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崔洪建:频频上头条的“民粹主义”到底是什么意思?
作者:崔洪建 | 文章来源:国研院 | 更新时间:2018-03-12 15:26:00
  自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欧洲经历大规模难民潮之后,民粹主义就成为爆款词汇,西方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呼吁各国警惕民粹主义崛起。本月,意大利反建制派“五星运动”在议会选举后成为最大单一政党又再度将民粹主义一词送上头条。

  那么,到底什么是民粹主义(populism)?这个词是褒义还是贬义?民粹主义是一种独立的意识形态吗?

  在英汉词典里查populism一词会得到几种不同的翻译,除了最常用的民粹主义,还有平民主义、大众主义、平民论等说法。在柯林斯英英词典里,这个词被解释为“声称能推进普通民众利益和观点的政治运动或者理念”。

  民粹主义一词最早出现在19世纪末的俄国和美国,俄语中的“民粹主义”(народничество)与当时的民粹派(Народник)运动息息相关。

  19世纪60、70年代,俄国平民知识分子为反对沙皇专制,到农村发动农民进行革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指出,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以巴枯宁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组成了民粹派。

  民粹派后又分化为不同派别,他们一方面反对资本主义,另一方面也拒绝承认社会主义的合理性,试图寻找第三条中间道路。在当时俄国的人口构成中,农民占大多数,因此他们认为“农民最能代表人民”。

  崔洪建解释称,民粹在当时的含义为“人民中的精粹”,也就是农民。因此当时以俄国民粹派为代表的民粹主义实际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形成的政治运动,与现在提到的民粹主义有不同的含义。

  《民粹主义:一个简短介绍》(Popul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指出,同一时期在北美地区,由于基础设施发展、铁路系统扩张和经济转型,偏远地区的农民遭受了严重打击。

  从1890年代开始,得到农民支持的美国人民党,也被称为平民党(Populists),在大选中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以代表“人民”——有欧洲血统的农民与代表银行、政客“精英”的共和党对决。

  虽然美国的人民党与俄国民粹派有不同的诉求和表现形式,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宣称自己才能真正代表所谓的普罗大众。

  《民粹主义》一书的作者穆德(Cas Mudde)认为,不同于自由主义、法西斯主义这些有系统体系、社会观和世界观的意识形态,民粹主义的价值观比较模糊,更贴近于一种政治运动或者思潮。

  在具体表现上,几乎所有民粹人士都将民粹主义与一种或者多种意识形态相结合。比如左翼民粹分子将民粹主义与社会派思想相结合;右翼民粹分子则通常将民族主义融入民粹主义中。

  根据穆德的分析,虽然以不同形式呈现,民粹主义大多包含了三个基本概念:人民、精英和共同意志。

  在西方民主国家目前呈现的民粹主义理念中,人民具有三层含义:最高统治者、平民和国家。

  最高统治者是用于提醒所谓“人民”之外的其他人,最终的政治权力是掌握在“人民”手中;把人民归为平民则是为了与“精英”区分开来,强调平民因为自己的文化、经济地位,被排除在了权力之外;把人民视为国家则是为了强调民族共同体,“人民”利益即为国家利益。

  而不管哪层含义,“人民”都从政治力量、社会经济地位和民族性问题上与“精英”相对立。

  除了政治上的建制派之外,民粹人士眼中的“精英”还包括经济精英、文化精英和媒体精英。

  在民族性问题上,欧洲崛起的民粹主义大多与民族主义相结合,认为本国的精英是外国人或者难民的代言人,不能保护本国人的利益。

  穆德写道,区分人民和精英的过程中往往是带有道德批判性的,也就是纯正的人民VS.邪恶的精英。

  划分出明确的阵营后,民粹主义政党会以“人民的名义”——代表“纯正人民”的“共同意志”,向建制派政党开炮。穆德认为,由于民粹主义宣扬“人民的共同意志”是绝对的,任何不属于这个“人民”阵营或者破坏“共同意志”的人或者政党,都可能受到攻击。

  崔洪建同时指出,欧美国家呈现的民粹主义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反对一切,“是一种不满、愤怒情绪的表达”。

  “对多数投民粹主义政党票的民众而言,他们并不会像学者或者政客样去区分到底是不是民粹主义,他们更多是一种情感上的表达。某种程度上,他们的这种情感被政客所利用,形成了现在的民粹主义运动。”

  而正是因为民粹主义政党是建立在“反”的基础上,崔洪建认为这些政党在成立最初并不具有建设性。现在,欧美民粹主义政党走的路线是通过反建制、反精英,“以人民的名义”获得权力,然后再开始进行建设。

  以法国为例,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就试图跨过执政这条线。崔洪建指出,为了达到执政的目的,该党领导人玛丽娜·勒庞提出了具体的政策纲领,区别于她的父亲老勒庞当年的“为反而反”。

  但这也意味着以“反”为出发点的民粹主义政党向“建设”转移时,“反”的色彩会被削弱。以意大利为例,五星运动正在从反建制进入建制,然后再试图改造建制。

  也因此,部分学者认为民粹主义其实只是一个过渡性的现象:要么失败,要么成功;如果成功的话,民粹主义政党就需要借鉴其他意识形态的理念,以制定具体的政策方向。

  对于民粹主义对欧美社会造成的影响,穆德认为有促进现有政党改革的作用,但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负面效果。

  从积极方面来看,民粹主义能帮助那些被传统政党忽略的团体发声、迫使政治系统提高其对不同民众需求的响应能力。与此同时,民粹主义在被政党所利用后,会加剧族群之间的对立分裂;侵蚀“人民”团体之外人群的权利;让政治变得道德化,使得各政党之间难以合作。

  纵观民粹主义出现后的历史,从19世纪至今,民粹主义思潮在欧美国家兴起的节点大多出现在各国经历巨大社会和经济转型的时期。

  崔洪建认为,按照西方社会的设计,一个稳定的社会应该是橄榄球形状:中产阶级不断壮大,贫民和上流阶层不断缩小。

  但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上流阶层保住并扩大了自己的利益,破产的中产阶级则成为了底层民众;因此现在欧美出现的民粹主义背后体现的是中下阶层与上层之间矛盾的加剧。

  除此之外,这一轮欧美国家内民粹主义蔓延还有一个国际背景:欧美各国感觉自己的相对实力在下降,因此出现了排外的倾向。

  崔洪建表示,民粹主义思潮能否得到遏制,要看接下来欧美在多大程度上认为他们能巩固、延续在国际社会中的主导地位。如果欧美实力持续下降,民众获得感持续降低的话,民粹主义在认知上的根源将会长期存在。

  (来源:界面新闻,2018年3月10日)

http://www.ciis.org.cn/chinese/2018-03/12/content_40248594.ht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