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欧洲反恐行动向社区深入(国际视点):瞄准“深藏于城市的恐怖主义”
作者: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张 杰 本报驻法国记者 王 远 | 文章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 更新时间:2016-04-12 15:32:00

   核心阅读

  比利时警方日前证实,4月8日在首都布鲁塞尔的行动中逮捕了5名恐怖袭击嫌疑人,包括法国巴黎恐怖袭击在逃嫌疑人穆罕默德·阿布里尼。据调查,阿布里尼先前经常光顾在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区的一个酒吧。莫伦贝克区被视为当地极端思想泛滥、治安形势严峻的社区。法国也存在类似的街区,情况复杂,与恐怖主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分析认为,这些“深藏于欧洲城市的恐怖主义”令人担忧,必须通过综合治理,铲除极端主义滋生的根源。

  

  极端思想蔓延,一些欧洲社区亟须“整治”“收复”

  莫伦贝克是位于布鲁塞尔的一个大型社区,人口稠密,失业率高。狭窄的道路,拥挤的车流,脏乱的街道以及满街闲散的年轻人,都给人一种不安全感。记者的邻居在得知记者要去采访时,曾尽力阻止:“莫伦贝克连警察都不去巡逻了,你还去干什么?”许多人在这里有过被偷、被抢甚至被砸车的经历。据报道,在莫伦贝克,极端思想的书籍可以公开售卖,一小时内可以购买到几乎任何物品——包括AK47等枪支。欧洲历史上最致命的恐怖袭击中都有一个或多个凶手短期或长期住在莫伦贝克。例如,2015年11月13日巴黎数起恐怖袭击案的主谋萨拉赫·阿布德斯兰和其他犯罪嫌疑人都曾在莫伦贝克居住过,尤其是前者在巴黎恐怖袭击后多次逃脱法国警方的追查,逃回比利时,又回到莫伦贝克一待就是4个月。

  无独有偶,法国城市、青年和体育部部长帕特里克·坎纳日前对当地媒体表示,法国存在近百个和布鲁塞尔莫伦贝克类似的市镇与街区。“在这样的一些街区,容易形成一批成为极端思想渗透目标的年轻人群”。法国总理瓦尔斯则表示,虽然很难将一些法国市郊街区与布鲁塞尔相对中心地段的“极端分子聚集街区”相提并论,但坎纳提及的这些地区的确正在封闭化、社区化和极端化。

  以巴黎近郊圣旺市为例,据法媒报道,那里有十余个毒品销售点,每天有成百上千的潜在消费者到这一带寻觅他们的所需,其中最易上瘾的海洛因粉末每克平均40欧元,付款之后几分钟内即可拿到手,此外还有萨拉菲主义者的礼拜堂。此间评论称,法国被极端主义思想征服的地区就像是“共和国的失土”,需要拿出切实的方案来“整治”“收复”这些社区。坎纳承认,造成目前的局面各方都有责任,政府将迎难而上,处理这些问题。

  多重因素制约,遏制并打击恐怖主义行动不力

  布鲁塞尔恐怖袭击发生后,多方直指比利时安保存在软肋,让政府承受巨大压力。比利时政府还被指对恐怖袭击的调查不力。

  “为什么萨拉赫·阿布德斯兰藏在莫伦贝克4个月之久而没有被抓?比利时警方能力不足只是原因之一”,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北约和安全问题专家布鲁诺—雷特说,“萨拉赫·阿布德斯兰也在叙利亚那边进行过训练,在莫伦贝克,他的亲朋好友都帮助他隐藏身份。”

  比利时内政大臣让·让邦曾表示,离开比利时参加极端组织的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莫伦贝克。《自由比利时报》报道称:“30年来,莫伦贝克成了摩洛哥、土耳其、埃及和利比亚移民聚居的地方,在他们第二代、第三代子女中,产生了极端主义的暴力倾向。”有分析指出,生活在这个社区的第二代、第三代移民接受了西方的“自由思想”和生活方式,却没有接受更多教育,找不到工作,不免给他们带来挫败感,对前途失去信心。

  由于经济不景气,比利时一直在缩减财政开支,过去数年停止了招募情报人员,现更面临上百个情报编制缺口,缺乏反恐的专业人才,难以获取相应有价值的情报。比利时目前主要依赖与他国的情报合作,情报获取也有一定的滞后性。

  布鲁诺—雷特对记者表示:“调查恐怖袭击还不在北约的情报领域之中,北约内部有人建议修改公约第五条,将恐怖主义等非常规军事威胁纳入公约范围之内。”“至于欧盟层面的情报共享体系、申根区内部的情报共享和欧洲刑警的警力合作,情报共享等司法合作,必须进一步加强。”

  威胁依然存在,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仍在继续

  阿布里尼等人的落网,意味着与巴黎恐袭以及布鲁塞尔恐袭存在直接关联的主要嫌疑人全部落网。但瓦尔斯10日表示,布鲁塞尔爆炸袭击事件嫌疑人原计划再次袭击巴黎,这表明整个欧洲尤其是法国面临严重的恐怖威胁。让·让邦也表示,“打击恐怖主义的行动仍在继续”。

  法国总统奥朗德称,谋划巴黎恐袭和布鲁塞尔恐袭的恐怖组织网络“正在被消灭”。但欧洲各国联合打击恐怖组织行动时,发现恐怖组织团体环环相扣,形成网络,其规模尚不清晰,恐怖袭击威胁依然严重。

  目前,比利时安全威胁警戒级别仍维持在仅次于最高级的水平,布鲁塞尔地铁线路继续采取早7点至晚7点开放的机制,总计68个地铁站点也只开放51个,主要地铁车站依然有武装警察和士兵巡逻。法国各地的重要场所也依然有武装巡逻的宪兵与警察。奥朗德指出,布鲁塞尔和巴黎恐袭都与中东地区乱局相关,法国希望能解决中东地区冲突外溢的问题。据荷兰海牙的国际反恐中心数据显示,在超过4200名从欧盟赴叙利亚和伊拉克作为“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参加“圣战”的人当中,有1/3欧洲籍圣战分子已回到欧盟境内,其中多数人生活在比利时、法国、德国和英国。

  奥朗德上周在爱丽舍宫召集国防和国家安全会议,决定未来3年内再增加800人的国防人员编制,用于强化军队的行动部门和网络防卫,未来预算草案中也将增加国防预算。以2017年为例,将有额外的6亿欧元拨给军队。

  同时,欧盟也召开内政部长会议,表示将加大情报信息的共享力度。

  (本报布鲁塞尔、巴黎4月11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6年04月12日 21 版)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6/0412/c1002-28267898.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