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赵永升采访皮凯蒂:累进税制将助中国调节贫富不均
作者:赵永升采访皮凯蒂 |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 更新时间:2015-05-19 10:17:00

根据最新数据,中国经济增速已经放缓。中国在今年第一季度GDP的增速为7%,是6年来的最低点。然而,如果按历史标准来看,这仍然是很高的增长速度。我期望中国增长能够并且应该保持长期的高速。但是可能也要适应这样的事实,即“很高增速”可能意味着每年5%6%,而不是8%。并且到一定的时点,还会意味着3%4%等。

可能有必要与最发达的经济体,尤其是日本做一个比较。在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期间,日本GDP年增速超过9%;然后在70年代到90年代期间,GDP年增速降到4%;接着在上世纪90年代到2015年期间,GDP年增速不足1%。粗略而言,中国今天的人均GDP相当于日本20世纪70年代的水平。

如果再与印度做个比较的话,无论是印度还是中国,在未来都将快速增长,并且都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国际角色。世界人口大约有2/3生活在亚洲,并且从长期来看,可能世界大约2/3GDP也会在亚洲。从更长期来看,印度的前景可能会好过中国,首先因为印度人口很快就会超过中国,其次因为印度的经济与政治制度。但是,要在人均GDP上超过中国,印度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此多的事情会同时发生变化,印度的发展轨迹并不具有确定性。

有些经济学家曾说,中国目前最大的挑战是避开“中等收入陷阱”。我的看法是,鉴于现在的增速,很难得出结论。但是我认为关键问题是,趋同现象(发展经济学概念,意即不同国家的发展速度趋同——译者注)能否在中国赶上高收入国家之前止步。我想无人能知晓这个问题的答案。

关于不平等,我想强调世界每个国家都存在透明度缺失的问题,中国也不例外。另外,中国没有遗产税,所以也就没有遗产税数据。这是为何我们需要使用税收数据。

中国应该在发展社会保障体系上多做努力。为了将不平等保持在中国社会可接受与可持续的一个水准,不仅要开展反腐运动。与不平等斗争,还需要进行主要的税制改革。中国需要一个更加透明与累进所得税制度。中国还需要引进累进遗产税、累进财富与财产税。

如果不向那些受益于私有化最多者征收更多税收的话,而且这些人有时还能够将其新私有化的财产代代相传,那么,就不可能在产权深化改革的过程中,逐步完成对财富不均的调节。(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著有《21世纪资本论》,本文由赵永升采访、翻译、整理

 

 

本文采访者赵永升为全法中国法律与经济协会副会长,旅法华人经济(金融)学家

(联系 赵永升:jacques.zhao@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