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西方引领贸易繁荣的时代结束了?
作者:马丁·沃尔夫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6-10-28 10:04:00

沃尔夫:西方引领贸易繁荣的时代似乎已经结束。若贸易增长复苏,那可能也是由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亚洲大国所推动。
全球化正在逆转吗?没有,但它失去了动力,尤其是从几十年来充当全球经济一体化引擎的贸易的角度来看。然而,问题在于,贸易增长为何放缓?是因为全球经济放缓?因为某些机遇消耗殆尽?还是因为保护主义?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答案是这3个原因全都“成立”,只是程度各有不同。

从1960年到2015年,按实际值计量,世界贸易平均增长率达到6.6%,同时产值平均增长率为3.5%。然而,从2008年到2015年,世界贸易年均增长率按实际值计量仅为3.4%,同时全球产值年均增长2.4%。不仅贸易增速放缓,而且贸易增速与产值增速之间的差距也急剧缩小。

IMF认为,贸易额增长疲弱在很大程度上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同步放缓的结果。它还补充称,“在商品领域,85%的产品系列贸易增长放缓,其中资本品和中间产品的贸易增长放缓最为明显”。


      IMF认为,后危机时代的投资放缓因此尤其显著,因为投资相对而言是进口密集型的。全球产值构成的变化帮助解释了世界贸易增长放缓程度为何比产值增长放缓程度大得多。总的来说,“从2003年到2007年以及从2012年到2015年,高达四分之三的实际商品进口值增长下降可以溯源至经济活动减弱。”

这种分析表明,只要世界经济和投资复苏,世界贸易就会复苏。然而,当前情况并非如此简单。IMF还聚焦于其认为重要的另外两个因素:保护主义,以及“价值链”内部贸易的较长期增长趋势在危机后停滞。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不同经济体之间的劳动分工——一些经济体制造零部件,然后由其他国家组装——促进了生产链内部的贸易。这可以通过如下方式衡量:一国出口商品中所包含的进口成分价值,加上该国出口给贸易伙伴国用于制造出口商品的材料中所包含的国内成分价值,然后除以出口总值。这个比率到2008年一直在上升,但自那以后停滞。这标志着至少有很大一部分的跨境生产一体化陷入了停滞。


      保护主义的情况与价值链的情况或许不是毫无关联。二者同样微妙。随着乌拉圭回合的多边贸易谈判达成削减关税协议,以及中国按部就班地加入世贸组织(WTO),平均关税下降的趋势在本世纪初停滞。此外还有证据表明,近年非关税的贸易壁垒有所增多。与此同时,自由贸易协定的覆盖范围继续扩大,尽管速度略有放缓。《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这两项最为宏大的贸易协定的命运依然相当不确定,前者虽然已经签署,但还未得到签署国的批准,后者则远未达成一致意见。

出于以上原因,IMF指出,从2012年到2015年期间,平均而言,进口增速比根据贸易流动和全球经济活动的历史关系推导出来的水平低了大约1.75个百分点。此外,贸易增长放缓反过来也可能导致了增长(包括生产率增长)疲弱。


      那么未来可能发生什么情况?

达成新的大型自由贸易协议将面临巨大的政治障碍,无论是世贸组织框架下的多边协议还是TPP或TTIP此类诸边贸易协议。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贸易自由化的热情下降。但还有一个原因是如今的贸易协定包含大量基本上与贸易无关的监管内容:知识产权是一个例子;投资者保护是另一个例子。更特别的是,如今有不少人认为,许多此类协定中包含的“投资者与政府间纠纷解决”程序代表着对民主主权的侵犯。最近瓦隆地方议会就是基于此类原因,反对加拿大与欧盟签署“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

比这种不愿推进贸易自由化的情绪更具威胁性的是,原始形式的纯粹保护主义的兴起。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擅长发表此类主张。实际上,他表示,抑制进口将会奇迹般地恢复在美国“伟大”时期存在的制造业岗位。然而,正如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贾格迪什•巴格瓦蒂(Jagdish Bhagwati)指出的那样,“制造业就业人数的下降已持续了半个世纪”。随着美国制造业产值占整体经济产值的比重稳步下降,制造业就业人数占整体就业人数的比例也相应下降,只是降速更大一些,因为制造业生产率增长快速。任何贸易政策都无法扭转这一趋势,它是受到需求变化和科技变革推动的。制造业只是重蹈农业曾经的轨迹。

如果幸运的话,此类思维简单的保护主义在政治上会行不通:它当然无法解决失业者和未来劳动者的困境。但贸易自由化再次兴盛遥遥无期。如果全球经济增长加速,贸易增长将会开始加速。但贸易增长明显快于产值增长的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了,部分原因是扩大加工贸易的机遇已经消失,还有部分原因是大规模贸易自由化的时代已经结束。此外,如果贸易增长复苏,那可能也是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亚洲大国推动的。西方引领贸易繁荣的时代似乎已经结束。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885?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