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江时学:《2013—2014年欧洲发展报告》前言
作者:江时学 |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 更新时间:2014-07-07 11:12:16

    2013年的欧洲经济终于出现了复苏的迹象。2013年11月5日欧盟委员会发表的《2013年秋季欧洲经济预测》写道:“今年春天出现的充满希望的迹象终于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现实。经过连续6个季度的停滞或萎缩之后,欧盟经济终于在2013年第二季度出现了增长。”

    更为令人欣慰的是,欧盟委员会认为,这一复苏会持续,并将在2014年进一步加快增长的速度。[1] 2013年12月4日欧洲统计局发表的公报显示,2013年第三季度,欧元区17国和欧盟28国的GDP分别增长了0.1%和0.2%。[2] 这是久拖不决的欧洲债务危机爆发以来连续两个季度的增长。

    2014年的经济形势将进一步好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4年1月21日发表的《世界经济最新预测》中指出,“欧元区经济正在从萧条走向复苏。”根据该机构的预测,2014年欧元区的经济增长率能达到1%,2015年有望上升到1.4%。[3]

    爱尔兰率先走出了欧洲债务危机阴影。2013年11月14日,爱尔兰政府宣布,爱尔兰将按计划在12月15日退出“三驾马车”的纾困,即不再需要新的资金援助。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兼经济与货币事务委员雷恩在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说:“对于爱尔兰来说,今天是一个好日子。这一天表明,坚定不移地实施全方位的改革日程能改变一个国家的经济,能使它走上可持续的增长之路和增加就业之路。”[4]

    诚然,国际上对“何谓解决欧洲债务危机”这一问题无明确而公认的答案,而且,欧盟成员国的负债率依然较高,财政赤字依然较大;但是当前欧洲经济形势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一持续时间超过3年的危机已基本得到解决,至少“最危险的时刻”(亦即对希腊债务违约或退出欧元区导致整个欧元区崩溃的忧虑)早已不复存在。

    但欧洲债务危机的后遗症不容忽视,其中最突出的是失业问题。根据欧洲统计局在2014年1月31日发表的统计公报,2013年12月欧元区和欧盟的失业率分别为12.0%和10.7%,与2012年12月的11.9%和10.8%相差无几;10个国家高于欧元区的平均水平,12个国家高于欧盟的平均水平。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分别高达27.8%和25.8%。[5] 青年失业问题尤为令人忧虑。

    近几年,欧洲政治舞台上各派力量的对比出现了显著的变化,其重要特征之一就是那些反对财政紧缩、反对欧洲一体化、反对欧元、反对外国移民或反对伊斯兰教的政党获得了许多人的支持。 

    在国际上,这些政党有多个标签,如右翼政党、极右翼政党、“反体制”(anti-establishment)政党、非主流政党或非传统政党。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甚至将其称作“民粹党”(populist parties)、“欧洲的茶党”(Europe’s Tea Parties)、“疑欧党”(Eurosceptics parties)和“反叛党”(insurgent parties)。[6]

    2013年,这些政党的影响力似乎在进一步扩大,其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2014年将是欧洲议会的选举年,因此各种政党都会竭尽所能地获取更大的势力范围;第二,受经济不景气的影响,选民的政治理智弱化,极易被各种华丽的辞藻和口号所蛊惑;第三,左翼政党和其他一些传统政党或主流政党的业绩乏善可陈;第四,欧洲政治生态的多元化趋势为持有不同立场的政治力量提供了足够的活动空间。

    目前,来自奥地利、比利时、英国、保加利亚、克罗地亚、丹麦、芬兰、法国、希腊、匈牙利、意大利、立陶宛、荷兰、挪威、波兰、罗马尼亚和斯洛伐克等国的右翼政党在欧洲议会中都拥有席位。[7] 这一影响力在欧洲议会选举后可能会继续上升。

    政局稳定是欧洲的常态,但每年总有少数几个国家出现引人注目的政治困局,2013年亦非例外。2月19日,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等地爆发的抗议电力公司提高电费的反政府活动升级,2月21日,保加利亚国民议会通过了总理鲍里索夫递交的内阁总辞呈。2月27日,斯洛文尼亚国民议会通过不信任投票,宣布解散保守党领导的联合政府。8月20日,捷克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的表决结果,决定解散议会并提前举行大选。这是20世纪90年代捷克实行议会制以来众议院第一次“自我解散”。7月10日,卢森堡首相容克因情报部门的丑闻暴露而辞职,议会解散。这是以政局稳定著称的卢森堡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首次发生的内阁倒台。

    2013年,欧洲一体化进程在不同的声音中继续向前推进。1月2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表了关于英国与欧盟关系的重要讲话。他说,欧盟面临三种挑战:欧元区的问题正在促使欧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欧洲的竞争力在下降;欧盟与公民之间缺乏民主责任感。因此,如果他领导的保守党在2015年再次当选,英国将于2017年底之前就是否退出欧盟进行全民公决。他认为,英国之所以要举行这个公决,是因为英国人认为欧盟正朝着一个“英国从未签字认可”的方向发展,因此他们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生活受欧盟的一些不必要的规则和条例的约束。卡梅伦的判断是,英国人对欧盟的失望与日俱增,所以,今后仅仅要求英国接受欧盟作出的所有决定,无异于加快英国离开欧盟的步伐。[8]

    挪威在2013年9月9日举行大选。而国际社会关注的似乎并非这一大选的结果,而是大选之前在全国范围内举行的一次关于挪威是否应该加入欧盟的民意测验。根据这一民意测验,不足20%的受访者赞同挪威“入盟”,而反对“入盟”的却接近80%,大大高于1994年的52.2%和1972年的53.5%。[9]

    冰岛在2009年7月16日正式提出“入盟”的申请。但是,2013年4月冰岛大选后产生的新政府表示,在举行是否“入盟”的全民公决之前,冰岛将暂停与欧盟展开的“入盟”谈判。这一公决将在未来四年内举行。[10]

    但欧洲一体化进程似乎并未因卡梅伦的讲话或挪威和冰岛对欧盟的态度而停滞不前。事实上,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默克尔提出的“欧洲需要更多的一体化而非削弱一体化”(More Europe, not less)这一主张已成为绝大多数欧洲政治家的共识。[11] 而且,这一共识已转化为以下成就:

    第一,2013年3月26日,欧盟委员会通过了有关克罗地亚加入欧盟的最后一个监测报告(Monitoring Report on Croatia's Accession Preparations),认为克罗地亚完成了入盟谈判时承诺的所有条件。[12] 经过十年的努力,克罗地亚终于在2013年7月1日加入欧盟,成为这个大家庭的第28个成员国,欧盟因此而实现了第7次扩大。

    第二,2013年6月5日,欧盟委员会作出最后决定,同意拉脱维亚在2014年1月1日加入欧元区。7月3日,欧洲议会批准拉脱维亚加入欧元区。7月9日,欧盟财政经济理事会也正式予以批准。这意味着拉脱维亚将成为加入欧元区的第2个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于2011年1月1日加入欧元区),也将是欧元区第18个成员国。2014年元旦,欧元取代拉脱维亚货币拉特,成为这个波罗的海国家的新货币。

    第三,2013年10月15日,欧盟理事会通过决议,批准欧洲中央银行自2014年11月4日起承担单一监管的职能。[13] 12月18日,欧盟财政部长会议决定,由银行业在未来的10年时间内用自有资金构建一个总额为550亿欧元的单一清算基金,以拯救今后可能会陷入困境的银行。翌日举行的欧盟峰会通过了这一决定。

    2013年欧盟事务中另一引人注目的成就与欧盟的财政预算有关。2月7日~8日召开的欧盟峰会在经过长达26个小时的讨论和磋商后通过了《2014年~2020年多年度财政框架》(Multiannual Financial Framework for 2014-20)。此后,欧洲议会、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及有关成员国为一些开支项目展开了艰难而旷日持久的博弈。11月19日,欧洲议会终于以537票赞成、126票反对和19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这一预算。12月2日,欧盟理事会也予以通过。[14]

    2013年,欧盟继续在国际舞台上发挥重要作用。如在解决伊朗核问题的过程中,德国、法国和英国与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展开了富有成效的合作,成功地在11月24日凌晨就第一阶段的措施达成协议。欧盟称上述6个国家的合作为E3+3合作(即欧盟三国与美、俄、中三国)。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与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在11月24日发表的共同声明中说,该协定是欧盟与伊朗“以一种更为建设性的方式发展双边关系的重要一步”。[15]

    欧美关系在2013年可谓喜忧参半。7月12日,“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的第一轮谈判在华盛顿结束,第二轮和第三轮分别于11月15日和12月20日在布鲁塞尔和华盛顿结束。据报道,经过三轮的谈判,双方在市场准入和规则等核心问题上已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共识。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未来的谈判进程不会一帆风顺,能否按期完成谈判尚不得而知。

    美国情报部门监听欧洲民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等欧洲国家领导人的做法引起了欧洲人的极度反感,因而极为不利于欧美关系的发展。10月24日~25日的欧盟峰会发表了一个200字的声明。该声明写道,欧美之间的密切关系及其价值是重要的,但这一伙伴关系必须建立在尊重和信任的基础上。[16] 默克尔总理更是直截了当地对媒体说,监听朋友的行为是难以接受的。[17] 欧洲议会的议员更是对美国的这一行为表示强烈不满。欧洲议会甚至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以调查美国的不端行为。

    欧盟的“东部伙伴关系”(Eastern Partnership)在2013年取得了一定的进展。11月28日,第三届欧盟与东部伙伴关系峰会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开幕。会议的重大成果之一是欧盟与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草签了联系国协定(association agreement)。但是,乌克兰却在11月21日宣布停止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及“深入而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Deep and Comprehensive Free Trade Agreement)的准备工作。欧盟认为,乌克兰的决定与俄罗斯有关。因此,巴罗佐和范龙佩在11月25日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指出,欧盟对俄罗斯在欧乌关系上的“立场”和“行为”表示强烈的不满。[18] 事实上,早在2013年9月12日,欧洲议会就通过决议,要求俄罗斯不要对“东部伙伴关系”国家施加压力。[19]

    2013年是中国新领导集体上任的第一年,也是中国与欧洲共同体正式宣布全面建交30周年、中欧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以及中国发表首份对欧盟政策文件10周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瑞士和德国。这是他就任国务院总理后的首次出访。多位欧洲国家领导人也访问中国,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就是英国首相卡梅伦。他的访问意味着中英关系在因英国领导人会见达赖而蒙受重创后回到了正轨。

    应李克强总理邀请,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于2013年11月20日~21日来京出席第十六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双方共同发表了《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这一规划由“和平与安全”、“繁荣”、“可持续发展”和“人文交流”四部分组成,涵盖近百个领域的合作。这是中欧首次制定中长期战略合作规划,对未来中欧关系的发展必将产生重大影响。

    中欧关系在2013年取得的另一个重要进展是启动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国与几乎所有欧盟成员国都签署了投资协定,但这些协定的许多内容已难以满足两国快速发展的经贸关系的需求。例如,近几年中国既接受了欧洲国家的投资,也在实施“走出去”战略的过程中对欧进行大量投资。而现有的中欧投资协定对中国投资的保护和鼓励不足。因此,新的中欧投资协定有利于促进中欧双向投资增长,有利于为双方投资者提供稳定、透明、可预期和开放的法律环境,有利于深化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毋庸讳言,2013年中欧经贸关系也蒙受了巨大的考验。6月4日,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德古赫特宣布,经过长达9个月的调查,欧盟决定自6月6日起对产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11.8%的临时反倾销税,自8月6日起税率上升到47.6%。他还说:“这不是保护主义,而是为了确保中国企业同样遵从国际贸易规则。”[20] 翌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说,中国政府和产业对通过对话磋商解决问题表现了极大诚意,作出了巨大努力,但是欧方仍执意对中国输欧光伏产品采取不公正的征税措施,中方表示坚决反对。他说,中方决定启动对欧盟葡萄酒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程序。[21]

    令人欣慰的是,经过数周的谈判,这一争端终于以可被双方接受的方式得到了解决。7月27日,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宣布,中国光伏产业与欧盟委员会就中国输欧光伏产品贸易争端达成价格承诺安排。[22] 同日,德古赫特在布鲁塞尔发表声明,说他对中方提出的价格承诺表示满意,甚至认为这是双方都在寻求的“友好的解决”(amicable solution)。[23]

    应该指出的是,不承认侵略战争罪行和敢于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日本却在千方百计地为中欧关系设置障碍。11月1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其官邸与范龙佩和巴罗佐举行第21次日欧领导人会晤,并发表了联合声明。该声明写道,欧盟与日本确认在实施制裁政策(sanction policies)时加强合作的重要性,并再次确认,为了维护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双方将负责任地控制武器出口和双用途(dual-use)产品及技术的出口。[24] 欧日领导人所说的“制裁政策”,显然是业已延续了20多年的欧盟对华武器禁运。

    自2004年5月1日以来,欧盟已完成了三次扩大,成员国从15个扩大到28个。今天,从大西洋到黑海,从地中海到北极,欧盟在这一广袤地域上拥有的人口已是1957年的三倍。且不论“扩大疲乏症”(enlargement fatigue)是否属实,可以断言的是,欧盟的扩大对世界格局及欧盟自身的发展进程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因此,本年度的“蓝皮书”将“欧盟东扩十年:成就、意义及影响”作为主题报告。该报告的结论是:“入盟”有助于新成员国巩固民主,有助于推动其经济发展,有助于提升其国际地位,也有助于维护地区和平和安全。但是,新成员国的增加也导致欧盟内部的差异性更为突出,政策协调的难度加大。

    除主题报告以外,本年度“蓝皮书”还设立了6个专题报告,深入探讨中欧光伏产品贸易争端、欧洲银行业联盟的构建、克罗地亚加入欧盟、欧盟的青年失业、欧洲的新能源产业以及欧盟航空碳税的新动向与未来走向。

    在“中欧光伏产品贸易争端”一文中,作者深入地阐述了这一贸易争端的来龙去脉,并总结了以下几点有益的启示:一是需要改进中欧之间的对话机制;二是要尽早建立贸易争端的预警机制;三是尽量不要诉诸贸易保护主义手段,用协商的方式妥善解决贸易争端。

    如何降低居高不下的青年失业率是近几年欧盟面临的难题之一。“欧盟的青年失业:问题与对策”一文认为,受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南欧重债国的青年失业问题尤为严重;相比之下,德国、荷兰、卢森堡和奥地利等国的青年就业状况较好。2013年,欧盟推出了“青年保证”和“青年就业倡议”计划。这些计划的实施有望降低欧盟各成员国的青年失业率。

    构建银行业联盟是欧盟为进一步完善经济与货币联盟和强化经济治理而采取的重要措施。“欧盟银行业联盟建设”一文分析了欧洲债务危机之前欧盟银行业市场的一体化进程及欧盟银行监管体系的特点,并从欧盟银行监管的“三元悖论”(Trilemma)入手,阐述了欧盟银行业联盟的组成部分及其意义。

    新能源产业是相对于传统能源产业而言的。欧盟非常注重新能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已形成一定规模的产业集群。“欧洲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及其特点”一文探讨了欧盟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动因和特点,并分析了这一产业未来发展遇到的挑战。

    在“从‘疑欧主义’到‘融入欧盟’:克罗地亚的转型进程”一文中,作者阐述了克罗地亚“国家之父”图季曼的疑欧主义及其对克罗地亚转型的影响,梳理了克罗地亚“疑欧主义”和“欧洲主义”两种思潮的争论,剖析了克罗地亚社会民主党的欧洲化政策,并介绍了克罗地亚入盟的谈判进程。作者认为,克罗地亚“入盟”的意义是不容低估的。“入盟”提高了克罗地亚的国际地位,增加了国际影响力。此外,“入盟”后,克罗地亚获得了更多的发展机遇及来自欧盟的资金和技术援助。同样重要的是,克罗地亚将成为沟通欧盟与西巴尔干国家关系的又一根“纽带”,并为其他希望“入盟”的国家树立一个“样板”。

    2008年11月19日,欧盟通过法案,决定自2012年1月1日起将国际航空纳入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TS)。面对许多国家的强烈反对,欧盟在2013年4月作出了暂停征收“航空碳税”的决定。“欧盟航空碳税的新动向与未来走向”一文分析了2013年10月4日国际民航组织第38届成员国大会为全球航空减排设计的“路线图”及欧盟的立场。作者认为,由于欧盟坚持将国际航班在欧盟领空内的排放纳入ETS,“航空碳税”问题再次引起争议。事实上,无论欧盟如何修法,2013年的新动向表明,在欧盟不愿意立即终止“航空碳税”的前提下,最现实的出路是等待全球方案的出台。

    与以往“蓝皮书”相同的是,本年度“欧盟篇”仍然从六个层面(政治、经济、外交、社会、法制进程和科技政策)入手,分析欧盟的内政外交。“国别篇”反映的是2013年不同国家的政治形势、经济形势、社会形势和对外关系。

     

--------------------------------------------------------------------------------

[1] http://ec.europa.eu/economy_finance/publications/european_economy/2013/pdf/ee7_en.pdf

[2] http://epp.eurostat.ec.europa.eu/cache/ITY_PUBLIC/2-04122013-BP/EN/2-04122013-BP-EN.PDF

[3]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Update, January 21, 2014.

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ft/weo/2014/update/01/pdf/0114.pdf

[4]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3-997_en.htm

[5] http://epp.eurostat.ec.europa.eu/cache/ITY_PUBLIC/3-31012014-AP/EN/3-31012014-AP-EN.PDF

[6] “Europe’s Tea Parties”, The Economist, January 4, 2014, p. 7.

[7] “Turning right”, The Economist, January 4, 2014, p. 17.

[8] http://www.number10.gov.uk/news/david-cameron-eu-speech/

[9] http://www.euractiv.com/enlargement/norwegians-eu-membership-ahead-g-news-529950

[10] http://www.euractiv.com/enlargement/iceland-quits-eu-talks-news-529923

[11]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merkel-accused-of-campaigning-for-reelection-at-eu-expense-a-908789.html

[12] http://ec.europa.eu/commission_2010-2014/fule/docs/news/20130326_report_final.pdf

[13] http://www.ecb.europa.eu/ssm/establish/html/index.en.html

[14] http://europa.eu/newsroom/highlights/multiannual-financial-framework-2014-2020/index_en.htm

[15] http://www.eeas.europa.eu/statements/docs/2013/131124_02_en.pdf

[16] http://www.consilium.europa.eu/uedocs/cms_data/docs/pressdata/en/ec/139197.pdf

[17] 转引自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europe/germany/10402570/Angela-Merkel-spying-between-friends-is-unacceptable.html

[18]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3-1052_en.htm

[19] http://www.europarl.europa.eu/sides/getDoc.do?type=MOTION&reference=P7-RC-2013-0389&language=EN

[20]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3-499_en.htm

[21] 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3-06/05/c_116041603.htm

[22] http://www.gov.cn/gzdt/2013-07/27/content_2456527.htm

[23]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3-729_en.htm

[24]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_MEMO-13-1015_en.ht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