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德国大选中的关键性小党──自民党
作者:袁杰 | 文章来源:光明网 | 更新时间:2017-09-12 10:43:00
  第19届德国联邦议会选举的日期越来越近了,2013年大选后被逐出议会的自民党又成了德国政坛的香饽饽。该党不仅行将重新进入议会,而且有望入阁参政。该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内尔(Christian Lindner)更被视为新内阁可能的外长人选。近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对俄政策,提议要改善与俄国的关系。但在默克尔(Angela Merkel)当政期间,德俄关系恐难出现根本性的转机,最多只会有所松动。

    自民党又成“天平砝码” 

  在联邦德国历史上,至今均是由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这两大政党轮流牵头组阁的。此时,政坛小党往往成了两者的争夺对象,从而成了左右政局的“天平砝码”。

  成立于1948年的自民党是个自由主义政党。该党,此后还有绿党,在联邦层面上就发挥着这种“天平砝码”的作用。自民党参政时间非常长。在15个不同的内阁中,自民党成员总共出任过8位副总理以及4位德国外长。此外,自民党还推出过两位联邦总统。

  德国总理默克尔至今已执政三届,共12年。其中,从2009年至2013年的第二届默氏政府就是由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结盟时,自民党曾取得了其历史上最佳的选举成绩:14.6%。 与默克尔结盟四年后,作为小伙伴的自民党结局极为悲惨。在2013年的联邦议会选举中,该党只获得了4.8%的选票。因未过5%的门槛,因而被逐出了联邦议会。在过去一段时间中,这个政党几乎被人忘却。但曾几何时,这个小党东山再起,重新成为政坛关注焦点。

  8月26日公布的埃姆尼德研究所(Emnid)受《星期日图片报》(Bild am Sonntag)委托所作的民调结果显示,联盟党所获的支持率为38%,社民党为23%,自民党和左翼党各为9%,另类选择党为8%。绿党则为7%。

  从联邦层面上的结盟可能性来讲,虽然从上述的民调结果来看,如果是两党联合执政的话,现今只有由联盟党(38%)和社民党(23%)组成的大联合政府议席超过半数,但默克尔在组阁方面尚拥有较大的选择余地。她可寻求通过由联盟党、自民党(9%)和绿党(7%)组成的“牙买加联盟”(因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同而得名)来组阁。此外,最近一些民调显示,甚至由联盟党和自民党组成的黑黄联盟也有执政的可能性。当然,默克尔日前强调,除基社盟外“没有天然的结盟伙伴”。

  而对社民党来讲,因它与左翼党(9%)和绿党组成红红绿联盟或被该党寄予厚望的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红黄绿“交通灯联盟”等选项均远未达半数,因而实现可能性不大。

  在上述黑黄联盟有可能实现时,社民党一方面发起了对其的攻击, 以期动员自己的追随者投入选战。

  但另一方面,社民党对自民党的攻击又是适度的。这是因为社民党至今仍未完全放弃通过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交通灯联盟”来执掌总理府的希望。

  在这场选战中,自民党已成了联盟党和社民党的争夺对象。该党又有可能成为左右德国政坛的“天平砝码”。但新生代自民党人几乎没有联邦政府层面的执政经验,这是该党目前的一大软肋。

  从目前的民调来看,默克尔似乎已稳操胜券。而一旦在联邦层面上联盟党与自民党结成黑黄联盟执政,按惯例作为小伙伴的自民党将获得外交部长的位置。这样,自民党主席林德内尔就有可能出任德国新一届政府的外长。因而,8月上旬他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就对俄外交所发表的意见就倍受关注。人们已在揣摩德俄关系的未来走向。

     自民党欲推“亲俄外交” 

  林德内尔在访谈中表示:“我们必须走出死胡同。一方面,我也赞同坚定性,那就是支持我们的东欧北约伙伴国以及将对美关系置于优先地位。 另一方面,必须要有主动提议,以便普京可以不失面子地改变其政策。不要等到《明斯克协议》条款得到完全满足后才解除制裁。部分进展也必须得到奖励。我们应该力图使对俄关系出现松动。欧洲的安全和福祉同样取决于与莫斯科的关系。这里要说出一个禁忌来,那就是:我担心人们将不得不把克里米亚视作持久的权宜之计。”

  明眼人可以看出,林德内尔在这里是要试图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打破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一个禁忌。

  在德国国内,自民党主席的这番谈话引起了不同的反响。联邦政府副发言人乌尔丽克·德默尔(Ulrike Demmer)表示,德国政府和欧盟都把俄国兼并克里米亚视作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德默尔指出,欧洲的和平秩序由此而受到质疑。这位政府副发言人并强调,德国总理一再主张通过外交途径来解决乌克兰冲突。

  绿党首席候选人策姆·厄兹德米尔(Cem ?zdemir)则尖锐地批评了林德内尔就对俄政策所发表的谈话。厄兹德米尔声称,对于负责任和强有力的外交政策来讲,这是错误的行径。这位绿党首席候选人指出,林德内尔显然是在为组成一个围绕在瓦根克内希特周围的“新的独裁者朋友联盟”作准备。厄兹德米尔并表示:“林德内尔以此就转向左翼党、基社盟和社民党所奉行的柔软路线,为此甚至撤销了自己党的竞选纲领。”

  在国际上,俄国媒体则一致对林德内尔的表态表示欢迎。俄国国际广播公司RT强调,林特内尔要给普京一个可以让后者“不失面子”接受的提议。而乌克兰政府则对林特内尔的构想表示完全不可理解。

  在德国政坛上,至今国际事务一直是由默克尔唱主角的。在乌克兰问题上,她是德国、法国、俄国和乌克兰四方所签《明斯克协议》的主导者之一。欧盟对俄制裁的主要推手也是这位德国女总理。从目前来看,由于克里米亚等问题难以解决,因而一旦默克尔这次获得连任,她大体将会延续至今的对俄政策。德俄关系很难出现根本性的转机。

  但如果林德内尔出任外长,从他上述的谈话来看,他很想在发展对俄关系上有所建树,因而德俄关系或许会出现一些松动。毕竟德国朝野多党均有类似要求,且德国经济界也一直把对俄制裁视为一种负担,并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在要求放松制裁。由此可见,林德内尔拟推亲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是反映民情、顺应民意的。

 

http://world.gmw.cn/2017-09/08/content_26082295.ht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