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民粹渐成欧美主流民意
作者:崔洪建 | 文章来源:http://www.ciis.org.cn | 更新时间:2018-03-28 10:28:00
  作为2017年以来牵动欧洲政局变化的最后一幕,意大利选举本月初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方式收场。民粹政党的大获全胜,不仅让意大利的政治前景陷入迷雾,也没能为几乎同时发生的德国新政府组阁成功锦上添花,更让之前“欧洲已战胜民粹”的乐观情绪一扫而空。这不仅让民粹有了公开挑战主流政治的底气和本钱,也加快了西方民粹政治的合流,成为西方政治变化的重要节点。

  意大利的政局变化自然有其特性。制度设计偏重分权而轻视效率、政党组织相对松散、地方政治盛行等等,都可以用来解释战后至今意大利政治的乱象。但导致当前民粹势力坐大局面的,很大程度上是社会分配不公、民众获得感下降,而这已不仅仅是意大利独有而是欧洲的普遍现象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研究报告指出,经济不平等是培育欧洲民粹的温床。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不仅低收入人群大量增加,而且收入差距持续拉大,近十年来欧洲最贫困人群收入下降7%,而最富裕人群的收入则增长66%。即便在近年来增长有起色的中东欧国家波兰和匈牙利,其人均GDP仍比欧盟平均水平低50%,南欧的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不仅长期受困于低生产率和低增长,其就业机会还由于机器替代等因素减少了15%。相似境况也发生在美国,特朗普的前顾问也是其竞选策略的主要设计者班农,就在祝贺意大利民粹时将其称作“特朗普胜选的意大利版本”。一面是经济低迷、就业减少和薪酬下降,另一面是既得利益坐大、政经精英垄断各种资源,经济悲观主义弥漫社会并在民粹主义的鼓动下转化为政治反抗。

  民粹主义刚抬头时还很难被主流民意所接纳,但主流政党的傲慢和失误、体制机制的脆弱和缺陷,给民粹坐大进而进入主流民意提供了机会。欧盟无力解决各国发展不平衡问题以及在应对难民问题上的失误,为欧洲范围内的民粹主义上升提供了机会,正是法国左右两大政党的无所作为帮助“国民阵线”杀入大选第二轮,德国联合政府的政策失误打开了选择党的上升通道。在意大利,顽固的“为民主而民主”的体制惯性拒绝了伦齐的改革方案,却为民粹势力亮起了绿灯。美国民意选择特朗普而拒绝希拉里,显然也是后者精英形象透露出的傲慢和因循难以取信于人。

  经过近两年的博弈,尽管勒庞最终被挡在爱丽舍宫之外、德国主流政党也以再次组成大联合政府的方式获得喘息之机,但意大利选举结果表明,民粹主义在欧美不仅已经获得经济和社会基础以及由此而来的民意支持,而且已经敢于公开向主流政治叫板。北方联盟领导人在获胜后公开回应此前批评其民粹色彩的欧盟领导人容克时称,“我们就是主张‘意大利第一’的民粹”。而此时欧洲主流政党和建制派的软弱再次暴露无遗,欧盟对意大利选举结果“保持沉默”,容克主席也突然失去怼回去的勇气,欧洲主流媒体也已开始公开主张“要给民粹一个(执政的)机会”。

  意大利民粹得势甚至可能进而执政的前景,对于欧美民粹势力显然是极大的鼓舞,也为欧洲国家内部各种民粹势力合流以及欧美民粹合作创造了条件。班农鼓励意大利同道说“我们正在书写历史”,并极力主张在北方联盟和五星运动之间达成合作以“接管政权”,他还将在法国“国民阵线”的党代会上发表讲话,为这个尽管受挫但根基仍固的民粹政党加油打气、出谋划策。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欧美社会民粹渐成主流民意的背景下,即便是上台执政、仍然以建制派自居的主流政党,出于获取选票的考虑,也很可能会在民意的裹挟和民粹政党的压力下,推出体现民粹主义排外、封闭主张的政策。从民粹主义思潮和主张到国家主义、孤立主义的政策和行动之间,本就只有一步之遥,为此国际社会应当高度重视接下来欧美民粹政治的泛滥和国际政治的分离之势,并拿出有效的应对之策。

  

  (来源:环球时报,2018年3月20日)

  http://www.ciis.org.cn/chinese/2018-03/20/content_40258515.ht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