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德国大选:沉闷好于喧嚣,但并不够
作者:菲利普·斯蒂芬斯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7-09-19 14:24:00

  斯蒂芬斯:德国大选的沉闷总比其他国家候选人互相谩骂抹黑好,但德国无法再逃避对本国国际角色的认真讨论。

  重要的选举未必热闹。德国很快就要进行大选投票了。除德国外整个世界都忍不住哈欠连连。希望看到政坛喧嚣景象的人错了。欧洲目前的状况比一段时间以来都要好,但它无法再将繁荣和安全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沉闷正是这个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所需要的。

  在一个暂时逃离了英国退欧动荡的人看来,本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来自社民党(SDP)的挑战者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之间的电视辩论平和得令人震惊。在华盛顿那些习惯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每天通过智能手机表演日常打嘴炮的人看来,这幅景象应该更令人震惊。

  人身攻击、捏造事实和随意编造的谎言去哪了?两位候选人都没见识过特朗普攻击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或法国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对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排外主义谩骂吗?他们没听过英国政客是如何谎称英国退欧可以带来巨大财富吗?不管默克尔和舒尔茨如何努力,他们也无法让气氛火热起来。他们之间的政治分歧不是一条意识形态鸿沟,而只是一条小溪。

  丝毫无助于增加此次德国大选兴奋度的是,民调预测默克尔将赢得她的第四任期——非常可能领导与舒尔茨的社民党的又一次联盟。民粹主义在欧洲各地撼动政治精英阶层,德国对民粹主义也并非免疫。在2015年移民危机后,本土主义政党德国新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正竭力煽动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但该政党的得票似乎不太可能超过10%太多。

  中间立场的共识主义(consensualism)惹恼了很多局外人。你可以听到批评人士称,选民被剥夺了做出明确“选择”的权利。但1945年由战胜国制定的战后宪法不正是为了促进调和吗?无论如何,还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德国为何不愤怒。德国繁荣而稳定,而它所处的大陆近来与这两个词毫不沾边。欧元危机和移民危机已经得到了控制。你可以说,德国人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们对现状基本满意。

  那些单纯喜欢热闹的人应该看看英国。眼下的英国政坛提供给选民两个选择,一个是执着于退欧这项毁灭性事业的执政党,另一个是怀念苏联时代社会主义的极左翼反对党领导人。在保守党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和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之间二选一,这个选择不会是任何人想要的。

  令默克尔与众不同的并不只是她的超长任期(她打破了自己的如下承诺,即不会犯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的错误、竞选第四任期),而是她不加掩饰地支持开放自由的国际秩序。当其他人在特朗普胜选后竞相前往华盛顿向他效忠之际,默克尔故意坚持照自己的想法与这位新总统打交道。她坚持大西洋主义,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并不是无条件地坚持。

  威胁不言自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的俄罗斯希望重新划定欧洲边界。同时,特朗普是既靠不住又易激动的盟友。英国离开了外交政策舞台。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尚未证明自己。意大利支离破碎的政治正承受着北非移民日益增多的压力。波兰和匈牙利不断从欧盟手中接过高额支票,同时拒不接受欧盟的自由主义价值观。

  此时,稳定的德国是欧洲仅存的愿意捍卫战后秩序准则和制度的国家。

  特朗普坚持好斗的民族主义以及英国与欧盟分道扬镳,这两件事撕裂了西方。德国总理默克尔并未放弃。她对自由、法治和民主制度的坚守来源于她在共产主义东德生活的35年。正如记者斯特凡·科内柳斯(Stefan Kornelius)在一本出色的传记中所说的那样,默克尔知道,确保欧洲和平和繁荣的自由民主并不是“自然规律”。

  默克尔不是圣人。她考虑的是是德国自己的利益。德国大大受益于基于规则的体系和经济全球化。德国历届政府都在美国的安全伞下得到庇护、并逃避了欧洲以外的国际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商业和出口一直繁荣发展。默克尔似乎知道搭便车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她把重塑法德关系作为重中之重,并且增加了国防预算。但她仍然有意识地羞怯。她只用最含糊的言语向选民谈起这些问题。

  普京强占克里米亚并入侵乌克兰东部、叙利亚内战导致大量难民涌入欧洲,这些情况迫使默克尔采取行动。但德国选民并不希望、也不愿意德国在全球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距离柏林越远的选民,越不愿意承认德国再也无法以历史为借口逃避责任。沉闷是好的,尤其是跟谎言相比。但仅有沉闷是不够的。此次竞选所缺失的,正是有关德国无法再逃避其国际角色的认真讨论。

  本文作者目前是柏林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 Bosch Academy)理查德·冯·魏茨泽克(Richard von Weizsacker)研究员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336?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