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疫情倒逼“老欧洲”莫再老下去
作者:【西】乔尔豪•阿古德罗(Jorge I. Aguadero Casado) | 文章来源:https://opinion.huanqiu.com | 更新时间:2020-04-28 16:37:00

        在经过了近两个月的惨烈疫情之后,欧洲的情况如今逐渐进入平稳下降的阶段。意大利和西班牙领导人日前分别宣布,将在5月初逐步解封,让瘫痪的企业得以开业,让经济得到恢复。但在解封同时仍然强调必须谨慎。那么,对这场令欧洲人刻骨铭心的疫情,我们该反思什么?

        “老欧洲”与新危机 

        新冠肺炎疫情动摇了欧洲的根基,以至于人们重新开始讨论欧盟存在的意义。原因是欧洲被感染者的死亡率和传播速度都比预期高得多,尤其是意大利和西班牙。欧洲一直以文明发达、一流的医疗水平和设施著称,但根据世卫组织提供的数据,此前遭疫情肆虐的中国、韩国死亡率和病毒传播速度比欧洲要低得多。此外,在西班牙和意大利,有超过万名医务人员感染。这说明当地医疗物资严重匮乏, 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医务人员也没有得到保护。

当然,在全球化的今天避免大流行是不可能的,尽管我们曾有宝贵的准备时间,以减轻病毒对民众健康和国家经济的严重伤害,但我们的政府对东方传来的警报没有引起足够高度的重视。

  我认为,这与欧洲不适应新情况有关。我们还按老经验判断,认为病毒离自己很远,我们的医疗体系很强大。我们低估了新冠病毒与17年前SARS病毒的不同和新变化。我们并没有考虑到新冠病毒无症状者超强的传染能力,这让我们付出了巨大代价。以西班牙来说,政府在疫情期间甚至批准了三八节女权大游行。

  直到3月初,欧盟仍没有予以重视。欧盟内部各自为政、各行其是,并没有考虑如何共同应对新冠病毒。而且,那时欧洲各国的防控措施在落实上还打了折扣。尽管英国要脱欧,但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它应加强和欧盟的合作来共同应对新冠病毒,可惜伦敦并没有这样做。

  欧洲当代经历过四次危机:巴尔干战争(1991)、金融危机(2008)、地中海难民危机(2015)和现在的新冠疫情。欧盟在这四次危机中联合起来了吗?我认为没有。面对下一次危机(专家认为随后将伴随非常严重的经济衰退),欧盟更应该展示出敏捷和团结。

  慢节奏与舒适区 

  对大多数欧洲人来说,世界只有两部分:欧洲和非欧洲。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发达的经济文化,欧洲人从殖民时代开始就有种优越感,崇尚自由,习惯于闲适地生活。如果欧洲人不用殖民时代的老眼光看待自己和世界,客观地认识到欧洲只是世界的其中一部分,欧洲会比现在的发展快很多。

  就像我们生活在大泡泡里,确信自己处于受保护的环境中。兼之欧洲有关制药领域和食品安全的法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我们倾向于悠闲散漫地生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需关注边境内外发生的事,特别是现在。新冠疫情说明了我们结构的脆弱:来自亚洲的警示声越大,欧洲越不重视新冠病毒的危险。在西班牙,首例死亡病例是2月13日出现的,而卫生部门3月3日才确认此事。在两个多星期里,我们的各方面一片静默。

  疫情结束后,欧洲不能继续这种悠闲、慢悠悠的生活方式,必须成熟起来。个人行为必须对自己和集体负责,否则将无法应对现在的挑战。当我们不喜欢现实时,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必须正视它。所以当政府要求疫情期间居家禁足,我们应明白这是为生存而战。

  客观来说,尽管我的亚洲朋友之前告诉过我新冠病毒的恐怖,但长时间禁足的做法对我来说太奇怪了,感觉无法理解 ,但现在我知道禁足的意义。悲剧中也有着希望之光。我们也看到,在各种混乱中,许多市民和公司组织起来积极自救。“冠状病毒制造者”计划在西班牙广为人知,13000名志愿者利用3D打印机,免费制造医疗用品提供给市民。他们的行为展现了逆境中人性的光辉。

  内部矛盾需化解 

  作为一个南欧人,我认为欧盟曾是一个伴随着希望的梦想。因为中欧、北欧和南欧的联合是欧洲近代史上的第一次,这为解决两次世界大战带来的矛盾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也给欧洲指出了一条充满希望的繁荣之路。但正如西班牙剧作家佩德罗·卡尔德隆的名言,“梦想只是梦想”。

  欧盟的建设并未消除成员国之间原有的偏见。英国脱欧后的欧盟已打破了之前的联合,应重新考虑接下来的发展。我赞成北欧国家要求南欧国家应更合理地使用自己的开支,但北欧应该控制其优越感,富裕的北欧不要忘记自己在欧元体系中获益最多。只有公正看待成员国的优点,欧盟才能真正联合起来。

  此前,欧洲议会拒绝了南欧国家提出的“新冠债券”和共同分担抗疫费用的提议,最让我们受伤的是他们拒绝的方式非常冷酷。荷兰首相马克·吕特的回绝斩钉截铁,荷兰财政部长沃普克·霍克斯特拉建议调查为什么有些国家没有预算来应对疫情。这种姿态只能增加南欧国家民众对他们的反感。其实,尽管都是欧洲国家,出于文化和价值观上的不同,面对疫情应对所采取措施中的伦理问题,南欧和北欧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对“群体免疫”的不同态度,恰恰反映了这一点。

  此外,从南欧的角度来看,如果病人、医疗用品和资金的流动是透明和同一标准的,欧盟的抗疫效率将大大提高。换句话说,感染者生存的可能性并不取决于他们在哪个国家。为此需要整合不同国家的卫生部门和经济部门。当然,欧洲集中化是不现实的,但不携手抗疫情况只会更糟。欧洲国家要想在疫情之后尽快恢复,欧盟要想走向长远,我们就必须改掉一些长期存在的“老毛病”。(作者是西班牙作家,本文由刘梅翻译)

 

https://opinion.huanqiu.com/article/9CaKrnKqIac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