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美国还是欧洲的依靠吗?(环球热点)
作者:杨 宁 陈正煜 | 文章来源:http://world.people.com.cn | 更新时间:2016-11-24 15:01:00

德国《商业周刊》11月16日刊登了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联合撰写的署名文章,呼吁在共同原则的基础上持续合作,以对抗气候变化、确保北约的集体防卫、促进自由贸易。在17日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奥巴马和默克尔再次表现出亲密无间的盟友姿态,双方互相赞扬彼此在过去取得的成果。但是对于欧洲与美国关系的未来,双方可能都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乐观。自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疑虑和担忧始终缠绕着欧洲领导人和即将离任的奥巴马。

疑虑重重的欧洲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当地时间14日至15日,欧洲各国外长举行会晤,商讨如何应对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总统以及如何应对之后可能在政治、经济、军事领域出现的变化。尽管大选期间,欧洲多国领导人都不看好特朗普,但是当特朗普最终赢得大选时,欧洲各国领导人也不得不思考如何应对未来的美欧关系。

特朗普的当选让欧洲各国领导人疑虑重重。法国总统奥朗德直言不讳,称特朗普当选总统带来了不确定性。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也表示,跨大西洋关系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据《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消息称,北约领导层决定将原定于春季召开的北约峰会推迟至夏季举行,原因是北约担心美国新任总统改变对北约的政策。

面对疑虑,一部分欧洲政要疾呼,希望特朗普能改变自己的观点,为美欧关系负责。据德国之声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希望同华盛顿保持密切合作,同时提醒美国新总统意识到自己肩负的重大责任。在相互包容的前提下,进一步提升双方关系。

BBC则报道称,图斯克表示:“美国应当保持与欧洲的紧密合作。我曾仔细听取特朗普对美国团结的呼吁。而我将呼吁欧洲和跨大西洋团结。我不相信在当今世界有哪个国家可以通过孤立而变得伟大。”

另一部分欧洲政要则认为,难以依靠的特朗普迫使欧洲自立自强。隶属于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的欧洲议会政治家曼弗雷德·韦伯认为,欧洲“将不能再继续倚靠美国,我们必须自己承担起责任”。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也强调,欧洲各国应积极发展自身国防力量,而非依赖美国政策。

难以捉摸的美国

欧洲的疑虑有一定依据,早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据BBC早前报道,特朗普强烈批评作为欧洲防卫基石的北约,他还表示将在就任总统100天之内“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而且在少数民族和宗教问题上发表评论,这些都引起欧洲的忧虑。

真正让欧洲充满忧虑的是特朗普在以下几个问题上难以捉摸的态度。

特朗普对《纽约时报》表示,美国将只帮助那些“对美国尽职责”的北约盟国。然而白宫网站报道称,在奥巴马访欧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奥巴马宣称特朗普已向他表达了对维持美国与北约“核心战略关系”的“巨大兴趣”。

除了北约之外,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陶文钊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特朗普对自由贸易的反应目前看来并不积极,他比较喜欢双边的贸易协定,不喜欢多边贸易机制。”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忻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取信于民,他必然会向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谈判施加一定的障碍和限制。

还有一点难以忽视的忧虑在于特朗普获胜对于欧洲即将面临大选国家的影响。德国和法国作为欧洲的两个主要国家都将在明年迎来大选。据法新社11月17日报道,特朗普胜选阴影笼罩美国最古老盟友法国的总统大选。所有主流候选人都称自己是唯一可制止极右派意外胜选的最佳人选。

可以说,特朗普对于欧洲充满疑虑的几个问题都无“定论”,难怪欧洲如今“不知所措”。

有待观察的未来

面对一个可能“不可倚靠”的美国,欧洲认识到需要更加自立,用自身力量保护自己。据BBC报道,欧盟国家国防和外交部长近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会议上通过了一项计划,旨在加强欧盟在国防和安全领域的能力。法国国防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表示,“欧洲需要能够就自己的安全采取行动。”BBC认为,正是特朗普有关欧洲需要多为自己的安全出钱的警告为计划提供了动力。

但是在更加团结自立以前,欧洲可能要先面临民粹主义浪潮的影响。路透社分析认为,在接下来意大利、荷兰、法国、德国的选举都会受到特朗普胜选的影响。欧洲还需要时间达成统一意见。

与欧洲一样,美国的对欧政策未来也会有变化。陶文钊认为:“没有一个总统把他竞选时说的话都变成政策,特朗普也是如此,他在竞选时发表的一部分言论现在就已经改口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不会放弃与欧洲的传统关系,陶文钊认为,美国绝对不会抛弃它的同盟体系,这个同盟体系是美国维护在全球影响力的支柱。但是特朗普可能会和他的盟国就一些细节问题重新谈判。美国不会像之前一样完全承担欧洲的防卫义务,欧洲自己也要出力,也要加大投入。

“现在对美欧‘跨大西洋关系’的任何预计,都显得言之过早”,忻华认为。正如刚刚被特朗普任命为白宫办公厅主任的赖因斯·普里伯斯所说,“熟悉外交政策”是特朗普为上任首个100天所准备做的四项优先工作之一。未来美欧关系,或许要等到特朗普真正熟悉“外交”之后才能看出端倪。

(责编:袁勃)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6/1122/c1002-28887645.html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