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3年大选:德国步入新时点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finance.jrj.com.cn | 更新时间:2013-09-22 09:34:46
 2013年09月19日 15:09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当地时间9月22日,德国正式迈进四年一度的大选日,德国联邦政府现任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此间谋求第三届连任。现年59岁的默克尔自2005年11月担任德国总理。此次2013年大选,她的竞争对手正是来自最大在野党社民党的党魁——66岁的佩尔·施泰因布吕克。
  当前,活跃在德国政坛的主要有两大派别。一派是以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简称“基民盟”)为核心的执政联盟,包括其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简称“基社盟”),此政党与基民盟统称为“联盟党”(俗称“黑党”),另外也包括与联盟党共同执政的自民党(俗称“黄党”)。当地时间9月15日,基社盟在德国最大州——巴伐利亚州的选举中,以49%的选票斩获绝大多数优势,为默克尔本次角逐总理宝座打下了强心针。另一派是以社民党(俗称“红党”)为核心的在野党联盟,包括最近这两年支持率不断提升的绿党以及左派党。
  民间观感
  “我倾向于绿党,直接被选的代表我会选社民党的施泰因布吕克。”一位不愿透露个人信息的女性选民说,“我觉得最好的结果是绿党与联盟党,或者社民党与自民党合作,这样的政府关心每一个德国人,无所谓左派或者右派。我希望绿党强大起来,也希望左派党获得足够多的支持,尖锐地检查和批评每个对穷人不利的政策。”而在德国从事媒体工作的Petra Stegmann则表示,他个人倾向于基民盟和绿党,“我所期望的是一个不太可能实现的结果:黑绿联盟的政府(即基民盟和绿党)。因为这样会保持原有的价值,但更加注重环保,也许会对经济利益的考虑少了一些。”
  基民盟曾经是传统的基督教党派,强调国家要尽量减少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社民党强调“社会公正”的概念,但而今,两党在政策上的差异正在逐渐缩小。默克尔自担任总理以来,引入了最低工资标准,并实施了改善幼儿园、托儿所基础设施以及提高子女照管津贴等政策。“这些原来都是她的政治对手——社民党的主张。”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教授伍惠萍表示。
  不过,不得不承认,默克尔的这些主张成效是显著的。上述不愿透露个人信息的选民称:“我个人的感觉是德国最近五年比较繁荣,给我带来了好处,我个人的工作目前很稳定。让我舒了一口气的是德国的国债不是那么的多,所以我对我孩子的未来,感觉稍微乐观一点。”
  默克尔担任总理期间的威望和成绩,被伍惠萍总结为“总理红利”,她认为这是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竞选中的核心优势。她一直以来看好默克尔:“只要不是‘红红绿’(即社民党、绿党加上左派党)当选,默克尔连任的可能性就非常大,红红绿当选的可能性比较小。”不过,在9月18日接受采访时伍惠萍也表示,大选最终结果揭晓之前,谁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比如在2002年10月德国大选中,由于在大选前明确对伊拉克战争说“不”,社民党党魁、时任总理施罗德收拢人心,以微弱优势成功连任总理一职。而今,德国各党派对叙利亚问题的表态成为左右选情的一个重要指标。
  作为德国总理,过去的8年,默克尔无疑是称职的。在德国国内,失业率从2005年默克尔上任之初的11.7%下降到目前的6.8%,近四年来,德国平均薪酬水平上升了3.6%。尽管欧债危机一度席卷而来,德国经济依旧运转良好;在国际关系方面,德国的国际地位大为提高,尤其是在欧债危机期间,德国几乎主导了欧盟应对危机的政策。尽管被一些饱受紧缩政策之苦的南欧国家指责,仍旧不能否认德国为危机指出了一条出路,过程艰难但现在成果正在逐渐显现。
  本次大选结果,被认为可能是改变欧洲政策方向的时间点。过去几年间,默克尔提出的紧缩政策让南欧国家陷入衰退状态,但投资者认为,默克尔此番连任之后,可能会出台一系列政策重振欧洲经济。德国民众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有所转变,上述不愿透露个人信息的德国选民肯定了默克尔的紧缩政策,“那些南方国家应该保持收入和支出的平衡,如果需要德国补贴,至少在税务和社会保障方面,这些国家应该和德国对自己的公民要求一样高。在一个全球化的经济环境中,尤其是欧盟内部,实施不顾及其他国家的高福利政策是很不负责的。”但同时她也表示,默克尔把德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她能理解但也不完全赞同。她把德国称为“欧债危机的受益者”。为了应对欧债危机,欧洲央行三次下调基准利率,降至0.5%,营造了一个创历史纪录的低息环境。她说:“低息促进了德国的经济,而别的国家老百姓的收入在缩水。别人受苦,我们是受益者,我更喜欢双赢政策。”
  提上日程
  德国大选和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一道,被视为2013年影响全球经济走势的两大不确定因素。摆在德国新总理面前的任务将是沉重的。
  9月底新政府组阁之后,在今年11月或者12月,新政府就需要对设立欧元区银行业联盟做出讨论。欧盟官员称,德国总理府正在拟定一项计划,即在不修改现有法律的前提下,完成欧元区银行业联盟的架构。此前,柏林一直坚称,如果把解散或者挽救陷入困境银行的权利从主权国家转移到欧盟层面,需要修改欧盟宪法,而欧元区迫切需要建立银行业联盟,以恢复对经济的放贷能力、重新增强并扶持经济增长,防止产生新的主权债务危机。有消息称,11月或者12月,这项计划就会在新一届政府讨论。这个消息让一些欧盟官员感到振奋,欧盟一位官员表示,该计划提高了年底前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即便立场仍存在严重分歧。但招商证券(行情,问诊)发布报告认为,德国在未来几年还是不会支持欧元债券。由于德国不情愿提供支持,欧元区银行业联盟的进展将受到阻碍,最可能出现的会是一种“若即若离”的不彻底的银行业联盟。
  在德国国内,新一届政府需要继续专注于巩固财政,欧盟规定债务占GDP的比重不得超过60%,目前,德国债务占GDP的比重在80%左右。新一届政府还可能会对大型企业加税,此前,社民党一直主张对富人增税。
  伍惠萍则认为,德国国防部的“欧洲之鹰”无人机计划调查会很快启动。该计划因为未通过授权进入欧盟领空而下马,但此前德国国防部在这个计划中已投入了大量资金;另外一个就是数据保护的问题,斯诺登事件引发了德国各党派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论。德国一向重视数据保护,“在与美国合作方面会采取哪些具体的步骤,也会是大选后新政府要考虑的问题。”伍惠萍说。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