代表、“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斩获17.9%的选票,表现甚至好于2002年其父创造的得票率纪录(尽管未能像其父那样进入二轮选举)。而极左翼候选人、领导着包括法国共产党在内的“左翼联盟”的让-吕克·梅朗雄也异军突起,获得“历史性的好成绩”,夺取了11.1%的选票,比5年前三个极左翼候选人的总得票率(7.34%)还多出近4%。“极左”与“极右”得票率相加达29%,意味着“激进力量”而非“中间派”成为了为大选“定音”的“关键少数”。二轮投票前,正是梅朗雄“挺奥”在先,玛丽娜·勒庞以宣布将投“空白票”继之,共同给了选情落后的萨“最后的重击”。[15]

首轮选举中“左右翼胶着”的纷乱选情,说明民众对左右两大党均不够满意,认为“经济问题之根深蒂固,非温和的右翼或左翼能解决”[16];而“激进党派”得以通过政治交易决定大选结果和极端思潮泛滥,更反映了当前相当部分法国选民对未来的迷茫。有评论即认为,法国社会结构“已从低强度的对立进入到中强度的撕裂”[17];“‘勒庞现象’升温,表明经济的不景气导致越来越多的法国民众对欧洲一体化和移民大量涌入感到担忧甚至害怕,滋生排外情绪。换言之,法国原住民愈发倾向于把有限的社会资源占为己有,而不是通过改革来提升国家竞争力。而凭借鼓动民众‘起义’、从资本家手中夺回控制权、成立制宪议会修宪、创建法兰西‘第六共和国’来吸引民众眼球的‘梅朗雄现象’,则显示了备受危机打击的民众强烈的‘劫富济贫’的政治诉求。”[18]

三、选战“波及欧洲”彰显了法国对一体化事业的重大牵动效应

由于法国身处欧债危机之中尚未脱身,特别是由于奥在解决危机政策上的一系列言论,此次大选引起了欧洲各国、特别是德国的高度瞩目。德国总理默克尔明确希望萨获胜。20123月,德国《明镜》周刊还披露,默克尔已与意大利总理蒙蒂、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英国首相卡梅伦达成口头承诺,在法国大选前拒绝会见奥。[19]出现这种情况也在情理之中:

第一,目前欧盟国家多为右派政党执政,他们担心法国左派上台会影响本国选民心理,甚至会造成在野的左派政党(如德国的社会民主党)在选举中胜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20]于是,这些右派领导人纷纷如临大敌、像关注本国选举一样“特殊关注”法国大选,以至不惜用一些间接手段来“抑奥扬萨”。

第二,尽管有许多分歧,但对默克尔来说,萨“靠得住”[21]。默、萨在共同对付欧元危机中成为亲密伙伴,并共同在201112月的欧盟领导人峰会上,强力促成了旨在强化财政纪律的“财政契约”[22],为形成新的欧元稳定机制、避免债务危机重演奠定了基础。奥却指责萨过多让步于德国,不仅使后者“独揽欧盟主导大权,将其紧缩财政的主张强加给它国”,更使德法处于“一个是舵手,另一个则沦为乘客乃至追随者”的不平等的地位。[23]奥多次表示,当选后将要求对该契约重开谈判,因为“这不是解决危机的唯一途径”,“应该对危机国实行更多的刺激经济发展措施”。[24]奥的质疑乃至否定性立场,击中了欧盟克服危机努力的要害,顿时在欧洲激起波澜。舆论普遍认为,奥由于从未担任政府要职,故在有关欧洲建设的言论上,清晰有力的可行性方案少,而冲击力强、吸引媒体和公众眼球的“空话”多;奥虽出身经济学家,却很可能“基于左派传统理念,以过时的方式实行社会民主政策,要求更多公共支出和公共岗位,势必带来更多债务”。因此,奥“会让之前应对欧债危机的努力功亏一篑,并且连累其它国家的政策连续性”。[25]事实上,欧盟中不满德国一味督促各国压缩开支的意见已受到鼓舞,如斯洛伐克总理和众多希腊社会党人就都出面为奥的主张叫好。[26]

尽管奥已表示,德法两国需合作应对危机,当选后出访的首站将是德国,默克尔也在祝贺奥胜选时称相信能与奥“密切合作”;但奥当政势必带来“法德轴心”的重新磨合,从而给欧债危机平添新变数。[27]因此,此次大选的影响已超越法国,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了欧元区乃至欧洲的未来。

四、“中国议题”升温体现了法方对中法关系重要性的正视

本次大选中,在外国议题的热度上,中国已仅次于“自然排第一位”的“德国问题”。[28]两位主要候选人都提出了较明晰的、尽管颇有不同的涉华政策。

萨及其阵营以“和华”为政策主基调,认为中国是朋友而不是敌手,法国人应学习中国人勤奋工作的精神,积极与中国政府协商,通过扩大对华出口来削减贸易逆差,同时分享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好处。萨本人还通过他的亚裔事务顾问、巴黎华人何福基向外界承认自己对于中法关系“说了些错话”,并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婉转表达了与批评者不同的意见,认为应就此“协商”而不是“抨击”。萨阵营除争取中国经援以对抗欧债危机外,还积极吸引中国对法国本土的产业投资,并把中国投资法国的成功案例当作政绩来宣扬,而将“人权”这个敏感问题“从中法对话的主要议题清单上取消了”。[29]

奥阵营方面则对华颇有微词。首先,奥反对中国经援欧洲,认为这会影响法国的主权;其次,奥把中国当作法国贸易逆差的祸根,称“不接受不可兑换的人民币”;此外,奥还声称将把解决中法经济上的分歧提升到欧洲层面,提议欧洲应对不遵守社保和环保原则的产品征额外税。奥也没有像社会党上一届总统候选人罗亚尔那样,在宣布参选后访华。舆论普遍认为,“逢萨必反”的竞选基点,很多法国企业迁移到中国生产而导致法国本土工人失业、使得“反华”成为相对轻巧的讨左派选民欢迎的竞选手段,社会党传统上较关注人权和价值观等议题、且与中国有交恶历史(密特朗执政期间),以及奥本人长时期对中国并不关心、从未踏足中国、且周围有一批坚定“反华”的政客,共同决定了奥上台会使中法关系出现“磨合期”。[30]不过,奥也留了余地:无论公开还是私下场合都屡次宣称“法国需要良好的中法关系”,并表示“上台后愿尽快访华”;声称自己“不拒绝中国产品“,而是希望双方贸易平衡;20121月,奥还亲赴巴黎13区中国城祝贺华人的春节彩妆游行。[31]

可见,中国自身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增强,不仅已成为目前中法关系的基础,更是法国各派政治人物都需认真考虑的重要问题之一。

五、安全政策“交锋”反衬出法国面临深刻的战略挑战

“改善民生”成为当务之急和重点竞选话题,导致各候选人对安全政策的表述不多;不过,萨、奥还是都充分利用该领域为自己“装点”。

重返北约的决定、对科特迪瓦和利比亚的军事干预所取得的“成果”,乃至对图卢兹连环枪击事件的果断处理,的确有助于法国在艰难世事面前保护国家和民众安全、维持大国地位和形象,因而是萨阵营一直大为夸耀的政绩和坚持的立场。奥则针锋相对地将“变革”之风吹到安全领域:抨击萨政府多次参与针对伊斯兰国家的海外行动“已使希拉克反对伊拉克战争而赢得的‘外交红利’丧失殆尽”,在叙利亚问题上主张武力解决的姿态“可能招致报复”、“加剧了法国国内不同族裔和宗教之间的摩擦”。[32]奥表示,将“使全世界都能听到法国声音,都了解法国的价值观”,法国因而要奉行多边主义、推动联合国改革;加强与新兴市场国家的关系,继续援助发展中国家;保持核威慑力量;打击恐怖主义,但支持北约回归维护“集体安全”的使命,在北约中要保持更多独立性,“比预计还要提前地”从阿富汗撤军;加强同地中海南岸国家的关系,推动巴以谈判,支持国际社会承认巴勒斯坦国。[33]

然而,舆论普遍认为,候选人就多个安全问题产生争执,说明法国面临诸多具体而深刻的战略挑战。国际形势更为激烈、复杂的变化,以及法国国力的相对下降和对外利益关系的演变,使“政治家在竞选时作出的承诺最终难以全部成为现实”;如何寻求与既成大国美国以及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共处之道;如何确保在欧洲的领导地位;如何面对“战略后院”中东-北非的变局(尤其是叙利亚危机和伊朗核问题)、保持法国的介入和影响力,都使法国新领导人必须做出不失困难的抉择。法国前总理、参议院副议长让-皮埃尔·拉法兰即指出,奥当选后“必须认真面对国际问题,因为现实将让他非这样做不可。”[34]

 

(本文经修改后刊发于《国际资料信息》2012年第5期,作者为中国欧洲学会会员、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军事学博士、国际政治硕士,责任编辑为吴兴佐。版权所有,引用或转载请与作者联系:nihaining1@yahoo.com.cn

 



[1] 作者单位:解放军外国语学院。

[2] 应强:“吸引中间选票成为法总统候选人奥朗德胜选关键”,载《国际先驱导报》2012323,第16版。

[3] 数据转引自吴辛欣:“法国大选进入倒计时,选民心理矛盾不知何去何从”,国际在线,2012420http://gb.cri.cn/27824/2012/04/20/5005s3650222.htm; “法国:3月失业人数达288万,比2月增16600人”,法国在线,2012430http://news.yesfr.com/20218.html; “分析称法国选民首次以经济视角选择国家舵手”,《欧洲时报》,201257http://www.oushinet.com/172-1304-175473.aspx;马佳佳:“萨科齐竞选败北,‘小拿破仑’遭遇‘滑铁卢’”,中新社北京201257电,http://www.chinanews.com/gj/2012/05-07/3869080.shtml

[4] 萨曾被舆论评为“当前欧洲最不令人待见的领导人”,“法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之一”,国内民众的不满意度一度高达68%。参见“For Mr. Normal Hollande, it’s bye-bye to bling”, Reuters, May 6, 2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5/06/us-france-election-hollande-idUSBRE8450CU20120506

[5] “总统‘宝座’谁主沉浮?”,法国在线,2012422http://news.yesfr.com/19963.html

[6] “萨奥移民分歧大”,法国在线,201253http://news.yesfr.com/20370.html

[7] “敏感贫困区投‘左’弃‘右’”,法国在线,2012425http://news.yesfr.com/20104.html

[8] “非裔族偏左亚裔族偏右”,法国在线,2012418http://news.yesfr.com/19835.html

[9] 此前戴高乐、密特朗和希拉克3位成功连任的总统不消说,甚至1981年在第二轮中被密特朗“翻盘”的德斯坦在第一轮投票中也是领先者。正如法国经济大报《回声报》所指出的,这一结果甫一出台,就宣告了萨科奇时代的结束。转引自“若麟观察:萨科齐实际上输给了他自己”,《欧洲时报》,201257 http://www.oushinet.com/172-1304-175511.aspx

[10] 冯薇:“媒体称候选人财政政策是法国大选关键”,载《小康》2012年第8期,第16页。

[11] “法国大选:地缘政治划界鲜明‘左西右东’”,法国在线,2012425http://news.yesfr.com/20101.html

[12] “法国:商界冷对2012大选,奥萨愁税”,法国在线,201249http://news.yesfr.com/19452.html

[13] “民众投票很无奈,只能依据‘不选最差’原则”,《欧洲时报》,201257http://www.oushinet.com/172-1304-175445.aspx

[14] “Factbox: Key political risks to watch in France”, Reuters, May 7, 2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5/07/us-france-risks-idUSBRE8460AI20120507

[15] “Socialist Hollande ousts Sarkozy as French leader”, Reuters, May 6, 2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5/06/us-france-election-projections-idUSBRE8450AR20120506

[16] “法国小党生态:极左翼与极右翼选民有相当重合”,《欧洲时报》,201255 http://www.oushinet.com/Page/178/zhdpreview/on/zhdprintmode/true/infoid/175356/sourceid/505/pubdate/2012-05-05/default.aspx

[17] 陈俊侠:“法国选民在社会公平与发展经济之间纠结”,新华网北京2012424电,http://news.sina.com.cn/w/2012-04-24/143224322180.shtml

[18] “法国小党生态:极左翼与极右翼选民有相当重合”,《欧洲时报》,201255 http://www.oushinet.com/Page/178/zhdpreview/on/zhdprintmode/true/infoid/175356/sourceid/505/pubdate/2012-05-05/default.aspx

[19] 转引自杨凡:“大选之年看法国政治”,载《中国改革》2012年第5期,第2页。

[20] “Markets, Germany wary as Hollande wins in France”, Reuters, May 7, 2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5/07/us-france-election-projections-idUSBRE8450AR20120507

[21] “Eurogroup’s Juncker: Paris cannot renegotiate fiscal pact”, Reuters, May 7, 2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5/07/us-eurozone-germany-juncker-idUSBRE84611Q20120507

[22] “欧盟财政契约”全称为《经济货币联盟稳定、协调与治理条约》(Treaty on Stability, Coordination and Governance in the Economic and Monetary Union, TSCG),继201112月由欧元区成员国首脑达成一致意向后,已于201232由除英国和捷克外的25个欧盟成员国首脑正式签署。

[23] “电视辩论:萨奥谈欧元危机”,法国在线,201253http://news.yesfr.com/20376.html

[24] 杨美萍:“法国总统候选人奥朗德称法国沦为德国追随者”,载《新闻晚报》2012417,第2版。

[25] 参见“德国政界冀萨科齐胜选”,法国在线,2012420http://news.yesfr.com/19906.html

“German finance minister says France committed to fiscal pact”, Reuters, May 7, 2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5/07/us-eurozone-germany-france-schaeuble-idUSBRE8460W520120507

[26] “Southern Europe leaders seek ally in France’s Hollande”, Reuters, May 7, 2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2/05/07/us-france-election-southerneurope-idUSBRE8460JA20120507

[27] 德国自民党欧洲议会议员兰勃斯多尔夫即评论道:“奥朗德上台将使德国失去一位稳定欧元的重要伙伴。”参见“欧元背脊‘发凉’”,法国在线,2012420http://news.yesfr.com/19908.html

[28] “法国总统大选:中法关系更重要”,法国在线,201255http://news.yesfr.com/20435.html

[29] “萨科齐的‘和华’策略”,法国在线,2012420http://news.yesfr.com/19911.html

[30] 参见“奥朗德‘惧华’心态”,法国在线,2012420http://news.yesfr.com/19916.html;“分析称奥朗德在三大议题上对华态度强硬”,《信息时报》,201257,第2版。

[31] “奥朗德从未踏足中国,为竞选转变姿态加紧补课”,《欧洲时报》,201255http://www.oushinet.com/178-505-175287.aspx

[32] “总统选举:萨科齐若败,影响将超出法国范畴”,法国在线,201256 http://news.yesfr.com/20444.html

[33] 转引自江时学:“法国总统大选留下的五个未知数”,http://gb.cri.cn/27824/2012/05/07/5951s3671724.htm

[34] “萨科齐千万不要‘小看’”,法国在线,201256http://news.yesfr.com/20672.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