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荷兰之胜能否遏制欧洲民粹主义

作者:刘军 文章来源:http://news.gmw.cn 更新时间:2017-03-17 15:41:00

15日,荷兰人以80%以上的高投票率向欧洲愈演愈烈的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说不。前首相吕特领导的传统右翼自由民主党赢得议会众议院150个席位中的31席,继续保持众议院第一大党优势;而此前宣扬在荷兰去伊斯兰化、对穆斯林关闭国门、国家主权至上、增加国防经费、退出欧盟等主张,由“红极一时”的威尔德斯领导的极右荷兰自由党只得到19席。有欧洲媒体的首页大标题就是《荷兰人顶住了威尔德斯》,昭示着极端民族主义在荷兰站不住脚。

15日的荷兰大选被认为是欧洲政治的“风向标”。今年,荷兰、法国和德国等欧盟成员相继举行大选。由于地缘政治原因,欧洲国家相互影响的“磁场效应”很强。比如,比利时的弗拉芒语区与荷兰的政治、经贸、语言、文化一脉相承,“阿姆斯特丹感冒,安特卫普流鼻涕” ;而比利时法语区则受到法国政局的直接影响。近年来,作为欧盟重要核心组成部分的“比荷卢联盟”因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上升已经松动;“法德轴心”也可能因民粹主义政党在此后的大选中得势而发生改变。若极右势力在15日荷兰大选中拔得头筹,不啻为五月份参加大选的法国极右势力注入一针“强心剂”,也会让德国的极右势力更加嚣张。酷爱足球的欧洲人形象地将荷、法、德大选比喻为由“欧洲派”与“极右派”角逐的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半决赛和决赛,通过这三次大选观察欧洲民粹主义在民众中的支持率。

荷兰议会由参议院(一院)和众议院(二院)组成。前者有75名议员,由12个省议会的议员投票选出,主要负责立法,但只能投票接受或反对一项法案,没有修正权。众议院有150名议员,按比例代表制通过直接普选产生。该院负责监督内阁执政及与参议院联合制定法律或修订案,具有预算核准权、向内阁质询权、动议提交权、法案初始权、立法修正权等,并负责向政府推荐最高法院法官人选。若与内阁意见产生分歧,众议院享有最终决定权。由此不难看出各种政治势力不遗余力地争夺此次大选的缘由。

一些欧洲国家领导人纷纷表示,选举结果表明,荷兰人选择继续留在欧盟,不仅为法、德大选提供了积极的样板,而且对欧盟的团结和统一至关重要。欧委会主席容克对吕特的胜利表示祝贺,称此次大选是“为欧洲未来投票,为反对极端主义投票”。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很高兴能继续与同在欧盟的好朋友、好邻居进行良好合作”。

吕特在大选后表示,“继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之后,欧洲人普遍担心欧洲分崩离析,出现自我封闭的趋势。荷兰人用选票向低级的民粹主义说不”。不过,就此断言“欧洲派”能够遏制住极端主义在欧洲的蔓延之势,恐怕为时尚早。威尔德斯在感谢为荷兰自由党投票的选民同时称,“吕特还没能甩掉我”。分析人士指出,吕特未来的执政之路并不会平坦。由于此次大选没有一个政党赢得过半数的席位,吕特的自由民主党虽然仍保持第一大党的优势,但丢掉了9个席位。吕特组阁必须与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甚至要与政见相左的政党联袂执政,道路不会平坦。而极右的荷兰自由党虽然未能一举改变政治版图,却比上届多赢得4个席位,说明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暗流涌动,荷兰赞成极右主张的人在悄然增加。

纵览整个欧洲,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的阴影依然无处不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和地区形势,以及欧盟内部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欧盟一时拿不出一个方向明确、掌控全局的“路线图”。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利用人们的不满心理得势,并已在一些欧洲国家形成规模。因此,遏制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绝不可能一蹴而就。

“欧洲派”取胜的荷兰大选只是“四分之一决赛”。5月法国“半决赛”和9月德国“决赛”才是决定欧洲未来的关键。

《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17日 09版)

http://news.gmw.cn/2017-03/17/content_23990152.ht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