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欧盟欢呼马克龙崛起:为全球化找到争取民意的新路径

作者:李兮言 文章来源:http://finance.jrj.com.cn 更新时间:2017-05-03 16:29:00

[摘要] 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再一次为西方政治舞台带来了意外的震动:传统的左右两大党60年来首次在大选第一轮就统统出局

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再一次为西方政治舞台带来了意外的震动:传统的左右两大党60年来首次在大选第一轮就统统出局;人们抛弃了现任总统,支持了一个全新的政党,并把一个将自传属性定义为娶了年长自己24岁的高中老师的年轻人推上了前台。

这个人是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他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法国总统,以及欧盟最坚定的捍卫者。从数据上看,准确预测了马克龙在首轮投票中会以微弱优势领先勒庞的民调显示,马克龙将在5月7日大选末轮投票中赢得决定性胜利,获得超过六成的选票。而从支持者的角度来看,首轮投票之后,菲永等不少非右派都表示会支持马克龙。这让勒庞在第二轮投票中的获胜概率几乎微乎其微。

经历了“黑天鹅”事件频出的2016年,人们对马克龙这匹“黑马”出现,似乎不那么震惊了。但马克龙的崛起,似乎成了西方政治舞台上的逆流—在分裂的欧盟中,这是信奉国际主义的候选人的一次胜利;在民粹主义蔓延的西方,这是精英找到争取民意的新路径。

知名度来自传奇婚姻

在本次法国大选之前,马克龙的全球知名度不高。此前,他在政治领域的最高职位是奥朗德政府的经济部长。但很多法国人并不因此而认识这位政坛新星,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传奇的爱情故事。他的妻子,是自己高中时的法语老师、同学的母亲、年长24岁的布丽吉特。

这段婚姻加速了人们对马克龙这张新面孔的认识。马克龙本人对此的态度也很大方:他会带妻子出席各种正式场合,也曾对多家媒体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他与妻子的亲密照片频频登上各大报刊杂志的封面。事实证明,现代的传播方式,也的确适合这位年轻的政治家。他的传奇爱情故事让法国人对他多了几分好奇,而他的高颜值,则为自己争取了更多选民的好感。

年轻是马克龙的优势,同时也是劣势。在竞选辩论中,马克龙常被孤立。他的支出计划要比其他总统竞选者小很多。他精简政府及官方程序的计划很实用,但在争取支持的选战中,却不是明智的选择。与具有丰富电视辩论经验的勒庞相比,马克龙显得“稚嫩”,勒庞也毫不掩饰地称呼他为“BAby”。但就像2008年时美国的奥巴马一样,恰恰因为政坛履历短,错误也就寥寥无几。人们反而认为他们将会为政坛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

局外人?

马克龙深谙这一点。原本是社会党人的他,曾是奥朗德的副秘书长,由奥朗德一手提拔。但在奥朗德谋求连任无望时,2016年8月30日,他辞去政府部长职务,果断与社会党切割,成立“前进!”党,并将自己定义为建制派的局外人。首轮投票获胜后,马克龙在演说中表示要改变法国的脸孔,并“粉碎这个三十多年不能够为国家解决问题的系统”。

但马克龙的政策主张与现任政府分歧并不算大。马克龙的上升之路,也可以说是遵循了法国政治家典型的精英治国之路。

马克龙出生医学之家。父亲是皮卡第大学的神经学教授,母亲是医学博士。他受到的教育是法国精英教育。中学最后一年,他是在巴黎的精英学校亨利四世中学完成的。后来,他又先后在巴黎政治经济学院以及国家行政学院这样的大学校中学习—在法国,大学校(Grand Ecole)的地位远在大学之上。从历史上看,戴高乐、乔治·蓬皮杜、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弗朗西斯·密特朗 、雅克·希拉克、尼古拉·萨科齐、奥朗德,他们全部都进入过至少一间大学校学习。

马克龙的职业生涯也比一般人更有规划性:2004-2008年,马克龙在法国经济财政部担任财政督察。2007年他在法国经济学家及战略分析家雅克·阿塔利领导的提高法国增长委员会中担任副书记。之后,他离职到罗斯柴尔德银行任投资银行家。很快,马克龙重返政坛,直接进入政坛高层,迅速上升。担任经济部长期间,马克龙接受的精英教育得到了用武之地。这一阶段,马克龙几乎走遍了欧洲。他的英语水平几近完美,这在崇尚法语的法国政治家中并不多见。欧盟内一些人因此注意到他。竞选总统以来,他一直主张“亲欧”,并强调当选后会参与伊拉斯谟项目,让欧盟高校学生深入交流。

马克龙的教育和职业经历让更多欧洲精英相信,他一旦上台,法国与欧盟的关系将会更加巩固。

法国肯尼迪

马克龙被支持者看做是“法国肯尼迪”,这与2008年美国的奥巴马有一定相似性。但当年高喊“chanGE”、充满理想的奥巴马,在任八年所做的改变却有限。当年支持他的美国民意,以报复性的姿态转向了另一端的特朗普。美国人期待“强人”的心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涨。而马克龙是否会重蹈这一覆辙?至少勒庞及其支持者是这样认为。在他们看来,马克龙太年轻,缺乏政治经验,他妙语连珠,但丝毫不理解中下阶层的困难,与奥朗德的左翼政府没有什么区别。

马克龙把自己的政治主张称为“非左非右”。但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欧盟的支持,信奉开放贸易,以及对难民开放的态度。马克龙团队正努力营造出“革新”的形象,但问题是,正如勒庞所指出,马克龙曾是奥朗德的经济部长,但他并没有成功让法国走出低增长率、高失业率和债务不断上涨的循环。不仅是他,过去几任主张“改革”的总统,都没能扭转法国的经济形势。年轻如马克龙,凭借的又是什么?

与逆全球化的对决

不过,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也许在与勒庞的对决中,他的支持者捍卫的却是自己的价值取向。正如《金融时报》评论,马克龙的崛起,代表的是对现下西方民族主义的反对。他与希望法国退出欧洲单一货币,提高关税、打击移民的勒庞是意识形态的对决。

目前,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已公开表示,他会投给马克龙。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对马克龙个人的青睐,而是实在不能投给勒庞。现任总统奥朗德也在公开表示支持马克龙后,要求现政府的内阁部长“行动起来”,积极投身选战,以确保勒庞在第二轮投票中败北。

英国脱欧与特朗普上台,让欧洲的国际主义者经历了绝望的时刻。尽管此前,民族主义右派在奥地利和荷兰的选举中遇挫,但根据此前的民调,主张脱离欧元区的极右翼候选人勒庞与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很可能以二选一的形势出现在大选最后一轮对决中。

也因此,马克龙的出现让这些人欢欣鼓舞。首轮投票结束后,法国CAC40指数大涨4.14%,创下2012年8月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及2008年1月以来的最高收盘点位。而德国DAX指数创下历史新高。包括全球46个主要股市的MSCI指数也达到历史新高。欧元对美元汇率则上涨了1.19%。德意志银行外汇和宏观经济分析师塞巴斯蒂安 加利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这是完美的一幕,市场对此一直在绝望地梦想着。”

马克龙明白支持者对自己的诉求。也正因如此,他的支持者将对手勒庞描述为“女版特朗普”。勒庞正竭力摆脱这一外号,因为很多法国人并不喜欢特朗普。但她的确在尝试利用法国民众中正在扩散的愤怒、怨恨及焦虑—这些情绪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特朗普的上台与英国脱欧。

而对大洋彼岸的美国来说,马克龙胜出的意义在于,他为非民粹主义者找到了一条路。正如CNN所评论,他在第一轮投票中的胜利,为西方的中间派政客找到了一条既能受欢迎,又能保持自身观点的道路。政治家不需要成为民粹主义者,也能够受民众欢迎。

http://finance.jrj.com.cn/2017/05/02032322410265.s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