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马克龙的光环盖过了默克尔
作者:菲利普•斯蒂芬斯 | 文章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更新时间:2018-01-25 16:16:00

  斯蒂芬斯:巴黎在外交舞台上活力四射,与柏林的无精打采形成鲜明对比。曾几何时,充当欧洲代言人的是默克尔。

  多久之后他将进军莫斯科?对于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欧洲雄心,柏林的反应可能不会太大度。不过,可以提醒一下,马克龙不会成为第一位被自己的豪言壮语弄得得意忘形的法国总统。还记得承诺通过与过去大“决裂”来恢复法国领导力的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吗?

  最近马克龙在国际舞台上大出风头,他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欧洲又回来了,他对东道主习近平说。其实,他没必要加“欧洲”一词,因为他的意思就是法国。无论是会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还是习近平,年轻的马克龙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表演已经到了炉火纯清的地步。他毫不掩饰地在法国的国家利益之外裹上了一面欧洲旗帜。

  那句嘲讽拿破仑的话既可以用来指法国,同样也说明了德国政治现状。你也能明白德国的决策者为何会感到有些恼火。巴黎在外交舞台上活力四射,与柏林的无精打采形成鲜明对比。曾几何时,在北京充当欧洲代言人的是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但自去年9月大选结束以来,默克尔被国内局面绑住了手脚——为了组建一个在联邦议院占据多数席位的执政联盟,她已努力了数月之久。

  当然,德国人长期以来都在抱怨巴黎没有一个严肃的合作伙伴——萨科齐过度活跃,而其后的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的行事方式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实上,柏林已经习惯了充当欧盟蓝图的描绘者。现在,轮到马克龙登台了。因为,英国的特蕾莎梅(Theresa May)为了确保英国脱欧的正常进行而无暇他顾,意大利面临选举乱局,而加泰罗尼亚危机让西班牙陷入政治动荡。

  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的社民党已投票支持展开组建“大联合政府”的谈判。但不论德国能否组成联合政府,当今政治潮流已经发生了明确的变化。

  几个月前看起来还无法战胜的默克尔已经不能再声称有大好的未来了。无论组成联合政府,还是少数政府,她都已进入总理生涯的暮年。如果星象运势有利,她可能还有四年的任期。但党内同僚对此表示怀疑。因此,两年任期似乎可能性更大。雄心勃勃的对手已经在私底下开始接任选战的彩排。

  精力充沛的马克龙和目前被捆住手脚的默克尔仿佛各自举着一面镜子,从中可以看出两国选民的情况。法国总统的使命就是改变,去完成萨科齐总统“现代化变革”的未竟大业。而德国大选透出的主要信息是,选民期望保持现状。

  在即将陷入传说中的大萧条之际,法国人出人意外地赌了一把,选择了马克龙。他承诺国家复兴,选民们给了他一次机会,这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之后,民调出现过一两次反复,但他仍然获得了普遍的支持。本国总统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好评,法国人沾沾自喜。

  当2015年默克尔决定向叙利亚难民开放本国边境时,德国选民表示支持。这是人道主义行动,是正确的。但这就够了。大选虽然连任,但默克尔仅是有条件当选。有近13%的德国人投票支持极力煽惑“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a)的极右翼政党德国新选择党。很多主流政治家对此表示汗颜;而之后他们的立场也转向右倾。

  自默克尔去年夏天表示,特朗普的愤怒民族主义要求德国和欧洲肩负起更多自身安全责任以来,情况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不过,对于这一项更加积极的外交政策,默克尔既没有寻求、也没有获得民意授权。在竞选活动中,国际事务和欧洲鲜少被提及。对于德国人转向关注本国国内情况的倾向,她不应该有任何抱怨。

  除了一些煽情的新闻标题外,这种情况并没有给马克龙带来什么特别的好消息。从本质上讲,德国是亲欧洲的。这并不是说他们已经准备好接受法国深化欧洲一体化的宏大愿景。舒尔茨支持马克龙的计划,或多或少是出于他自己的考虑。当提到欧元区改革时,比较常见的反应是觉得这是一个让德国为其他国家无度开支埋单的阴谋。

  即便如此,认为德国会撕碎马克龙的蓝图是大错特错。德国自己有深化欧盟合作的理由。最显而易见的是,黙克尔需要在难民庇护问题上达成一个足够有力的全欧洲范围的协议,以避免2015年的难民危机重演。

  尽管不情愿,柏林还是同意增加国防开支。巴黎提出的欧洲框架是显而易见的路径。在经济方面,大量德国选民支持法国提出的统一企业税和倡导欧洲发展人工智能技术的计划。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马克龙推进国内改革的能力。尽管已经签署了《劳动法》改革法令,但有很多预言家预测,法国的保守势力将会重新抬头。

  怀疑论者忽略的一点,也正是马克龙最清楚的一点——那就是,现代化的心理意义与立法意义一样重大。德国已经被自身的繁荣束缚住了手脚。而法国,尽管看似很奇怪,但可能正在准备迎接未来。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6041?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