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不应轻视民粹主义
作者:菲利普·斯蒂芬斯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7-12-26 16:02:00

  斯蒂芬斯:许多人曾经预计民粹主义者将在2017年势不可挡,结果他们基本上被挡在大门口。但是,这不意味着主流政客应该袖手旁观。

  民粹主义和权力可能成为一对别扭的伙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等人在场边高声叫骂,针对棘手的挑战提出简单解决方案。当他们真的赢了,问题也就开始了。这位美国总统正在耗尽所有借口。在大西洋彼岸,他的一些知音也是如此:英国可能正在走向退欧,但收回控制权正被证明棘手得多。

  要为过去几年的“选民造反”读悼词,还为时过早。极右翼党派在欧洲各国赢得可观选票。患有伊斯兰恐惧症的德国新选择党(AfD)目前在联邦议院(Bundestag)拥有席位。奥地利自由党(Freedom party)丑陋的仇外势力在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

  话说回来,许多人曾经预计2017年将成为民粹主义者横扫一切的一年。结果,他们基本上被挡在在大门口。本土主义者海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在荷兰落败,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在法国总统选举中惨败给中间派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玻璃杯半满是值得一提的。

  特朗普的巨大受挫感源于他不懂如何当总统。他坐进了椭圆形办公室,但并未真正主政。墨西哥边界的隔离墙尚未启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仍是法律,美军仍在阿富汗。他对中产阶级支持者承诺减税35%,结果却让大公司和富人受益。

  这份清单很长。曾被称为过时的北约(NATO)已获得“缓刑”,中国已避免被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白宫放弃了全面禁止穆斯林移民的计划。特朗普政府没有像承诺的那样跟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达成“大交易”,华盛顿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集中于针对特朗普竞选阵营的通俄案调查。

  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以及质疑美国对盟友的长期承诺意味着,特朗普削弱了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这个现实与“让美国再度伟大”的口号很难协调。简言之,他在竞选过程中的胡扯已被证明真的是胡扯。绝非巧合的是,他在总统任期的这个阶段支持率跌至史上最低水平。

  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的英格兰民族主义者的遭遇也好不了多少。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曾承诺,脱离欧盟(EU)将给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带来滚滚资金;至于欧盟要求英国贡献大笔资金以履行英国的原有义务,那是欧盟的白日梦。结果怎么样呢?特里萨·梅(Theresa May)政府将向布鲁塞尔方面支付400亿欧元,而NHS面临财务危机。

  至于拿回控制权,英国退欧者被他们自己的妙语宣传口号捧高了。脱离欧盟被兜售为恢复议会主权的操作。但是名义主权的代价是国家贫困化。议会现在已决定,它必须对退出条款有最后发言权。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被迫的后退,约翰逊承诺的那种“既拥有蛋糕、又能吃掉它”式的贸易协定,将被证明跟NHS将获得更多资金的承诺一样虚幻。

  对于那些坚信自由派政治秩序的人,诱惑在于袖手旁观,看着民粹主义者搞得一团糟,暴露出他们没本事的真面目。对于特朗普来说,2018年不会变得更好过。就在共和党人准备面对中期选举之际,针对特朗普涉嫌与普京政权存在联系的调查将会加紧进行。按照当前的民意发展轨迹,民主党人将在国会重新掌权。共和党人将必须决定是否要与总统一同倒下。

  至于梅内阁中的强硬派,他们的选择在于是咽下较柔软版本的英国退欧,还是冒着触发大选、让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的工党(Labour party)获胜的风险而与首相决裂。英国退欧完全有可能被证明太困难,以至于实际上不会发生。

  然而,主流政客们如果认为民粹主义的真面目暴露会让人们重新拥护建制派,那就错了。选民也许会变得更愤怒——而且矛盾的是——更容易受到煽动者的虚假承诺的影响。特朗普和约翰逊等人的成功之处在于,他们肆意破坏了客观真理的概念。

  坚守中间立场的政党只有把民粹主义领导人与其支持者区分开来,认识到那些投票支持极端主义者的人大体上并非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所称的“可怜虫”之后,才能赢回支持。支持特朗普和英国退欧的人在经济、社会和文化方面怀有真切的不满。

  恢复增长提供了一个机会,能够为被抛在后面的社会群体绘出一条替代路线。被抛弃已久的累进税制、积极竞争政策和社会公平的概念应该被挖掘出来。那些已经习惯于崇拜自由市场的人无疑将大喊犯规。但是,到了现在,他们应该已明白,“华盛顿共识”所代表的那种超级自由主义势必带来政治民粹主义。毕竟,“社会市场经济”到底哪里出错了呢?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5607?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