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一带一路”不仅仅关乎经贸
作者:马丁•桑德布 | 文章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 更新时间:2017-06-01 15:49:00

  桑德布:世界各国均应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看成是一项地缘战略计划,并根据本国的地缘战略愿景加以应对。

  上周,在讨论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基建计划时,我们的观点是,世界其他国家必须从本质看待这一倡议:不单单是一项可从传统经济角度评估的投资计划,而且还是塑造未来几十年全球经济地缘战略结构的一次尝试。

  为了更好地理解个中缘由,重要的是要意识到,成功的一带一路倡议所创建的经济关系将如何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这一倡议能否取得成功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认为,即便对中国而言,1万亿美元左右的投资或许也力有不逮。智库勃鲁盖尔(Bruegel)同意鲍尔丁的说法。)

  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翻出了自己早期对于经济地理学的研究,并清晰而简明地说明了如一带一路倡议尝试打造的这类基础设施网络有多么重要。如果以更大规模进行经济活动更有利可图,那么让一地与其他很多地方更便捷地连接起来的交通升级(即使小规模)便能为该地吸引投资和促进经济增长,因为在为其他市场提供供给时,该地有了成本效益(即使小规模)。因此,“你当然可以将一带一路看作一种战略性的贸易政策,同时也看作一种战略性的战略政策。”

  智库勃鲁盖尔详细地考察了其作为“战略贸易政策”的属性,从降低运输成本和减少贸易壁垒方面观察对贸易的影响——如果一带一路倡议的基建部分配以在成员国之间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话。有意思的是,欧洲将从基建项目中受益,但会因自由贸易区的创建蒙受损失,因为部分贸易将转向。可以想象,未来的欧盟将有更强的紧迫感,因此在与中国谈判自由贸易时将处于比今天不利的谈判地位。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的卡迪拉?佩西亚戈达(Kadira Pethiyagoda)分析了一带一路作为“战略性的战略政策”的属性。他写道,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首要外交政策目标”是要“在亚洲与美国实现战略上平起平坐,并重塑安全环境以确保崛起不受制约”。一带一路之所以能有助于此,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往往是,不打破全球经济规范就很难消除中国在东道国的影响力”。佩西亚戈达举了斯里兰卡的例子,政权更迭最终并未影响中国在该国的影响力。

  为弄清楚整个一带一路倡议有多么深刻的政治性,可以花些时间研究一下最近由《黎明报》(Dawn)曝光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计划。正如我的英国《金融时报》的同事在对中巴经济走廊的分析中指出的,这个极为雄心勃勃的计划在巴基斯坦(以及其他国家)引发了担忧,部分原因是中国军事机构的工业企业预计将深度参与其中。

  这一切并不必然意味着一带一路倡议是个坏主意(尤其对中国来说),也不必然意味着这是世界其他国家都需要反对的一场零和博弈。但它确实意味着,正如我们上周指出的,世界其他地区需要把它看作一项地缘战略计划,各国应该根据本国的地缘战略愿景应对。这首先适用于中国尝试打造的轴线的另一端:欧洲国家和欧盟(EU)。

  译者/申凯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2709#adchannelID=1204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