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乌克兰危机的“镜中世界”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4-10-13 15:06:55
2014年10月10日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吉迪恩•拉赫曼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是个懦夫吗?这位俄罗斯总统给世人以铁血的印象,他吞并克里米亚一事震惊了西方。但在莫斯科,有一些强硬派看上去对他没有更强硬一些感到非常失望。
    维亚切斯拉夫•尼可诺夫(Vyacheslav Nikonov)就是一个代表。他是俄罗斯议会教育委员会主席,他的外祖父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Vyacheslav Molotov)在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执政时期担任了多年外长。尼可诺夫称普京对乌克兰的政策“非常谨慎”。上周,在俄罗斯国家杜马尼可诺夫的办公室里,我问他,假如他的外祖父在世,会如何解决乌克兰问题。他微微红了红脸,说:“莫洛托夫会入侵乌克兰,一周内将其拿下。”
    如果尼可诺夫的观点跟主流观点差得十万八千里远,抑或如果他是个不怎么老道的小官僚,那么他的话就不值一提了。但事实是,在今日的俄罗斯,他的民族主义和对西方的深刻怀疑是主流思想。尼可诺夫是大学教授,写过书,还在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等美国知名高校执教过。然而,尽管他对美国的了解毋庸置疑,但跟他谈话就好像进入与西方完全不同的镜中世界。
    最近在欧洲各国的首都,特别是华沙和柏林,我见到,有一些关于乌克兰危机的观点被视为板上钉钉的事实: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是非法的侵略行为;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了直接军事干预;事实上,德国政府认为,有500至3000人的俄罗斯正规军在乌克兰东部的战斗中阵亡。
    但在尼可诺夫所在的“镜中”世界里,乌克兰危机是美国入侵的产物。乌克兰确实存在外国军队和军事顾问,但他们是美国人,而不是俄罗斯人。这些就是俄罗斯电视上的主旋律。
    俄罗斯媒体的民族主义宣传引起了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的高度警惕。然而,俄罗斯和波兰的分析人士关于乌克兰危机的分析有一点是相同。“镜中”和“镜外”的官员和评论人士都认同,乌克兰冲突有演变为俄罗斯与西方之间更大规模战争的切实危险。
    尼可诺夫指出:“眼下是自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最危险的时刻。”卡内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的看法没有那么极端,但他的话也让人联想到1962年那场核对峙。特列宁预言了事态可能进一步升级的路线图,在此过程中西方对乌克兰的军事支持会激怒俄罗斯。作为回应,俄罗斯可能全面入侵乌克兰,甚至动用核武器,或至少使用搭载常规弹头、但能够搭载核弹头的导弹。
    有趣的是,几周前在华沙,一名波兰高官预言了同样的情况。波兰人担心,在吞并克里米亚后,普京会产生抢占乌克兰更多地盘的胃口,或许会吞并乌克兰南部那片俄罗斯人已习惯于称之为“新俄罗斯”(Novorossiya)的地区。
    波兰人担心,普京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波罗的海国家,如在乌克兰一样,俄罗斯可能宣称自己是在保卫受压迫的俄罗斯少数民族的利益。
    “普京已经把西方看穿了。”一名悲观的波兰官员说,“他知道我们不会使用武力。”波兰人预言的最悲观情况也是普京可能会忍不住走到使用核武的边缘,使用搭载常规弹头、但能够搭载核弹头的导弹。采取这种政策面临的风险几乎是不言而喻的。但摧毁北约(Nato)对波罗的海国家安全承诺的信誉,从而摧毁北约本身的信誉,对俄罗斯而言将是极有价值的战利品。
    幸运的是,柏林的论调比华沙或莫斯科的平静得多。德国政府对普京极度失望,后者据说曾多次欺骗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但也有人认为,有办法能够平息危机。
    平息危机的希望寄托于普京和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上月在明斯克达成的脆弱的停火协议。人们寄望于双方停止冲突——乌克兰能有策略地接受失去克里米亚、以及失去对东部一些地区控制的事实,俄罗斯能意识到进一步战斗代价太大。
    然而,即便是那些相信和平有望实现的人也认同一点:危机升级可能非常容易。尽管有了停火协议,但上周在顿涅茨克(Donetsk)机场附近仍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在身处“镜中”的俄罗斯看来,最大的危险据说在于乌克兰纵容战争爆发、重新开火。各西方政府的担心则是,有关普京终极意图最悲观的看法会得到证实,俄罗斯在某个时候确实会抢占更多地盘。
    西方真正的悲观主义者认为,普京的终极愿景是重建苏联(Soviet Union)。但在俄罗斯国家杜马尼可诺夫的办公室里,他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已经过去了。”他冷冷地说,“这就好像破镜难以重圆。”接着他又想到了自己已于1986年去世的外祖父。他说:“感谢上帝,莫洛托夫没有活着看到苏联解体。”
    译者/阑天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